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网 > 都市小说 > 荒唐传说 > 第七章 师生不伦
    出乎意料的是,虽然他们这一组没有打到多少的柴,但是另外两组的收获却不小。

    在事先约好集合的地点,已经整齐地堆满了山柴和大量的野蕨和蘑菇——过仔虎和玉版姐他们看来早就到了,正在等他们。

    看到炎荒羽他们抬着一架花斑大豹走来,众人先是一愣,随即爆发出一阵欢呼。

    “来,我们先把大家伙抬到河边清洗分开一下!”玉版姐高兴地招呼着身后过仔虎等已经休息好的五个大男孩。

    “哇!足有四百斤重哩!”韦石虎搭起架子的一边,身子一沉惊叫道。

    这时徐贵和荆小岩也七手八脚地抬起了架子的另两边,阿虎也上来搭手。

    “根旺你在旁边替换——这么沉,真不知道你们怎么弄回来的!”玉版姐惊叹道。

    炎荒羽和盘哥相视一笑,目光中尽是对对方的赞许。

    “喂喂喂!你们怎么这么没用啊?!这么多人抬还摇摇晃晃的,真还不如盘哥和阿羽哥哩!”蓝星瑶看过仔虎等抬得不顺手,忍不住喊道。

    她这一喊,过仔虎还好不怎么要紧,那南坡寨的三个男孩子可就受不了啦!居然被他们暗自较劲要争取的美女睢不起,那哪儿能行呢?!登时三个人身子一挺,鼓起了全身的力气,尽量保持走路很稳的样子。

    “这样子还差不多嘛……”蓝星瑶看他们这么听话,不禁得意地一笑。

    过仔虎和韦石虎正是并排走的,见石虎那副努力挺胸凸肚的样子,不禁讥笑道:“抬东西哪有象你这样直挺挺的!那样只有更费劲!”

    韦石虎正为自己在蓝星瑶面前得到了表扬而得意着,却不料被过仔虎突然冒出来的一句抢白弄得大失面子,当下便“呼”地将脸转向他,怒目而视,嘴里道:“我爱这样!你管不着!”

    过仔虎不由大怒,没想到自己好心提醒居然会招致这样一句回报,登时也红了脸,便要同他争辩。

    “阿虎,快些,不要拌嘴啦!我们还要赶时间回去呐!”玉版姐带着几个女孩子也跟了上来,看看过仔虎势头不对,忙上前拉架道。

    “哼!”过仔虎从鼻孔里重重哼了一声,猛地转过头,不屑再看韦石虎。

    韦石虎也立即扭转了头,不再搭理他。

    看看人前呼后拥地一下子都走光了,炎荒羽便拉拉盘哥的衣服,示意他坐下来休息。

    “盘哥,那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们了呢?!”他的话是针对先前盘哥未说完的东西而讲的。

    “……是啊……我阿爸和阿妈要我从明天开始,正式跟阿爸种地收粮,还要学着打打猎,出去跑跑小买卖……”盘哥低着头,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漫无目的地在地上来回划拉着。

    “那……不也很好吗?反正山里的孩子迟早都要走这条路的——象你还有阿爸可以带着,我都没有……”炎荒羽说着,自己的情绪也低落了下来。

    “哪里呀,你不是有九公吗?”盘哥心中有些过意不去,本来阿羽是要开解自己的,却不料自己反勾起了他的难过。

    “九公……九公是对我很好,可是他已经老啦……很多事情他都不可能帮上忙的……”炎荒羽苦笑着从地上揪起一束青草,绕在手上把玩。

    “对了,九公不是教过你很多东西吗?”盘哥不想让他再难过,忙将话题转移。

    “是啊!那些东西真的很好玩的哩!”说到九公教的东西,炎荒羽立刻来了劲头,人也精神了起来。

    “九公都教了你些什么东西啊,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你说起过呢?”盘哥说出了心中长久以来的疑问。

    “这个……九公不让我说的……”炎荒羽立刻泄了气,每每想起九公要求他许下的承诺,便有些奇怪他老人家为什么作出这个限制。

    “哦……”盘哥失望地叹了口气。不过他却知道,九公一定教了炎荒羽很有用的东西,因为仅从炎荒羽那看来并不如他强壮的身体,却有着不输于他的强大气力,便可一窥端倪了。

    两个人就这样说说停停的讲着心里话。

    “他们回来啦!”炎荒羽抬起了头,站起了身子,向玉版姐等人的方向望去。

    盘哥虽没有听到什么不同的声音,但是却相信炎荒羽的判断,因为那只豹子已经证明了他有着远比自己灵敏的听觉。

    果然,不多时,他便也听到了他们回来的嘻闹声。

    “呵——阿羽,你真厉害呀,竟然一个人打死了这只大豹子!”一见面几个伙伴便团团围住了炎荒羽,眼中满是钦佩和羡慕的神情。蓝星瑶更是紧紧的挽着他的一只骼膊,满脸写着骄傲和依恋。

