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网 > 都市小说 > 荒唐传说 > 第一章 组合破裂
    炎荒羽的心情现在可以说是好得无以复加。

    想不到经过一番曲折之后,柳若兰居然投入了自己的怀抱,虽说只是表面的接触,但对他来说,两人的关系却是迈进了一大步。

    带着轻松愉快的心情,他来到了坳子口和伙伴们会合。

    和往常一样,他又是最后一个到达的。

    “嘻嘻,阿羽哥你又迟到啦!”蓝星瑶一见他便开心地迎了上来打趣他。

    “呵呵,我可没有迟到呀,每次是你们早到了而已啊!”炎荒羽也笑着加快几步迎上前去。他这话说得倒是事实。对于时间,他向来就把握得很准——除了一两次例外。只不过山里的孩子都习惯于提早一点出发,一来可以和伙伴们早点会合,二来可以在山里多玩一会儿。

    “好了,大家人都到齐了。”韦石虎俨然摆出一副老大的模样,跳到一块石头上,居高临下地开始发号施令,只看得过仔虎直翻白眼。

    “今天我们这样分组,”韦石虎开始分配当天的工作:“今天由阿瑶、明秀和珠妹跟我一组,阿羽、根旺、阿贵和小岩一组,剩下的玉版姐、过仔虎、灵秀和小石头一组。”

    他这一分配,听得坳子这边的人俱是目瞪口呆,蓝星瑶更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不行!”炎荒羽断然开口反对道:“阿瑶肯定是要和我一组的!这是任谁也不可能分开的!”蓝星瑶听了眼睛一亮,忙向他挨紧了些。看得韦石虎好一阵嫉妒。

    “怎么?!第一天阿羽你就有服从我么?!——不要忘了,可是你第一个同意我当领头的!”韦石虎目光狠狠地盯着炎荒羽,嘴里带着威胁的语气。

    “哼!不错,是我第一个提议你当领头人的——不过你要知道,你是我们大家选出来的,要是你处事不能公正服人,嘿嘿,就是盘哥,我们也一样可以不听他的!”炎荒羽连声冷笑道。

    “什么?!你敢!”韦石虎被炎荒羽一番话堵得满脸通红,怪叫一声,一下从石头上跳了下来,直窜到炎荒羽的面前。

    “哼!我有什么不敢的?!难不成你还想打人吗?!”炎荒羽不禁动了肝火,立定了身子,对韦石虎怒目相向。蓝星瑶从来就是唯他是命的,见情哥哥发怒,便也跟着怒视韦石虎。过仔虎早就看他不顺眼,此时更是干脆抛下了背上的架子,抽出了柴刀,挽起了袖子,摆出一副准备动手的架势,玉版姐则在一旁冷眼旁观。

    “石虎——”见情势不好,荆小岩和刘珠妹忙一把拉住韦石虎,示意他不要冲动。

    “哼哼……”韦石虎眼珠一转,象是想出了一个什么点子似的,脸上挂起了笑容,不紧不慢地道:“那好吧,既然炎荒羽你不服我管,那我就先例领头人的权力——把你开除出我们这群人!”

    众人皆是一怔,想不到他会说出这句话来。

    炎荒羽也先是一愣,随即便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

    “你笑什么!”韦石虎目露凶光恶狠狠地道。

    “呵呵,好吧,既然这样——我退出!”说着他拨开人群,站到一边笑吟吟地道:“有愿意跟我走的就到我这里来吧!”

    话音未落,蓝星瑶便首先急步走到了他的身边,紧紧地抱着他一只骼膊,仰头依恋地看着情哥哥道:“阿羽哥哥,我跟你一块儿!”

    炎荒羽一笑,疼爱地将她搂在胸前,拍拍她的小脸,笑道:“我就知道阿瑶会第一个跟来的……”

    过仔虎更是毫不犹豫地跟着站到了炎荒羽一边。紧接着玉版姐、郎根旺、灵秀和小石头也纷纷走到了他这一边。这样一来,局面就形成了坳子和南坡寨两边泾渭分明的情形。

    韦石虎万万没有料到炎荒羽会来这么一手,更没有想到的是,情况竟然不如他想的那样,而是呈现一边倒!这样一来,他岂不是仅有南坡寨的四个人了么?!

    偏在这时候,韦明秀居然也从他这边走了出来,头也不回地向炎荒羽处走去,心中立时勃然大怒起来,忍不住暴跳道:“炎荒羽!你这混蛋!——明秀你回来!不要跟这个家伙一起走!”

