爱书网 > 都市小说 > 荒唐传说 > 第六章 林中遇险
    在全力奔跑下,炎荒羽和蓝星瑶他们很快便追赶上了前面的一帮伙伴。

    炎荒羽意外地发现,这一群人当中多了五个人,其中的二个是女孩子,心里不觉纳闷,因为这五个人他分明不认识呀?将阿瑶从背上放下后,他与盘哥等打了个招呼,便好奇地上下打量那多出来的几个同伴。

    见炎荒羽看那五人奇怪的表情,蓝星瑶开心地笑了起来,只见她拍着手娇笑道:“你们看,我说的吧!阿羽哥哥一定会觉得奇怪的,怎么会多几个人呢?”

    炎荒羽看她如阳光般明媚的笑靥,不禁心里好生喜欢,忍不住拉住她一只小手笑道:“是呀,我是感到很好奇呀!那你为什么不替他们告诉我他们是谁呢?”一边说着,一边含笑向那五个显然是新加入他们这个群体的伙伴望去。

    “他们是我们同一个班上的,”玉版姐在一旁轻轻地插话道,看见炎荒羽向她看过来,自己恰好迎上他那明亮有神的眼睛,娟秀的脸上不自觉微微地红了一下,忙不自然地将目光转了开去,嘴里却继续轻轻道:“那,这是韦明秀,这是刘珠妹……”

    随着她的一一介绍,炎荒羽知道另外三个南坡寨的男孩分别叫做韦石虎、徐贵和荆小岩,便微笑着友好地向他们点头致意,他们也忙回礼。他这才知道,原来柳若兰所教的那三十几名孩子中,居然不仅仅只他们一个坳子里的,还有隔了一架山梁的南坡寨的近二十个孩子,而这五个新加入的伙伴,就是南坡寨来的。

    “他们和我们基本是同路,等我们大家都打完柴了,他们也就正好回家……”玉版姐依旧是轻轻地说着。

    “他们和我们最玩得来啦!”一旁的小石头忽然跳出来叫了一声,他的滑稽样一下子便引得大伙儿笑了起来。

    “好了,既然大家都会合了,我们就走吧!”一直沉默的盘哥这时开口道。

    “哎!”炎荒羽应了一声,一行大大小小十三个人便浩浩荡荡地向山里深处进发了。

    一行人行进当中自是有说有笑的,其他人固然已经熟悉,就连炎荒羽,也因为大家都是少年人,又同时山里出身,因此便很快成了一片。

    不过在森林里穿行了一会儿后,炎荒羽便感觉盘哥和平时有些不大一样,似乎他比平日更加的沉默寡言了,行进到目前,除了开始的时候那句话,就好象再没见他开过口。

    看着他那微微前倾的身子在前面大步地走路,始终同他们十二个人保持着约摸十来步的样子,不禁心中暗暗奇怪,因为虽然平时他也是这样子不怎么说话,但总还和他们这些年岁比他小的伙伴紧挨着,时不时地还对他们说的话报之以开心的笑容。

    但是这些伙伴们显然因为人数多了,相应的也更热闹了些,因此竟没有人注意到盘哥不同以往的情形。

    心里疑惑下,又不好得打断谈笑正欢的小伙伴,便思忖着怎么才能个机会去问一下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感觉到,其他的人都似乎没有在意到盘哥。

    一路上,蓝星瑶紧紧地伴随在情哥哥炎荒羽的身边,象只快乐的百灵鸟似的说笑蹦跳,那明艳活泼的娇态直看得那南坡寨的三个男孩子眼睛发亮,似乎从未想到过他们这儿还会有这么漂亮的女娃儿,一时间争相卖弄自己在山里的本领。而过仔虎和郎根旺更是卖力地讨好新加入的韦明秀和刘珠妹,不停地争着讲他们在山里遇到的趣事。而小石头则时不时地在两边插诨打科。

    无形之中,两个村子的男孩子在暗中开展了一场情场较量。

    相形之下,倒是炎荒羽显得话不怎么多,大部分的时间要么照顾蓝星瑶赶路,要么随声附和几句——这多少减轻了那三个男孩对他的“敌意”。

    “好啦!到啦!今天我们就着上回子的圈子继续分开干活,注意不要迷路!”盘哥站在一块有着醒目巨石的小空地上回头对后面围聚过来的伙伴道,同时抬起袖子抹了把额头的汗——烈日当空,林子里显得十分的燠热,尤其是这块正好被太阳直射的空地上,更让人觉得烤得慌。