    “……没……没什么……其实也就是凑巧吧……”面对这么多热情的目光,炎荒羽反有些不好意思,手不停地挠着头皮。

    “哪里呀,先不要说打死了这只豹子,单就阿羽面对这头大家伙不慌不乱的,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啦!”韦石虎发自内心地赞道。

    “要是换作我们,恐怕早就吓得屁滚尿流,瘫掉啦!”郎根旺也摇头大声叫道。过仔虎在一旁连连点头。

    其他几个伙伴也是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炎荒羽看着这群伙伴,心里涌动着浓浓的温情。

    看着众人渐渐地停止喧闹,开始收拾各自的东西,盘哥开口说道:“我有件事情想和大家说一下,”看同伴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看着自己,才继续道:“我从明天起,就不能和大家一起进山了……”

    炎荒羽暗暗叹了口气。

    一石激直千层浪,所人的人立刻又喧腾了起来!

    “什么?!”

    “不会是真的吧?!”

    “盘哥在逗我们……”

    ……

    玉版姐抬起手,示意大伙都静下来,然后注视着盘哥道:“盘哥,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要离开我们这群伙伴吗?”

    盘哥强笑了笑道:“是的,明天我就不来了——我要和阿爸去山外学着跑点小买卖……”

    众人立刻默不作声了。

    因为他们同时也想到,以盘哥现在的年龄,正是山里男孩要做的事情,这是不可避免。

    “那我们怎么办?!”灵秀突地叫了出来。

    是啊,盘哥走了,他们这群伙伴该怎么办呢?

    所有的目光又投向了盘哥。

    “我想好了,就在你们中间选一个出来……”盘哥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视了一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除了他之外的十二个人立刻相互看看,似乎要确定他们当中有谁被盘哥指定做为“头领”的继承人。

    “你们不用猜想,我想今后由谁来带领你们,还是让你们自己决定——你们可以向自己认为合适的伙伴投票的。”盘哥打消了众人互相间的猜测。

    “我不同意……”玉版姐忽然站出来道。所有人的目光立刻又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玉版,为什么你……”盘哥皱起了眉头,不悦道。

    “盘哥你不要生气,听我说我的想法。”玉版姐上前一步,向盘哥歉意地点了下头,继续道:“我想能够在山里带领我们的人应该具备让大家信服的本领,不然的话,就是到了山里,也会出乱子的!”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呢?”盘哥神色凝重了起来,显然认为她说的话有道理。

    “依我的意见,我们应该进行一次比赛,让胜出的人来当我们的头儿。”玉版姐说出了她的想法。一番话听得盘哥连连点头。

    她这话一出口,南坡寨的三个男孩子立刻便磨拳擦掌起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看得过仔虎连皱眉头。

    “你们有没有不同的想法呢?”玉版姐环顾一圈后征询同伴们的意见道。

    “没有!”南坡寨的三个男孩子立刻齐声开口同意了,韦明秀和刘珠妹迟疑了一下,也表示同意了。

    过仔虎最见不得韦石虎嚣张的样子,见他如此,便也立刻不假思索地同意了。郎根旺向来没有什么主见,见四个男孩子都同意了,便也随了大流。

    炎荒羽根本无所谓当不当头,因为九公对他教导时就曾经说过——“出头的椽子先烂”凡事不要过于争先,只要居在中上位置就可以了。因此,从这方面来说,他压根儿就没有要当这个头的意思。

    紧跟着蓝星瑶、小石头和灵秀也同意了玉版姐提出的方法。

    “那好,我们就以盘哥为样子出题目了!”玉版姐说道。

    盘哥一怔,忍不住脱口问道:“为什么要以我为样子呢?”话一出口,便明白了她的用意。因为以他为榜样的话,一来伙伴们有可具体的参照,二来选出来的人有威信。想明白这一层意思后,心中不禁开始对玉版另眼相看起来。

    “那好吧——就请玉版姐说说怎么个比赛吧!”韦石虎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高声催道。

    过仔虎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对他更加不满了。

    “方法很简单。”玉版姐道:“盘哥在我们这里面的力气、经验和砍柴的速度都是最好的,我们就以力气、经验和砍柴为比赛题目。”

    “我先说明,我不参加这次挑选……”炎荒羽忽然开口说道。众人立刻惊讶地望向他,尤其是盘哥、玉版姐、蓝星瑶和韦明秀四人,因为他们知道,在这种比赛里面,炎荒羽是最有把握获胜的。因为首先在气力方面,在抬豹子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出他的力量远胜过其他的人,其次就经验来说,由于他们都是同一年龄层次,因此对山里的情况也都了解得差不多,而炎荒羽更胜在他经常在九公那里读书识字;至于砍柴,就根本是和力气连在一起的,在这方面,技巧是很少的。因此当炎荒羽说要退出的时候,他们要感到十分惊讶了。

    炎荒羽这一开口说话,反而在无形中提醒了过仔虎,他立刻意识到,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炎荒羽都比他们要强——虽然平时他不怎么表现自己。

    过仔虎立刻道:“不行,我也不比了——我选阿羽!”