    炎荒羽看着韦明秀深情款款地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走过来,心里登时恍然,知道她纯粹是为了自己才背叛自己的同伴,当下对韦石虎的话充耳不闻,只温柔地笑看着韦明秀走过来。

    旁观者清。玉版姐早在一旁看出韦明秀为何要投入炎荒羽这边来,心中顿时一沉,忍不住目光向炎荒羽看去,及至看到他也看着韦明秀时,更肯定了自己心中所测,知道炎荒羽和韦明秀也有了情意,一颗芳心意不觉隐隐地一痛……

    韦石虎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一股无明怒火冲天而起,眼睛一红,一声大吼,竟自向炎荒羽直直冲了过来!

    众人齐声惊叫起来,原来韦石虎竟然抽出了腰间的柴刀向炎荒羽劈去!

    跟前围着炎荒羽的过仔虎、玉版姐等本能地纷纷闪避开来,只蓝星瑶和明秀一脸惊惧地紧紧护着他。

    炎荒羽冷冷地看着韦石虎冲将过来,一动不动。

    在他全神贯注之下,韦石虎的动作在眼里慢得象蜗牛爬一般,是那么的愚蠢可笑……

    一声凄惨的长嚎遽然响起!

    众人皆本能地浑身一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不敢看那鲜血飞溅的场面。

    惨叫声继续响起。

    咦?!不对啊,怎么是韦石虎的声音……

    众人急睁开了眼睛一看——

    果然,韦石虎正在地上捂着小腹翻来滚去地嘶叫,而炎荒羽正的边一个搂着蓝星瑶和韦明秀的柔肩,一动不动地站着,仿佛从来就不曾动过似的。

    “啊……疼死我啦……”韦石虎惨叫着在地上滚来滚去,那形状实在是惨不忍睹。

    虽然大家已经知道,在韦石虎和炎荒羽的交手中,韦石虎显然吃了大亏。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真正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炎荒羽是怎么反韦石虎打成这个样子的。

    终于,韦石虎停止了滚动,身子在草地上蜷缩成一团,只是痛苦地不停抽搐。

    “石虎——”徐贵和荆小岩见他不再打滚,忙上前察看他的情形。

    二人将韦石虎的身子翻过来时才发现,他竟已经昏了过去。

    停了下看眼前的韦石虎,那形貌更是怕人。

    只见他满脸是血,嘴唇高高肿起,不停地有血沫子从唇缝里冒出来;两只手则紧紧地捂着胯下——显然那儿也受到了重创;徐贵将他的手扳开,又一道紫黑的淤肿赫然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没有人想到,韦石虎竟然会伤在这个样子。

    更令他们想不到的是,虽然炎荒羽将韦石虎伤成这样,但是他是怎么出手的,却没有一个人看见。

    “阿羽,你赶快给他看一看——他伤得好重!”玉版姐首先担心地翻了翻韦石虎的眼皮,对炎荒羽道。

    炎荒羽仍然站在原地,身边一左一右分别是蓝星瑶和韦明秀。

    这时两个女孩子才发觉对方正和自己处在同样的位置——都紧紧地靠着炎荒羽。

    蓝星瑶首先瞪大了眼睛,戒备地看着韦明秀,韦明秀虽然有些慌乱,却也不甘示弱地瞄了她两眼。

    炎荒羽立即感觉到两女之间微妙的磨擦,头一大,知道这下子很难给阿瑶解释清楚了。

    好在玉版姐的话及时解救了他:“阿羽你快点过来看看啊!别老站在那里不动!”

    他连忙“哎”地应了一声,看也不敢看一眼蓝星瑶和韦明秀,便一缩手,向躺着的韦石虎跑去。

    蓝星瑶又狠狠地瞪了韦明秀一眼后,才紧跟着炎荒羽去了。韦明秀本来也想跟去的,但转念一想,毕竟蓝星瑶在炎荒羽的心中有着极重的位置,自己要想得到炎荒羽这个令自己动心的男人,只有先把蓝星瑶这关过了才行。心里想着,脚下便放慢了步子。

    炎荒羽俯身察看了韦石虎的情形后,心中暗自冷笑。

    刚才就在韦石虎举刀向他砍来的时候,他在那一瞬间以腿向他身上三处部位依次发出了攻击。一处是他的胯下,一处是他挥刀的手腕,再一外便是他的下颔。

    他知道自己下手的份量已经收敛了许多,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韦石虎的三个伤处依然由于他自己冲击的速度而加大了伤害。