    “今天怎么分组?”玉版姐边整理着自己的背篓,边问道。

    “今天人数多了,我们可以多分一组出来。”盘哥环视了伙伴们一遍说道。

    “和以前一样,小石头跟着我……”盘哥点了下小石头,小石头忙挤到他跟前。

    “今天我和阿瑶跟着盘哥!”炎荒羽突然间出其不意地插进来一句。

    正用心听着的众人不禁一愕,尤其是过仔虎等好友更甚,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不要这样子看我,我说了,今天我和阿瑶跟着盘哥!”炎荒羽丝毫不理会其他人诧异的眼光,又重复了一遍。

    “阿羽,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呢?”盘哥也觉得奇怪。要知道,平日里炎荒羽从来都是不做声的,随他这个头儿怎么分配,都很听话的,为什么今天就突然要提出自己的主意呢?

    “不为什么,反正我今天要跟着盘哥!”炎荒羽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意见。

    “阿羽——”过仔虎不禁有些不悦,不管怎么说,都应该服从盘哥的吩咐才对么!

    南坡寨的五个人不知他们平时是怎么分配的,但从眼前的情况看来,很显然,炎荒羽他们中间有了矛盾。

    “好啦好啦——大家都不要争啦!”年岁仅次于盘哥的玉版姐出来劝道:“你们都不要争啦!这样会耽误时间的!这样好了,今天先让阿羽和阿瑶跟着盘哥,明天再重新分一下——盘哥你看这样好不好?”她说着一双凤眼看着盘哥。盘哥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便挥了下手,道:“那好吧,今天阿羽和阿瑶就跟着我吧——我们四个人一组。”说到这儿,他停了一下,看看剩下的伙伴,考虑了片刻又继续道:“阿虎,你和灵秀、阿贵和阿珠一组,根旺和玉版带着石虎和小荆一路——对了,明秀就跟着我吧!”

    一一将人员分配好后,盘哥又详细指明了各组去的方向,以及什么时候到这里会合等等需要注意的东西后,众人才相继分散开来。

    磕磕绊绊地走在光影斑驳陆离的森林里,炎荒羽这一组按照盘哥、韦明秀、小石头、蓝星瑶及他自己的顺序向盘哥事先探好的地方前进着。

    “兔子!——一只兔子!”小石头忽然一惊一乍地叫了起来。只见一只灰色的野兔飞快地从几个人的脚下依次窜过。

    就在它越过炎荒羽的脚下,几个纵跃就要消失在他视线的一刹那,一颗一直攥在他手里摸索把玩的小物件像是触了电似地弹了出去——

    “吱吱”只见那只野兔打了两个滚便不见了。

    “啊呀!阿羽哥哥,你一定打到啦——快!我们快去抓住它!”蓝星瑶马上扔下了背篓,便抢着越过炎荒羽去追那只野兔。

    几个人立即乱了队形,小石头和韦明秀也争先恐后地跟着她去了,弄得盘哥根本还来不及叫住她们,便已然乱了套。

    炎荒羽只好对盘哥不好意思地伸了伸舌头,意思自己也不想这样子的。好在盘哥向来为人十分的宽厚,倒也没有责备他,只吩咐他道:“快跟上去!不要让她们遇上毒物了!”说着便扔了背后的架子,大步回头赶来。

    “哈!噢——打到啦!”草丛里传来一片欢呼声。转眼间,便见蓝星瑶拎着一只肥兔的长长大耳站了起来,跟着小石头和韦明秀也站了起来,不停地拍手欢呼。

    “嗯!真沈!好肥!——咦?打在哪儿了?怎么没有伤口?”盘哥接过野兔拎了拎,又翻过来查看了一遍,奇怪地说道。

    他这一说,蓝星瑶等三人立刻也凑了上来,把这只肥滚滚的兔子翻来倒去地查看了一通。

    “咦?真的哎……没有一点伤口吔……”韦明秀首先惊讶地叫了出来。

    “那是怎么回事呀……”蓝星瑶也奇怪地上下摸着兔子的毛道。

    “我看看……哈哈,我发现啦——你们看,这儿有血哩!”毕竟小石头人小,个子也小,从上和上看盘哥高高拎起的野兔,竟然让他发现了野兔身上的伤处。

    几个人忙顺着他比划的地方望去——

    竟然血是从那野兔的肛门处流出来的!而且只有一点点!