    炎荒羽不禁一愕,想不到自己刻意要避开这桩事情,却还是被过仔虎给扯了进来。

    对炎荒羽不甚了解的韦石虎行等却不乐意了。要知道,他们可是一心想要争胜的,却被炎荒羽和过仔虎这么一搅,如意算盘落了空。

    “你们!——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的!”他一瞪眼睛生气地指着炎荒羽和过仔虎喊了起来。

    “……这样吧,我的意思是,先不要比赛什么了,如果石虎兄弟想当头儿的话,就让他先当着好啦!”炎荒羽突地又出惊人之语,直说得所有的人都愣在了当场。

    “我不同意……”过仔虎首先反应过来,叫了起来。

    炎荒羽突地跃到他的面前,背对着韦石虎等人,对他道:“没什么的,就让石虎兄弟试一试么!”一面向他狠狠地使了个眼色,意思要他不要乱说话。

    过仔虎被他这一下弄得不明不白的,一大把反对的话竟自生生地烂在了肚子里,一句说不出来。

    炎荒羽的这一举动玉版和盘哥看得清清楚楚,虽同过仔虎一样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但却知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怎么?还不同意吗?”炎荒羽又问了过仔虎一句,同时继续向他使眼色。

    “既然阿羽这么说了,我也同意石虎兄弟来当这个领头的,盘哥你的意见呢?”玉版姐看着炎荒羽,话却对说盘哥说着。

    “唔……这样……那我也没什么意见……”盘哥深吸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见玉版姐和盘哥都赞同炎荒羽的提议,过仔虎犹豫了一下,终于满心的不情愿,勉强低低地道:“那……我也同意……”

    其余的事情就好办得多了,韦石虎意外顺利地成了这群伙伴新的领头人。

    “那好,明天下午,就由石虎兄弟带领大家进山了!”盘哥做出了最后的宣布。

    当天晚上,炎荒羽照例去九公那里报到,一直搞到老晚才回家。

    在路过蓝星瑶家的门口时,他忽然记起白天他和韦明秀偷偷摸摸的旖旎,不禁心里一荡,便想去看看蓝星瑶。

    不顾身体的疲劳,他轻手轻脚地摸到蓝星瑶的窗下,抬头向半掩的窗内望去——他的耳朵里早已听出,阿瑶已经睡熟了,正发出轻微的鼻鼾声……

    他拾起地上一粒石子,挟在食中二指中间,轻轻地一弹,只听得“啪”地一声轻响,石子轻巧而准确地击在了蓝星瑶露在薄被外面手背上。

    手上陡然吃痛,蓝星瑶一下惊醒了过来。她本能地一抬头,向四处张望。及至目光落到窗口的时候,竟见到一个人脸露在那儿,不由一惊,睡意顿时不翼而飞,嘴一张,便要叫了出来。

    “是我!阿羽……”炎荒羽急压低了嗓音叫道。

    总算蓝星瑶及时收住了口,没有喊叫出来。

    待仔细看清果然是自己的情哥哥炎荒羽后,她登时兴奋起来,一把掀开薄被,拖鞋也不穿便赤着脚跑了过来,那薄衣下不停跳荡晃动的双峰看得炎荒羽眼睛直发光。

    “阿羽哥哥,真的是你呀……”她喜不自胜地低声呼唤道。

    “是呀,是我呀——来,你把窗子撑大开喽,让我进来……”炎荒羽伸出两手,在蓝星瑶探过来的小脸蛋上轻轻地拍了拍。

    “哎!”蓝星瑶毫不迟疑,急忙收起窗户的竹绊扣,敞开窗口,扶着炎荒羽钻了进来。

    炎荒羽一进来便转身将窗户给关上了。

    “阿羽哥哥……”他一转过身来,蓝星瑶便扑进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

    “阿瑶妹妹……”炎荒羽贪婪地在怀中少女诱人的柔软胴体上摸索起来,下体早高高支起了帐蓬,紧紧地顶着蓝星瑶的小腹。

    蓝星瑶觉察到炎荒羽身体的变化,不禁面红喷火,娇躯立刻软了半边,一时间似乎自己的嫩胯儿也洇洇湿了起来。禁不住声音娇颤道:“阿羽哥哥……你抱我到床上去……”

    炎荒羽如奉纶旨,立即一把将她搂了起来,大步跨到到了床前,将她放倒在床上。

    无需更多的言语,炎荒羽三下两下便除去了自己和阿瑶的衣服,同阿玉嫂的连番大战,已经使他对女人的肉穴有一一定的了解,再不会乱顶乱撞,而是扶着胀硬通红的ròu棒,对准阿瑶淡淡的绒毛间那肥鼓鼓鲜红微裂的肉缝便插了进去……

    “呀……好胀……”蓝星瑶虽说已有滴滴泉流渗出,但穴肉内壁尚自干涩,未被全部浸润,故而陡然被炎荒羽撅物侵袭,竟将两片肉瓣也生生地挤进了腔道,那紧窄的甬道突然剖开,顶得深处的娇小子宫本能地一搐一紧,忍不住小腹涨满满地吃痛,便呻吟了出来。