    他首先掏出一把草药放在嘴里嚼碎了,然后以手轻轻地覆在韦石虎淤肿的手腕上,将“混沌真气”透过自己的掌心劳宫穴在那黑紫的淤处游移,将那药性和“混沌真气”都渗入伤处。不一会儿,便感觉到掌下的那块肿起开始活泛起来,血液的流动不再有阻塞的现象。收了手以后。只见那个原本黑紫高肿的地方已经变红,而且明显消肿了许多。

    “哇——”身边响起了一片惊叹的声音。众人纷纷小声地对眼前看到的神奇现象议论起来。

    炎荒羽又撬开韦石虎满是血沫的嘴,看了看里面——那上面的两颗门牙已然没有了,变成了两个血洞。他不再迟疑,又嚼了一口药糜,塞进了韦石虎的嘴里,然后又将嘴合拢,在合拢的同时,不为人觉地施放出一缕“混沌真气”,渗入伤口,以加速药效的吸收,促进伤口的愈合。

    “好了吗?”看着炎荒羽掸掸身上的草屑站起身来,荆小岩担心地问他道。

    “应该没有事情了。只要抬回去休息两天就会好的!”炎荒羽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阿羽,你出手也太重了……”玉版姐忍不住责备道。

    “可是要是出手不重的话,阿羽哥说不定就要被这个坏蛋砍死了!”蓝星瑶急忙出来维护情哥哥,替他开口分辩道。

    玉版姐不禁哑然,因为蓝星瑶说的确是实情,想想刚才韦石虎象疯了似的挥刀冲向炎荒羽的情景,她便不寒而栗。

    一时间坳子里的孩子纷纷为炎荒羽解脱,痛骂韦石虎的凶狠。

    南坡寨的徐贵、荆小岩和刘珠妹知道此事是韦石虎的不对,因此哑口无言,只能听他们在骂韦石虎的同时,不时地对他们冷嘲热讽几句。

    “阿羽哥,以后就你当我们的领头人吧!”小石头跳出来叫道。

    “对!对呀,应该让阿羽哥当我们的头儿!”蓝星瑶跟着叫了起来。

    “我同意!”灵秀在一旁脆生生地应和道。

    “我早就说过要阿羽来做我们的头儿了,要不然也不会出今天这种事情。”过仔虎幸灾乐祸地看着韦石虎的惨状说着风凉话。

    “我……我们也同意……只是石虎他……”荆小岩嗫嚅着嘴道。

    炎荒羽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惹上了这种麻烦事。

    “我不同意!”徐贵忽然叫道。

    众人顿时目光一齐投向了他,他不禁有些慌乱地退后了一步。

    “没关系,阿贵,有话你就说吧。”玉版姐和气地对他道。

    “我……”徐贵鼓足了勇气,进前一步道:“我想我们南坡寨的人还是和以前一样,自己人单独进山的好!”

    他这话一出,立刻引出一片哗然。

    韦明秀听了这话以后立即紧紧地盯着炎荒羽看,看他的意见。

    听着众人各自的意见,炎荒羽知道,他们这两处的孩子毕竟隔了一层,即使是这一次不发生矛盾,今后也会发生的,冲突迟早都会发生。

    他暗自有了决定。

    “大家静一静!”他举起手示意道。看众人渐渐平息了下来,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阿贵兄弟的意见我同意!”

    他这说一出口,韦明秀登时觉得眼前一黑,险些晕过去!

    她满眼失望地看着炎荒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做出这个决定。

    炎荒羽将众人的反应一一收入眼底,当然也包括韦明秀的。看到她眼睛里透出的伤心,他的心里竟不自主地一阵抽动!

    “既然阿羽这么说了……那我也赞成这个意见。”玉版姐平静地说道,仿佛这个结果早在她的预料之中似的。

    她说完后,坳子里的其他孩子便也纷纷附和着同意了炎荒羽的决定。

    韦明秀“倏”地转过了身子。

    炎荒羽清楚地看到,从她的眼角滑下了一滴晶莹的泪珠……

    “好吧,今天因为石虎的原因,你们就不用进山了——我们到昨天会合的地方去,你们照顾石虎,我们来负责打回你们要带回去的柴和蔬果。”炎荒羽看了看天色,对徐贵等南坡寨的孩子吩咐道。

    对于他这个提议,徐贵等倒是没有反对,因为他们知道,如果照顾着韦石虎的话,是不可能完成这些事情的。

    行进在深山老林中,玉版姐和炎荒羽并排着走着,在一株长满了木耳的树前,一行人停了下来。

    趁着其他人都在忙着采割的时候,玉版姐将炎荒羽拉至一旁,绕到树丛后无人处立定,然后轻声问他道:“阿羽,本来盘哥把南坡寨这些小兄弟姐妹聚在一起,就是为了增加我们的力量,而且这样也可以帮忙这些孩子——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炎荒羽就着一棵树桩坐了下来,叹了口气道:“难道玉版姐没有看出来,这个小子对阿瑶的意图吗?”