    “嘻嘻,不会是我不小心把石头从兔子的后门里打进去了吧!”炎荒羽欲盖弥彰地心虚道。要知道,其实他要打的部位正是这只兔子的肛门部位!当时他看到那野兔摆动着肥大的屁股就要逃离视线的时候,那“目至镜留”的“混沌诀”功效竟使那只兔子的动作在顷刻间变得迟缓无比,简直就好象是静止停滞了一般,与此同时,他的手却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掷出了一直捏着摩挲的小石头,并且准确无误地看着这粒石头没入了那只野兔高高撅起的屁眼……

    其实他倒大可不必心虚的,皆因盘哥和阿瑶等都认为他这一击纯属凑巧,并不认为真是他对准了掷的。

    “哈哈,想不到我们的运气这么好,出来没一会儿就逮着了一只肥兔子!”蓝星瑶开心地紧紧挽着炎荒羽的骼膊,亲昵地蹭着他,却不知她那圆润饱满的软软地蹭在情哥哥的骼膊上,只会令他涌起一阵阵的冲动。

    “嗯,真的很走运哩!想不到阿羽这么一下子,就让我们会合的时候可以打打牙祭啦!”盘哥一直抑郁的脸也因为这意外的收获而展现了笑容。

    虽说本来就不打算让人知道自己“身负绝技”,但被他们这么看待自己苦苦练就的成果,心里还是满不是滋味的。但在目前九公一再叮嘱交待的约束下,自己也只能这样了。炎荒羽心里想着,不觉暗自苦笑。

    这只近乎从天而降的兔子显然极大地带动了一行人的兴奋情绪,似乎连走路的步伐也轻快了许多,不多一会儿,他们便到达了目的地。

    “呀——”盘哥低呼一声,脸色陡地变了。

    炎荒羽等人连忙围上前去。

    “怎么了?盘哥!”炎荒羽看他脸色极是难看,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前两天在这儿找到的一大片野蕨都被人采光了!”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突然眼睛睁大,几个大步窜到一株大树后——

    半天都没有传出声音。

    炎荒羽感觉有些不妙,急忙跟着跑到后面。

    却见眼前地面干干净净地空了一大块,那地面上的泥土还留有七横八竖的重物压过的印痕——炎荒羽一眼就看出来这熟悉的印痕分明就是柴禾压出来的。

    他转过脸来看看般哥,只见他的脸色没有一丝的血色,变得煞白,嘴唇不停地哆嗦着,胸膛急剧地上下起伏,显然是气愤到了极点!

    “盘哥……这是怎么回事?……”一旁先后出现了蓝星瑶和韦明秀等。看到眼前的情景,她们也呆住了。

    “啊呀——一定是有人把盘哥堆好的柴偷走了!”小石头突然高叫了起来。

    炎荒羽来不及阻止他叫出来,不禁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小石头立刻明白自己闯了祸,忙吓得缩了回去,不敢再出声。

    果然,盘哥怒吼一声,突地昂头四顾骂道:“他妈的是哪个混蛋不守山里的规矩!竟敢动老子做了记号的东西!!”

    愤怒的声音一浪一浪地向林子的四面八方传去。

    炎荒羽知道,既然有人已经不守山里的规矩,不告而获地取走了本该属于他们的东西,那么,就不要想指望还能找回来了,更多的愤怒只会伤害自己。

    “盘哥——”他低低地唤了一声,并连连向阿瑶使眼色。蓝星瑶立即机灵地读懂了他目光中的含义,便也紧跟着喊了一声:“盘哥……”

    一低一脆的叫声果然将盘哥的注意力吸引了回来。

    “怎么……你们……”他仍余怒未消地粗声粗气地对他们道。

    “算了盘哥——也许那个捡走柴禾的人是家里面特别需要呢……”炎荒羽耐心地劝导盘哥。

    “对对对!一定是这样的,我们山里以前就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一定是那个人实在急需要这批柴禾,所以才来不及说一下的……”蓝星瑶忙跟着在旁边帮腔,一面表功地瞟瞟炎荒羽,炎荒羽自是毫不吝啬地大丢褒扬的眼色。