    炎荒羽忙停了下来——倒不是为了阿瑶的话,而是他发现他那一下猛冲,带起了整张床“嘎吱”的一声异响。

    “阿瑶……你的床好响……”他轻轻地附在蓝星瑶的耳边道,同时两只手攀上了她的揉了起来。须叟,他便明显感觉到手里的乳团儿膨胀了起来,那娇嫩的rǔ头更是硬硬地抵住了自己的掌心,翘尖尖地好不诱人……

    “……那……你……我们小心一点……”蓝星瑶不停地娇喘道。她感觉自己的小肚子里一片滚热胀满,不知不觉中,那敏感的羞处已经开始大量涌出汩汩的清泉了,那被情哥哥大ròu棒塞得满满的小洞洞里面酥酥麻麻痒痒的,好不难受,便忍不住主动将小腹挺了两下。

    炎荒羽自然明显感觉她的下面松动润滑了许多,从阿玉嫂那里得来的经验便知道可以继续,便紧搂着她的身子,小心翼翼地了起来……

    ……

    “阿羽哥哥……怎么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家……”蓝星瑶满足地偎在炎荒羽的胸前,问起这个她一见情哥哥就想问而未来得及问的问题。

    “我是从九公那里来的……”炎荒羽轻轻地捏拉着蓝星瑶嫣红的rǔ头,懒洋洋地回答她道。

    蓝星瑶不再说话了,她一向都不习惯问问题的,特别是有了一个回答后更是如此。

    “对了阿瑶,你对柳老师的感觉怎么样?”贴着蓝星瑶浓密柔软的秀发,鼻中闻着她淡淡的体香,炎荒羽想起了柳若兰。

    “……唔……柳老师……唔…….”蓝星瑶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似有似无的。

    炎荒羽低头一看,原来这小妮子已经睡着了……

    看了看从窗户缝隙透进来的月光,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留在阿瑶这儿,还得赶回家去,要不然等天亮了,给她父母发现就坏事了。

    他轻轻地一点一点地将蓝星瑶从自己胸前挪开,慢慢地爬起来,替她盖好被子。然后穿好衣服走到窗前,仔细地运足耳力,将周围方圆几百公尺范围的动静尽收心底后,才放心地掀开窗户隔子,身形轻灵地跃了出去,接着又回转身来,小心地在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支九公给的弯弯曲曲的铁丝,从外面将窗户里面的搭绊扣好,才迅速地转身离开……

    回到家中躺在床上,却变得睡意全无。经过和蓝星瑶的一番折腾后,他反而来了精神。

    他一骨碌地爬了起来,盘起腿来坐好。

    既然睡不着,他便想起了心事。

    他几乎是马上就将白天杀掉那头花斑大豹的情景重温了一遍。

    他已经把事件事情都说给了九公,出乎意料的是,九公好象并不特别的惊讶,听了以后,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那平淡的反应令他原本兴奋高涨的心情立刻落入了低谷。

    “这是应该的,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九公不冷不热地说了这么一句,还说:“你应该就这件事情里,悟出更多的东西,不然这件事实在不值得向人夸耀!”

    所有的话里面,这一句对他的打击最大,给他的映象也最深刻。

    现在静下来回味一下,似乎真的是这样……

    他又把事件的整个过程再次慢慢地在心里过了一遍……

    突然,他眼前一亮,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对了,一定是这样的!他心里暗暗叫道。

    他想到,在当时那种极为惊险的情况下,自己好象就没有产生一丝一毫的害怕和紧张的情绪!从大吼一声震住豹子以腾出时间解救阿瑶,到那只豹子扑向自己,自己及时闪开,乃至最后不慌不忙地以柴刀将豹子的肚子剖开,整个过程中自己好象一点都经过大脑的考虑,而是自然而然地做了出来——除了最后结果了那头豹子以后突然感觉到极度紧张以外——整件事情的处理过程都完全自然地符合“混沌诀”要求晋入的“混沌境界”。

    那为什么自己在结果了那头豹子以后才感觉到极度的紧张呢?

    一定是自己未能始终如一地直保持“混沌诀”要求的“平常心境”——最后他得出了这个结论,同时他也知道自己找到了九公要求他从这件事情中需要悟出的问题的答案。

    同时他也忽然想通了为什么九公要他平时做事情时保持“低调”,尽量做到“不事声张”——只有平时都这样,才能在关键的时刻发挥出“混沌诀”强大的“混沌”功效来!

    他再一次将整个过程在心中放映一遍。果然,在豹子扑过来之前和被自己结果之后,都有短暂的一刹那没有在他的心镜里留下清晰的影像,也许就是这两个模糊的刹那,造成了自己情绪的不稳定,以至于最后一旦松懈下来后,那潜伏的紧张爆发了出来……

    想通了这一点后,他便知道,自己修习的“混沌诀”在内在精神的调整控制上还有不小的漏洞和不足。

    看来自己还得加倍努力呀——他暗暗下决心道。

    说来也奇怪,这个心结打开以后,那浓浓的睡意便突然之间扑天盖地的涌了上来,他一头倒在床上,“呼呼”地睡了过去……

    天边刚刚露出一线微白曙光的时候,炎荒羽便准时醒了过来。

    算起来,从昨夜到现在醒来,他统共睡了一个钟头多一点的时间,但却没有丝毫的倦意,相反,精神似乎比之以往还更加饱满些。

    浩浩荡荡的“混沌真气”清晰地充斥着体内的每一个角落,从最深层的脏腑、血液到外面的每寸表皮肌肉神经——他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皮肤上的毛孔在呼吸……

    陡地,他忽然灵光一闪,决定闭住鼻孔和嘴里的呼吸,尝试以他感觉得到的表皮毛孔来进行呼吸!