    玉版姐一愣,随即点了点头,面对面地就地坐在他的面前,轻叹道:“我又哪里没有看出来呢?这三个南坡寨来的男娃子来这儿的第一天就争着讨好阿瑶哩!”

    “而且还有更主要的,”炎荒羽从地上拾起一根树枝,轻轻地拗动着道:“你看他的分组,乱七八糟的,根本不是按照实际的需要来分——他有能力一个人照顾三个女孩子吗?况且,他把阿贵、小岩和根旺配给我这一组,分明就是想让那两个南坡寨的小子牵制我!”顿了顿,他又道:“还有,把你、阿虎、小石头和灵秀放在一组,更是在开天大的玩笑!且不说小石头是最需要照顾的孩子,就阿虎一个人跟着你们三个,万一遇到什么危险,他一个怎么应付得来呢?!——这个家伙分明就是胡来!”“啪”地一下,他折断了手中的树枝。

    “阿羽……”玉版姐叹了口气,轻轻将手放到炎荒羽的膝上,幽幽地看着他。

    这一刻,炎荒羽忽然清晰地感觉到玉版姐流露出的心中的软弱,那种女人独有的软弱……

    “玉版姐……”他也不禁动了情,将手覆盖在了她的手上。

    玉版姐随即轻轻地将脸贴在了他的手背上,就这么静静地伏着……

    炎荒羽的心里流过一股暖暖的热流。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玉版姐这么稳重平和的女人也会做出如此温情旖旎的举动……

    他忍不住将手轻轻地放在她的头上,温柔地抚弄着她浓密黑亮的秀发。玉版姐在这一刻,就如同一个受到爱宠的妻子一般,温顺地趴在他的膝头,任由他摆布……

    炎荒羽轻轻地将手绕过玉版姐的脖颈,滑到她尖俏的下巴处,轻轻地托起她的脸儿,关注地打量着她。

    他头一回发现,脸上展现着一片平和与宁静的玉版姐,竟透射出不输于阿瑶的丰润姿容。她的眉儿弯弯,睫毛长长,鼻梁笔挺,小嘴儿饱满而红润……

    他的手指依次在玉版姐的脸上各部位轻轻划过,最后停留在那张微微张开的小嘴上。

    “玉版姐,你真美……”炎荒羽由衷地赞美道。

    “是么?……”玉版姐的脸上轻轻飞上了一抹羞涩的红晕。

    炎荒羽简直看呆了,他从未想到过玉版姐居然这么有女人味……

    他的目光向下移去……

    好丰满的胸脯……

    他忍不住“咕”地咽了一口口水。

    玉版姐显然是听到了他喉咙里的声音,顿时整张脸儿立刻红遍了,一双明眸也羞涩地闭了起来,但是身子却相反地,迎着炎荒羽靠近了些……

    心照不宣下,炎荒羽的另一只手摸上了玉版姐鼓鼓的乳峰……

    试探着揉了两下后,玉版姐非但没有表现出羞涩推拒的样子,相反竟低声呻吟了起来,还将微微颤栗的丰满娇躯更向他的怀里靠过来!

    炎荒羽不禁大喜,哪里还会迟疑半点,立时便一把将玉版姐搂了过来,不及解她衣衫,便隔着薄布贪婪地对她两只饱满丰挺的玉乳大肆轻薄起来!

    “阿羽……你真强壮……”偎在炎荒羽的怀里,肉体承受着从未体验过的蹂躏爱抚,玉版姐浑身滚烫,抖颤个不停。火热的嘴里只知道嚅嚅呢喃。

    岂料她这话却给了炎荒羽当头一棒——陡然间,盘哥忧郁的脸容从炎荒羽的脑海里迅速闪过!

    他猛地一阵惊悚!

    天!自己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来呢?!这样做,自己又怎么对得起盘哥呢?!