    “哪里呀,才不……”小石头急急地便插了进来,却不料马上被炎荒羽从鼻子发出“哼!”的一声吓住了,接着便见炎荒羽狠狠瞪着他,那眼中顿时精光大盛,瞪视小石头的目光灼灼地十分的吓人,小石头立时给骇了一跳,小身子不自觉地一哆嗦,险些便尿出来,那到了嘴边的话,也自然说不出口了。

    盘哥倒是仰着头看着天,似在回味炎荒羽和蓝星瑶的话,没有看到炎荒羽和小石头之间发生的事情。但是韦明秀却是在一旁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的,特别是炎荒羽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当真是把她也吓了一跳,没想到一个人的眼睛可以发出那样的眼神来。一时间看着炎荒羽呆住了。

    “对,你们说得也对,说不定真的是那样……”盘哥的目光从天空收了回来,脸色也渐渐地恢复了正常,但随即便皱起了眉头:“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又得重新找柴源了……”

    “没关系的,大不了今天就少打一些回去了!——来,我们这就开始动手吧,动手总比站在这里好啊!”炎荒羽说着已经在将目光四处扫视了。九公长期要求他“坐言起行”的教诲在这刻起了作用。

    “嗯,阿羽你说得对!是我不该光知道站在这里生气的,我们赶紧找吧!”盘哥听了连连点头道。

    五个人重又开始找寻柴源。

    要知道,在这种几乎是原始状态的森林里,看起来到处都是树木,但是真正可供日常燃烧用的干柴却不是太多,原因是这些树木的生长期都相当的长,又加之林木葱郁,地面长年保持潮湿,要找到干柴就更难了。因此,他们只能寻找那些空旷之处,被雷火霹过的树丛才能得到秘需的干柴,否则带回去那些半干不湿的枝条,点火烧了也是浓烟呛人,十分的不划算。

    好在盘哥在林中的经验极其的丰富,只见他一面带着他们在林子里面绕,一面时不时地低头或抬头察看地势和环境。

    “等等——”炎荒羽突地低声喝道。

    所有的人立即一顿,停了下来,并几乎同时将目光射向了他。

    “怎么啦……”盘哥见炎荒羽一脸的谨慎,不禁受了他的感染,也放低了声音问他道。

    蓝星瑶和韦明秀等更是一下子矮下了身子,紧张地看着他,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小石头早已自觉地躲在了盘哥的身后。

    “前面好象有动静……”炎荒羽小声道,并一摆手,制止了盘哥进一步发问,指着前面一个方向轻声道:“好象是只大家伙……”

    几个人一听,登时脸白了!

    因为他们都知道,炎荒羽指的大家伙是什么!

    在他们山里面,一般都把打猎时遇到的食肉猛兽习惯性地叫做“大家伙”,而这种大家伙都是由成年人打猎时解决的,绝不是他们这些孩子可以应付得来的!

    由于他们平常打柴时走的山路都是由坳子里的父辈叔伯“赶林子”过的,相对来说,遇到猛兽的几率便小得多了,这么多年来,除了有过三次孩子打柴时遇到“大家伙”的情况,一直都保持着安全。想不到今天他们为了找柴禾而无意中偏离了长辈圈定的安全范围,以至于遇到了危险。

    盘哥将一根食指放在嘴上,做了个“嘘”的动作,示意众人不要发出声音,然后动作缓慢地从背后抽出厚背柴刀来,一步一步地掩着小伙伴们向后退去,一直退到了炎荒羽的身边,才微微地侧着脸小声问他:“你肯定?”

    炎荒羽点点头,再次凝神仔细地听了一下,确定道:“大概离我们有百十米的距离……”

    盘哥听了一愕,身子不觉直了起来:“你胡说些什么呀!那么远的距离,你怎么可能听得到有大家伙的声音呢?尽瞎说!吓了我一跳!”说着不悦地瞪了炎荒羽一眼。

    韦明秀和小石头也松了口气,小石头干脆顽皮地大叫了两声!

    “你看!哪里有什么‘大家伙’嘛!阿羽哥,你真逗!”他嘻嘻地笑着道:“我都这么大声地叫了,也没有动静……”

    孰料炎荒羽的脸色竟然大变,叫一声:“不好了!那个大家伙朝我们这里来了!快!大家快上树!”

    盘哥不禁一阵犹疑,虽然心里不相信有这种事情发生,但是看看炎荒羽的神情又不像是有假。想了一下,心道:姑且不管它是真的假的,先带几个人上树再说!