    想到做到,他立即收摄七窍,体会着纯在毛孔呼吸的感觉……

    一切都顺利。

    他感觉自己的毛孔陡然间增大了几分,并且加大了呼吸的量,加快了呼吸的速度,体内的“混沌真气”也似乎敞开的与外界的沟通,变得更加的澎湃浑厚,而整个机体的感觉也变得更加的灵敏起来,仿佛一下子打开了无数的接收外界信息的通道似的……

    他无比欣喜地享受着这全新的体验。

    他感觉体内的“混沌真气”再不分主次你我,紧紧围绕着各大主体经脉,内外自由地渗透交互,已经不需原本的那种长江大河似的流动运行,而是变成了一片浩瀚的大海,不停地自由无碍地融合交汇……

    在进行这“混沌力量”的内在深层次变化的时候,他不知不觉中逐步闭住了毛孔的呼吸,进入了自然的先天胎息状态……

    他再次感觉到体内那原本混沌一片、仿若大海的“混沌真气”渐渐地开始产生了变化,那变化已经脱离了原本的经络主干,而是正在做有序而有力的缓缓转动……

    他继续用心地体会着“混沌真气”那神奇的变化,他渐渐地感觉到,那缓缓转动的变化分明就是一种螺旋——不,应该是一种漩涡。他的脑海里自然而然地跳出了一个九公曾经画给他看过的一个图形——太极阴阳鱼。

    他的心里出现了无与伦比的欣喜,但是,他却又清楚地感觉到,这种欣喜似乎是与他无关的,自己只是在一旁发现了这欣喜一样,那异样空明的心镜纤毫毕现地反映着那呈现漩涡状态运转着的“混沌真气”的情况……

    联想起九公说过的一些话,他逐一发现了体内的那种漩涡有三个——分别位于小腹、心窝和脑海。他知道,这三个位置就是“上、中、下三个核心的丹田”。而且这三个丹田部位漩涡的旋转是不停地变化的,那不停摆动的“混沌真气”在触及各个漩涡力量交界处时,会自动地渗透、融合,达到完美的混沌统一。

    但是令他奇怪的是,在小腹丹田处的那个漩涡始终要比另外两处的力量要大一些,体积也稍大一些,而另两个却大小强弱差不多。其实一个人体内的真气是不停变化的,如果不细辨的话,可以说这三个部位的真气能量是差不多大小的,但是他所修习的“混沌诀”的要求便是要清清楚楚地感应每一点、每一滴的不同——从身内到体外。因此他才有了这种大小强弱不同的发现。

    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刚才真气混沌一片的时候,各处的真气分布是一样的呀……

    突地,他心中一动,一个念头从脑际闪过——对了,一定是这个原因!

    他立刻把原本交错叠放在小腹部位的双手缓缓地移至胸部心窝……

    变化立即产生!

    炎荒羽感到体内的“混沌真气”如同平静的大海掀起了万丈波澜,原本的三个丹田真气漩涡立刻打乱消散,体内再次回复了茫茫混沌的一片。

    但是,当他的两只手停在了胸前之后,不消片刻的等待,那浩荡浑然的真气立刻象是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似的,再次重新向三个中心旋转着聚拢。很快,便稳定下来,又一次形成了三个丹田真气的漩涡。只是这次不同的是,胸前的中丹田真气漩涡变得膨大了起来,超越了上、下两处丹田的真气漩涡的体积和强度。

    这个发现使炎荒羽再次触摸到了“混沌真气”的变化本质——就是,体内真气的强弱变化,会受到外在身体姿势变化的影响。

    他再验证性地将双手缓缓地移到头部前额,那“混沌真气”的变化再一次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发生了一次……

    此时,虽然他已经了解到自己不需要任何的外在呼吸来维持身体的正常活动,但他却不再象发现自己能用毛孔呼吸时那样的兴奋了,因为他已经在无形中晋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在做这一切的时候,“混沌诀”的强大功效使他依然保持着对外界环境的敏锐感应。

    他知道,太阳早已经升了起来;他知道,阿妈曾经来看过他,并悄悄地退了出去——这个时候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嘴角微微笑着向上翘了一下;他也知道,远处的柳若兰已经在上课了,他听得到她在都些什么;他还知道,盘哥此刻已经在和他阿爸收拾行囊,做好了出山的准备……

    陡地,他“忽”地睁开了双眼!因为他听到,阿妈又在呻吟了!