    当下立刻一挥手命道:“来,你们快上去!”说着一把先抱起了小石头,将他往树上一扔,小石头立刻灵巧地抱住了一根斜伸出来的树枝,几下猴窜,爬了上去。

    但轮到韦明秀时他却犯了难,不知道她会不会爬树呢?正猜测时,便听她怯生生地道:“我……我不会爬树……”他的头登时便大了起来。

    “快!快上去!”炎荒羽不禁急得叫了出来,看看盘哥和韦明秀还是那付为难的样子,急跳脚道:“快!盘哥你先上去,在上面拉她,我在下面托她!——快点!”此时树林间陡地响起了一片“啪啪啦啦”的纷乱声响,间中还夹杂着惊慌的鸟鸣。

    盘哥这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他知道炎荒羽没有说错,那群惊起的飞鸟正说明前面有极大的动静发生!他不再迟疑,“蹭蹭”两下上了树,然后两腿盘着树杈,双手向下伸向韦明秀:“快!快把手伸给我!”

    炎荒羽不管韦明秀动作如何的迟缓,早一把将她拦腰抱住,送上了树。在盘哥拉住她双手的同时,双掌紧紧托着她浑圆的臀部向上使劲托去。他修习了“混沌诀”后,本来内力就十分的深厚,现在情急之下,更是使出了十二分的气力,竟然一下子便将韦明秀推了上去。

    变故在顷刻间发生。

    周围的林子忽然刮过一阵腥风,随着一声低低的呼啸,一条花斑大豹“呼哧”一下从草丛中窜了出来!

    “啊!”已经上树的三个人登时齐齐惊叫了起来!

    “阿羽哥~~”蓝星瑶被眼前恶狠狠扑来的恶豹吓得一下子瘫软了下来,若非炎荒羽及时揽住她,她便已经坐倒在地上了。

    那花斑大豹扑到以后,先是缓冲两步停了下来,低吼了一声,然后抬头看看树上的三个人,又看看树下的二个人,最后似乎是确定了树下的炎荒羽和蓝星瑶做为自己的猎物,便缓缓地一步一步地向二人走去,精亮凶狠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们,那半张的血盆大口兀自还有涎液在不停地往下滴淌……

    炎荒羽此时的目光紧紧地锁住了那只大豹,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突然间气发丹田,冲着它大吼了一声!

    那花斑大豹被他突如其来的吼声一震,登时本能地向后一缩,双耳一抿,原本充满煞气的双睛也眯了起来,似乎是不堪忍受这声大吼似的。

    炎荒羽在发出那声大吼以后,猛地将蓝星瑶抱起往那树上用力一抛!盘哥在上面正看得真真切切,立即一把接住了蓝星瑶——却没有想过炎荒羽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气力的,能将一个大活人抛上来。

    也就是他将蓝星瑶抛上树的这个动作,激怒了那只原本有些退缩的大豹。只见它“忽”地一抖全身的毛皮,“呼呼”地在嘴里发着低哼,前半个身子也向下压低了下来。炎荒羽脑中灵光一闪,知道它要向自己扑过来,连忙向旁边一闪。几乎就在这同时,那花斑大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他猛扑了过来!

    可惜此刻炎荒羽已经闪过了一边,它这一下猛扑刹不住脚,竟将一颗毛烘烘的大头结结实实地擂在了炎荒羽身后的树杆上,直撞得那树直摇晃!树上躲着的几个人吓得急忙抱紧了树上的枝干。

    “呜”一阵哀鸣后,那大豹显然是被撞得有些昏头转向,连转了两圈才再次觑准炎荒羽的方向,并重新整顿了姿势,准备再行扑杀眼前可恨的猎物。

    但此时炎荒羽已经趁这个空档抽出了自己腰后的柴刀,双手紧紧握在身前,人也站在了一块大石头上,目光炯炯地盯着这只凶残的畜牲。

    又是一声低吼,花斑大豹终于蓄足了力量,对准了方向,再次向炎荒羽狠狠地扑了过去!

    却见炎荒羽就在那头花斑大豹扑到他向前的一瞬间,突地将身子一矮,蹲了下去,那大豹竟自从他的头顶“呼”地越了过去,扑在了他身后的树丛中。

    就这短短的几个来回,树上四人便已看得头晕目眩,浑身紧张得出了一身的汗。

    “呵……”只见炎荒羽慢慢地站起了身子,抬起袖子抹了把额头的汗,长长地吁了口气,轻轻地跳下了那块大石。

    “阿羽当心后面!”盘哥紧张地叫道,同时自己“嗵”地从树上跳了下来,挥舞着手中的柴刀向炎荒羽冲去。

    “不用啦!它已经死啦……”炎荒羽无力地笑笑,随便摆了两下手,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碰到这么紧张刺激的事情,只觉心跳加剧,胆子实在有些吃不消,同时身体似乎也透支了全部的体力似的,软软的没有力气。他连忙运起“混沌诀”的心法,以平定起伏不定的心神。

    “什么?”盘哥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及至见他肯定地点点头后,才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叫道:“什么?那只豹子已经死啦?”

    他这话一出口,仍踞留树上的三个人也吃了一惊!

    这太不可思议了!那头那么大的豹子居然就这么一扑,就死了?

    “你们先别下来!”盘哥突地转过身子,阻止正跃跃欲试地准备下树的三个人:“让我先去看一看!”说着他便紧握着手中的柴刀,小心翼翼地绕过那块大石,向后面的树草丛里望去——

    “咦──真的不动哩!”他忍不住叫道,同时脚下也加快几步赶了上去查看情况。

    只见那花斑大豹静静地趴在地上,身下却浸着一大滩血,身后也断断续续地留下了一条血线。

    他略一思忖,便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如此啊!

    他松了口气,转过身来向那树上的三人招呼道:“好啦,豹子真的死啦!你们可以下来啦!”

    坐在地上的炎荒羽经过片刻的休息后,已经迅速回复了正常。其实他刚才只是因为心情高度的紧张才造成身体的失控,感觉特别的疲惫。“混沌真气”在体内运行一个周天后,已然发挥了镇定心神的强大功效,相应的,他感觉力量又重新涌了回到体内。

    他站了起来,去树脚下接应上面的三个人。

    小石头虽然小,但却最灵活,自己就先窜了下来,蹦跳着去看死去的豹子;蓝星瑶也在炎荒羽的搀扶下很快下了树,也急急忙忙地去看死豹子了。

    只有韦明秀,因为不会爬树,所以下来得特别的慢。炎荒羽只好耐心地一手扶着她的腿,一手托着她的脚,小心地将她往树下把扶。

    岂料韦明秀一不小心,手被刺出来的粗糙树皮给划了一下,她一吃痛,急本能地松开了手,这下身体失去了附着,还来不及叫一声,便径自直直地坠了下来!

    炎荒羽大吃一惊,忙微微一侧身子,两手张牙舞爪地乱抓一气,死死地接住了她,同时为身体的每块肌肉从内到外都本能地发动缓冲运动,整个人就势在地上一滚,才避免了急剧的冲击带来的伤害。

    躺倒在地上,炎荒羽不禁出了一身的冷汗,心道好险,差点就出事,要是把韦明秀跌个折骼膊断腿的就麻烦大了。心里想着,便想爬起身来,不料身子一动,竟没动起来。再定睛一看,脸便“唰”地红了。

    原来,刚才出于情急,他的手随便的乱抓一气,虽是抱住了她,却无巧不巧地抓在了韦明秀上下两处女孩子的敏感部位。

    他的左手正压在她的身下,从后面绕过腋下紧紧地握着她圆鼓鼓的左面椒乳上,右手更是不堪,竟插在了她的胯下,生生地贴扣着那团丰隆柔软的肉阜,那手还被她两条大腿紧紧地夹着!

    这上下两只手都被“钳制”住,又要他如何一下子脱身起来呢?

    “明秀……来……让我起来……”炎荒羽吃吃地说道,虽然手里的感觉十分的过瘾,但心里终究有些不好意思,毕竟韦明秀刚刚认识时间不长。

    韦明秀轻轻地动了下身子将脸对着炎荒羽——但却没有松开的意思——一双大眼睛竟一片水汪汪的朦胧迷离,双颊更是飞上了一片红霞……

    炎荒羽心儿登时一跳!

    这两天来他一连经历了阿瑶和阿玉两个女人,虽说经验仍不够丰富,但却也足够令他看得出明秀那春情迫人的表情意味着什么了!