    他立刻下了床,穿好衣服,一边向门外跑,一边习惯性地以身体内蕴的力量舒展着筋骨,强大的瞬间真气团的冲击带出了一片“噼哩啪啦”的爆响。

    “阿妈!阿妈——”他迅速奔到后面的柴房,只见炎女脸上冒出黄豆大小的汗,面色腊黄、嘴唇苍白,正弯着腰双手紧紧地按在腰腹部,身体不停地打着颤……

    “阿妈你怎么啦……”炎荒羽惊恐地一把扶起炎女,嘴里张惶失措地颤声叫道——毕竟年龄还小,在这一刻,他现出了孩子孺母的一面……

    “阿妈没有事的……对了,你扶阿妈回屋里去……把熬好的药喝了就好了……”炎女强笑着安慰儿子道。

    “哎……”炎荒羽急忙将阿妈搀扶起来回屋去——他感觉阿妈好轻好轻……

    喝完了药后,炎女的脸色渐渐地有了一些红润,精神也定了下来。

    “好啦!阿妈没有事啦……你赶紧吃早饭吧!”炎女疼爱地摸了摸儿子的头,憔悴的脸上勉强挤出一线笑容道:“……刚才阿妈见你又坐在那里……是练九公教的东西吧……那个汤饭……在焐子里,应该还是热的,快去吃吧……”一面说着,她的脸色也逐渐地正常起来。

    看看阿妈好了起来,炎荒羽这才松了口气,点头应道:“那……我就去吃啦——你也不要老累着……”

    “没有事的,阿妈一会儿就去你阿玉嫂那儿,跟她一起绣点东西,回头让阿盘他爹拿出去山外的镇上换点盐……”炎女笑着对儿子道。

    炎荒羽一听到“阿玉嫂”三个字,心“突”地跳了一下,只觉得脸上也“腾”地热了起来,急忙掩饰地转身道:“那我先去吃饭了……”便三步并作两步,象是逃跑一样溜了开去。

    炎女自然不知道儿子心里的,还以为他肚子饿了,便只是笑着看他快速离去的背影,不住疼爱地摇头……

    炎荒羽在柳若兰处第一堂纯语言外语课上得相当的顺利。

    柳若兰采用自己说一遍,炎荒羽跟着学一遍,然后再解释一遍的方式,整句整句地教他。在炎荒羽用心的记忆下,竟然教一句、解决一句,很快便将近三百来句的日常用语教完了!

    在和炎荒羽进行复习式的对话练习时,柳若兰简直不敢相信他的学习进度,她觉得,自己只能用“天才”二字来形容眼前这个“亮眼睛”男孩了。

    炎荒羽在学习柳若兰所教对话内容时,始终收摄着心神,闭着双目,仅仅以耳朵汲取她的每一个声波的振动,然后将之牢牢地刻在自己的心镜上。由于平时的超常训练,再加之极度的专一记忆,他很快便轻松地掌握了柳若兰所教的东西。而举一反三的习惯又使他相对更透彻地加深了对她教的每一句内容的理解。

    两人流利的对话在吊脚竹楼里回荡着……

    “阿羽,”柳若兰忽然重又恢复了正常的中文说话,“想不到你掌握得这么快!这样,明天我教你看一些这方面的书——不过有一点,里面有好多的生词,你可以拿这本字典去查的。”说着她拿出一本小小的双译字典。

    炎荒羽接过字典,打开一看,却是如同九公曾经给他看过的那本《黄帝岐伯阴阳五行幽微论》中一般,几个大字旁边总有一行小字注释。只不过这本字典却是一行英文旁边一行中文注释罢了。

    “会用吗?”柳若兰挨在他的身边轻轻道。

    炎荒羽的心不禁猛地一跳。

    又来了……

    由于先前柳若兰一直和炎荒羽保持一定的距离教学,因此,虽然鼻腔里闻着她身上的幽香,但是时间一长,他也就习惯了。

    可是柳若兰这一贴近他,那身上的体香便直冲鼻孔了!更加之距离太近,她那咻咻的鼻息也不停地呼气到他脸上,更令他有些坐不住了……

    “会用吗?不会用柳老师教你……”柳若兰柔声道,她心里实在是喜欢这个大男孩,内心不自觉地只想对他更多温柔一些。

    “……呃……啊……嗯……”在她再次询问后,炎荒羽忙魂不守舍地含糊应道。

    查字典实在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柳若兰简单举了几个单词的例子后他便学会了。

    见自己的学生又是一教就会,柳若兰抑制不住心中的欢喜,忍不住突然将脸凑上前,红辰一呶,便要吻炎荒羽的脸颊。

    炎荒羽此时正好将脸转过来,两人竟正好嘴对嘴地吻了个结结实实!

    “啊?!”在贴了好一阵后,柳若兰才醒转过来——天哪,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呀!她忙不迭地缩了回去。

    不料炎荒羽竟如影随形地跟着贴了上去!