    明白了她的无言表白后,他的心又是一跳,同时两只手也不自觉地紧了一下,立即便听到韦兰秀“嗯……”地轻轻呻吟了出来,他的心又是一荡!

    像是受到了鼓励似的,他干脆上下其手,大肆狂荡起来。上面固然是不停地揉捏韦明秀翘鼓鼓的椒乳,下面更是探幽揽胜地向那洼地捺去……

    韦明秀喘气也粗了起来,幽幽的少女气息不停地往炎荒羽的鼻孔里钻,下面两条大腿早配合炎荒羽轻薄的动作顺从地张了开来,不住地微微抽搐……

    山里的女孩子为了行动方便,那裤腿都十分的宽大,由于家里穷,许多的女孩子除了外面一条单裤,里面都不着贴身内裤的。

    此刻这个习惯却是极大地方便了炎荒羽,他的手来回摸了几下后,但将韦明秀那丰隆肥美的桃源幽谷胜地的形状摸了个清清楚楚,甚至那缝隙里汩汩溢出的汁液都洇透了布料,黏黏地沾了他一手……

    韦明秀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躺在炎荒羽的怀里,敞开了身体任他胡来,只是眼睛痴痴地看着他,少女的身子像是发了寒热一般,时不时地一阵栗动……

    两人竟然一时间浑然忘却了身边不远处还有三个同伴,完全沉浸在了对方的吸引中,直至听到蓝星瑶的一声叫喊——

    “阿羽哥哥——你快来帮忙抬呀!”

    两人几乎同时一下惊悚过来,动作迅速麻利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相互对视一眼,会心无声地笑了。

    韦明秀轻轻向炎荒羽点点头,示意他赶紧过去帮忙。炎荒羽笑笑,却伸出一只手,在她隆起的胸前揉了一把,才在明秀满含情意的目光里转身走开。韦明秀却向他相反的方向闪进了树丛中——她要收拾一下凌乱的衣裤。

    炎荒羽来到豹子趴着的地方,却见盘哥他们三个人已经把那花斑大豹的尸体移开了原来的位置,仰着腹部,大张着的四肢分别被绳索捆绑在两边的树上,那腹腔从胸部直至小腹,被剖开了长长的一条口子,里面红红白白的尽是内脏。

    “来,阿羽,帮个忙!我们把这个大家伙收拾一下,不然血糊漓拉的不好带。”盘哥正挽起了袖子,一把一把地挑拣着那豹子的内脏。

    炎荒羽应了一声,便配合着他收拾起来,蓝星瑶则和小石头一起忙着砍一些小的枝条,编成一个拖架,好作为运载的工具。

    “哎呀!好大的一头豹子呀!”韦明秀也来到旁边,看到那豹子庞大的尸身,不禁惊讶地叫了起来。

    “是哩!阿羽哥好聪明哩,他刚才在这头豹子扑过来的时候,身子在石头上一蹲,把柴刀从大家伙的肚子上划了一条大口子,一下子就把它弄死了!”蓝星瑶喜孜孜地抬头对她卖弄道,满脸俱是以情哥哥为荣的骄傲神情。

    韦明秀的脸色却不为人察觉地掠过一丝阴影,但随即便展颜笑道:“真的啊?阿羽哥真的好厉害呀!”几个人陡然从她的嘴里听到她这称呼炎荒羽,不觉均是一愣,目光同时看向了她。倒是韦明秀一脸的坦然,好象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这么称呼炎荒羽有什么不对似的,相反还落落大方地走到了蓝星瑶和小石头的身边,蹲了下来,一道编那拖架。

    不知是否是错觉还是自己过于敏感,蓝星瑶看着韦明秀时,只觉得她竟似乎多了几分妩媚大方的风情,不似初时的拘谨了。不知怎么的,这种感觉令她从心底产生了一丝的不安……

    韦明秀编拖架的动作十分的利落,竟然蓝星瑶和小石头两个人先行编结的速度还赶不上她,眼看着她双手灵巧似蝴蝶般地上下翻飞,半边扇架衬子便出现了大模样。

    “嘿!阿瑶你看,明秀的速度真快呀,比你和小石头都要快哩!”炎荒羽手里拈着一节肠子,看着蓝星瑶随口笑道。

    出乎意料的,他的话竟头一回没有得到蓝星瑶的回应。只见她咬着下唇,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地拨弄着手里的枝条,手上动作却是加快了许多。

    炎荒羽不禁愕然,不知她为何会在突然之间变成一副赌气的样子。

    韦明秀同样身为少女,立刻觉察出来蓝星瑶的变化。心下立时雪亮,蓝星瑶的变化正说明她也十分的在乎炎荒羽!

    不过韦明秀却知道自己的劣势,一来自己不如蓝星瑶娇美;二来自己没有蓝星瑶同炎荒羽相处的时间长;三来她毕竟是南坡寨的,不可能有过多的机会接触炎荒羽。因此,心中便先求了个退而求其次,准备首先和蓝星瑶搞好关系,然后再尽量在私下里向炎荒羽展现自己的美好一面,刚才炎荒羽和她滚在地上时对她做出的轻薄举动,已经使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对他没有一点吸引力的——从刚才的一系列事情中,她已经认定炎荒羽不是个一般的男孩子,好的男人任何女人都心仪,自己一定要想方设法地在他的心中占上一席之地……

    心里这样想着,手上便麻利地从蓝星瑶那里拢过一堆枝条,语气讨好地道:“来,阿瑶姐,这里由我来编结吧,你去那里帮阿羽哥和盘哥打下手吧……”一边说,一边不由分说地夺下了蓝星瑶手里正在插编的枝条。

    蓝星瑶不禁一愣,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说心里话,韦明秀那声“阿瑶姐”,倒着实让她心里舒坦了不少,现在又见她殷勤地帮自己,心里更是没来由地轻松了起来。

    “那……那怎么行呢……”她迟疑地道,可是韦明秀的双手实在是太灵巧了,那上下翻飞穿插的速度快得自己根本没法插进去,小石头早停了下来,乐得轻松地让韦明秀一个人去编扎了。

    “那阿瑶你就过来帮我和盘哥吧!”炎荒羽笑着对蓝星瑶道。

    “那……好吧。”蓝星瑶迟迟疑疑地又看了看韦明秀,才走了过来。

    “盘哥,你好象心里有事情?”炎荒羽边捆扎豹子边压低了声音道。一旁打下手的蓝星瑶听了一怔,抬起头来看了看二人,不知炎荒羽为什么突然说出这句话来。

    “……”盘哥也是一怔,被炎荒羽这句话问住了,嘴唇动了两下,却没有说出话来,只是脸色“倏”地阴沉了下来。

    “阿羽哥——”蓝星瑶忍不住低声埋怨炎荒羽。

    “有心事就说出来么——要不然我巴巴地非要抢着跟你一块干嘛?”炎荒羽却不理她,依然固执地道。

    盘哥和蓝星瑶顿时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他。在盘哥来说,他没有想到炎荒羽竟然一早就发现了自己有心事;而在蓝星瑶来说,她没料到炎荒羽竟然是为了这个原因才要坚持跟入盘哥这一组。

    盘哥盯着炎荒羽看了好一阵子,才缓缓地说了出来。

    “其实也没什么的……只是我看着你们都去上学,就我……”说着,他的声音愈发地低沉了下去,头也垂了下去,脸上满是沮丧的神情。

    炎荒羽听了顿时不再作声了。

    因为他知道,盘哥的这个问题不是他所能解决的。一来因为他的年龄已经偏大,二来他已经在家里开始担当成年男人的劳作——有谁知道他还能带领他们进几趟山呢?

    蓝星瑶见炎荒羽也低了头不再说话,便知道盘哥的这个事情他也帮不上忙,那么自己就更不可能替盘哥排忧了,因此也不再作声,静静地帮继续给炎荒羽递捆扎的软藤。

    韦明秀虽然奇怪他们三人怎么一开始还有说有笑的,到了后来却变得鸦雀无声了。心里感觉纳闷之下,又不好得问,毕竟她是这群人中新来的。小石头更是窜来窜去的只顾自己玩耍,哪里注意到他们之间不知不觉中发生的变化呢?

    一切都收拾好以后,盘哥仔细地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判断了一下方位,指着一个方向道:“我们就从那里走,然后绕过这片林子往回走——希望这条路可以碰到干柴。”

    回去的路上,五个人依然按照先前的队形行进,只是韦明秀时不时地借故回头,偷偷地瞄一眼炎荒羽,眼光里闪烁着异样的神情……( 荒唐传说 http://www.aishu520.com/3_3469/ 移动版阅读m.aishu520.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