    “呀……阿羽你……不要……”柳若兰被他这一弄,竟然有些慌乱,忙本能地推拒道。

    “柳老师……你……你不是答应……给我奖励的吗?……”炎荒羽忍不住道——那芳唇柔软饱满的感觉实在令他晕眩。

    柳若兰的脸顿时微微一红,不禁失口道:“你……”及至看着炎荒羽那双明亮的眼睛,一颗芳心竟没来由地“嗵嗵”连跳两下,心里一阵犹疑之后,也不知被什么迷糊住了心窍,竟忍不住轻声道:“那好吧……老师答应你……”说着便重新迎上去,将嘴唇贴在了炎荒羽的嘴上……

    炎荒羽得到允许,立刻胆子放了开来,将大舌抵开她微启的牙关,直向口腔深处探了进去……

    柳若兰的香滑小舌被炎荒羽一阵恣意吮吸,登时头脑中一片眩晕,整个娇躯也软了下来,倒在了他有力的臂弯中……

    两人也不知吻了多长时间,等柳若兰有些清醒时,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起,酥胸已经失守,整只饱满的左乳已然隔着外面衬衫紧紧地握在了炎荒羽的大手里,正被肆意地揉搓挤捏……

    “啊……不要……”她猛地一把推开了炎荒羽,急整理一下凌乱的衣衫,俏脸通红地瞪视着炎荒羽。

    “柳老师……我……”炎荒羽也从勃发的中清醒过来,一时间居然有些手足无措。

    “阿羽!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柳若兰又羞又气,忍不住斥责他道。

    “对……对不起……柳老师……”炎荒羽毕竟还是个少年人,虽然说和蓝星瑶、阿玉嫂有过关系,甚至还和韦明秀不清不楚的,但是真正遇到被拒绝的情形还是第一回,因此竟心中恐慌起来,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才好。

    “哼!”柳若兰从鼻腔里重重哼出一声后,便走到书桌前,拉过学生的作业本,批改起作业来,想籍此来平定自己起伏的心神。

    僵持着站立了好一会儿后,炎荒羽更是心慌了,不知道柳若兰会怎样处置自己。

    再呆了一会儿,心中的恐惧更甚,他甚至想起了根旺曾经说过的“柳老师会到家里告状”这句话来,心里想想若是柳若兰将刚才自己的行为告诉阿妈的话,阿妈会如何如何……

    想到害怕处,他竟忍不住哭了起来!

    柳若兰其实一直都在注意身后炎荒羽的动静,心里一直在思量如何置他,直到听到身后传来隐隐的抽泣声时,才忍不住诧异地转过身来。

    “阿羽……你…….”见炎荒羽在偷偷地哭着,她的心顿时软了下来,心里想着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虽说刚才对自己做出那样无礼的举动,但是,自己在他的年龄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对帅气的男孩子有过动心的时候吗……

    想到这些,她便不自觉地主动替炎荒羽刚才的行为开脱起来。

    “阿羽……好了,不要哭了……”她站起身来,掏出手帕替他揩拭眼泪,一面柔声安抚他。

    见柳若兰好声好气的,炎荒羽的恐惧感才稍稍减少。

    “柳老师……我……我不是……”他停止了哽咽,低低地想对柳若兰道歉。

    “你不是,不是什么呀?是不是觉得老师不好看呀?”柳若兰既然已经原谅了他,加之心里本来就十分的喜爱他,自然语气上也就轻松了许多。

    炎荒羽一愣,想不到她会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忍不住抬头一看,竟然见她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眼里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不觉心里也是一松,嘴里也活了起来:“不,不是,柳老师长得漂亮极了,所以才……”他赶紧收住了口,生怕再说出令她生气的话。

    却不料柳若兰似乎没有意识到他下面话里的意思一样,竟紧跟着笑问道:“所以才什么?”

    见炎荒羽吱吱唔唔的,心中顿时醒觉他要说什么,不觉脸“唰”地一红,嘴里却忍不住道:“想说什么就说嘛,为什么要吞吞吐吐的,一点都不象个男子汉!”

    炎荒羽受她一激,又见她仍是笑盈盈的,分明是在鼓励自己说出来,便咬咬牙,大着胆子道:“所以才会情不自禁地摸柳老师……”

    心里想到是一回事,真正听到从嘴里面说出来又是一回事,柳若兰的脸登时变通红!及至看着炎荒羽那明亮的双眸中射出的火辣辣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自己,她的心竟止不住地狂跳起来!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柳若兰的一双美眸水汪汪地看着炎荒羽,止不住羞涩地道。

    突然之间,她发觉和炎荒羽这个学生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两个人似乎有了那么一点……的味道……

    “柳老师……对不起……不过我说的都是心里话——不骗你的……”炎荒羽看着柳若兰那冶媚无比的样子,简直呆了,他从没有见过有女人可以变得这般媚人的,即便是阿瑶和阿玉嫂也不曾这样的……

    柳若兰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对自己产生诱惑的不伦感觉,不过她终究同山里的女人不一样,对自己想做的事情,总有她的处理方式。

    “咳……这样,阿羽,来,坐下!”她吩咐炎荒羽道。

    炎荒羽立刻听话地坐了下来。

    柳若兰随即便跟着坐在了他的身上!

    炎荒羽顿时慌乱起来,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一时间竟手足无措起来。

    “来,阿羽,你告诉柳老师,是不是很喜欢柳老师呢?”柳若兰笑着柔声对他道。

    炎荒羽连忙不停地点头应是。

    “那好,我们两个订个协定……今后只要你完成了柳老师教你的课程,柳老师就让你……象刚才那样……”柳若兰说完后,脸儿不禁又是一红,她知道,自己这样做无疑正在将她和炎荒羽共同引进不伦师生恋的深渊……

    炎荒羽听了心“突”地一跳,这太出乎他的意料了!忍不住急切地要肯定她说的这个条件:“就是让我……唔……”不料却被柳若兰陡地抱住了他,一下吻住了他的嘴,堵住了他的后面半句裸的话,然后才松开道:“嗯!是的……”整张脸儿早绯红一片了。见炎荒羽立即便猴急着要动起来,她又忙按住他伸向胸前的手,提醒他道:“记住——这件事情只能我们两个人知道喔!要是让一个外人知道了,哼哼……”

    “……放心吧,柳老师,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炎荒羽一边说着,那手早已迫不及待地伸进了她的衬衫……

    “不行……只能在外面……”柳若兰忙拦住他欲探入衣领的爪子,将它隔着衬衫按在上。

    炎荒羽此时只要能触摸她的身体,哪里还计较什么里面外面,听了之后立刻放弃了伸进去的企图,转而在外面揉了起来……

    要知道,柳若兰本就是非常开放独立大胆的女性,否则也不会为了彻底解脱感情上的事情,敢到这种深山老林搞什么教育。

    现在遇上了炎荒羽这个令她心动的男孩,虽说他才十四、五岁,但却不妨碍她敢爱敢恨的个性,更何况对她曾经生活过的繁华大都市来说,师生恋虽说也引起社会的非议,但是对真正发生了的事情,还是比较宽容的。因此从这一角度来说,她的心理负担要小得多了,再加上来到这个偏僻的山村,感情生活的极度馈乏,精神交流的空白,更使得她容易对炎荒羽这个“意外的惊喜”产生莫名的好感,也因此使得她会想到一步步地引诱炎荒羽进入她的生活之中……

    炎荒羽贪婪地吻着柳若兰,手里更是忙着来回揉捏把玩她那两座成熟的乳峰,感受着它们在手里的弹性和变化……

    柳若兰觉得自己渐渐有些把持不住了,因为她明显地觉察出自己尖耸的胸部在炎荒羽的不停刺激下,已经开始膨胀敏感起来,快感也一波高过一波地传到了全身,她甚至感觉到臀部下面坐着的那团硬硬的东西正顶着自己的股沟,顶得自己的下面都湿了……

    “好啦——”她强提精神,辛苦地挣脱了炎荒羽的搂抱,一下子站在了地上。

    柳若兰毕竟从山外面开放的现代社会来的人,对男女之间情事的经验要丰富得多。加之受到过高等教育,相对来说,对男女关系尺度的把握也要好得多,不至于轻易就和别人发生关系,对的诱惑更具备了相当的抵御能力,因此才能在同炎荒羽之间进行的身体游戏中毅然脱身。

    “柳老师……”炎荒羽正沉浸在美好的感觉中,突然被她中断,不禁一愣,一时脑子里竟有些转不过弯来。

    “好啦……今天的奖励就到这里……”柳若兰不停地娇喘着,只觉整个身子兀自还在微微发烫……

    炎荒羽这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马上便恢复了正常——既然是事先约定的,那么自己就必须遵守。这便是他长期以来受九公教育产生的影响。

    “那……好吧!不过柳老师下一次可要遵守约定哟!”他笑眯眯地看着柳若兰仍然红扑扑的动人娇颜,不怀好意地提醒她道。

    “你……你这个坏小子……”柳若兰没有想到他竟然在这种刺激的游戏之后,还记得自己和他的约定,顿时更觉脸上发烧……

    炎荒羽笑着站了起来,大胆地搂着她的纤腰,轻吻着她柔软的小嘴——不过手上没有再做任何出格的动作——温柔地道:“你真好……柳老师……”

    “叫我姐姐……”柳若兰眼眸水汪汪地注视着他,轻轻地纠正他道,

    “嗯,若兰姐姐……”炎荒羽立刻听话地改了口,情意绵绵地唤了她一声。

    “哎……阿羽弟弟……”柳若兰也心里甜滋滋地应道。

    炎荒羽搂着柳若兰那香喷喷的柔软胴体,不觉又有了感觉。柳若兰象是察觉出来似的,及时轻轻推了他,柔声笑道:“好啦,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吧,你先回去——记着把字典带着。”

    炎荒羽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憨憨地点头道:“嗯。”

    柳若兰目送炎荒羽下楼离去后,才返回自己的房间。

    坐在桌前,看着镜子里那红晕尤存、风情万种的俏脸,回想起刚才和炎荒羽的种种亲密亲密举动,她一颗已经平息下来的心儿禁不住又是一阵悸动……( 荒唐传说 http://www.aishu520.com/3_3469/ 移动版阅读m.aishu520.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