    他猛地站了起来。

    玉版姐被他这一下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一怔,忙不解地抬头看他,眼中尽是迷茫的神情。

    炎荒羽看着她紧紧抓着自己裤角,一副茫然失措的样子,心中不禁一痛,但却尽力说服自己挣脱良心的折磨,毅然道:“玉版姐,我们……我……我不能对不起盘哥……”

    玉版姐听了不禁一呆,不知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忍不住也站了起来,轻声质问道:“阿羽你怎么啦?你在胡说些什么呀?……什么不能对不起盘哥的……”

    炎荒羽面带愧色地低头道:“你不是和盘哥相好吗……我不能破坏你们……”

    玉版姐这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一时不禁啼笑皆非,只得摇头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呀,谁和盘哥相好了——你不要乱说了!”

    “什么?!没有?!”炎荒羽似是不信道:“那你们经常在一起……”

    “你呀你!”玉版姐的兴致至此被炎荒羽真正是破坏殆尽。她忍不住生气道:“你以为我和盘哥在一起,象你和阿瑶在一起那样亲亲热热的啊!——难道你不知道每次我都是为了照顾小石头才和他一块儿的啊!”

    炎荒羽这才恍然大悟,却仍不死心道:“那盘哥总说你好……”

    玉版姐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长长叹了口气道:“你呀……”便不作声了,炎荒羽也不知她这是什么意思,便也不好开口,只低着头陪她不作声。

    良久,玉版姐才略带惆怅道:“其实我也知道,盘哥很喜欢我……他私底下也曾经暗示过我……”

    炎荒羽立刻显出一副“你看我没说错吧”的表情来。

    玉版姐却轻吁了口气,摇摇头道:“阿羽你错啦!”见炎荒羽副不解的样子,又苦笑道:“男女之间的感情要讲相互的……不错,你盘哥确实是个难得的汉子,但是,他却不是我喜欢的人呀……”

    “那你喜欢的是什么人呢?”话刚出口,炎荒羽便知道自己这个问题问得极蠢。因为玉版姐那幽幽看着他的眼神早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知道,你很喜欢阿瑶——阿瑶也很喜欢你……”玉版姐低低说着,垂下了头。“我真的好羡慕阿瑶……”说着,她的眼角湿润了起来。

    “玉版姐……你……你不要难过……”炎荒羽不禁有些紧张起来,他不知道哄阿瑶的方法是否会对玉版姐有效果,因此,一时间竟束手束脚地不敢乱动。

    “真的,阿羽,我真的好羡慕你和阿瑶。”玉版姐苦笑着抬起头来转过身去,并籍这个动作悄悄地抹去了眼角沁出的一滴眼泪……

    “玉版姐,其实你和盘哥挺配的……”炎荒羽实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便信口开河说了一句。

    “配?呵呵,阿羽你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玉版姐冷笑一声,转了过来,定定地看着他,看得他心里直发毛,不知自己在哪里又惹她生气了。

    “阿羽,其实你并不了解你盘哥和他家里人……”玉版姐叹气道,脸色也缓和下来。她轻轻拉拉他手,示意他坐下来说话,炎荒羽忙听话地坐了下来。不过这回换作玉版姐坐在树桩上,而他坐在地上了。

    “阿羽,你知道,我和你一样,都是只有一个阿妈,”玉版姐说着看看炎荒羽,见他点点头,又道:“不过我和你不一样的是,阿爸在我十二岁的时候过世的,而你从小就没有见过阿爸……”玉版姐说着拉起炎荒羽的一只手,将它紧紧合拢在自己的两只手心里,然后放在脸庞上紧紧贴着。

    炎荒羽的心不禁为她这个温柔的动作一阵轻颤。

    “有一点我们两是一样的,就是都是和我们的阿妈相依为命,所不同的是,你是个男子汉,可以养家;而我,只是一个到了年龄就要嫁出去的平常女人……”玉版姐轻轻地说着,那语气平淡得好象不是在说她自己的事情似的。

    “不要紧的,你可以带着阿妈嫁出去的……”炎荒羽自以为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便建议她道。

    “这不可能的——”玉版姐摇摇头道,看炎荒羽不解的表情,便解释道:“山里的生活那么的苦,怎么可能有人家愿意要我阿妈这么一个累赘呢?——就说你讲的盘哥吧!他是不错,可是,你知道吗?每当我提起我阿妈的时候,他的脸色都很难看的!所以我知道,他即使是喜欢我,也不会希望我把阿妈一起带着的——退后一万步来说,即使他同意了,他的阿爸阿妈也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炎荒羽这才理解了这里面的复杂情况,不过他仍然不明白一点:“那玉版姐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你不要怕,我就是不娶你,只要你要,我一样会养你阿妈的!”

    玉版姐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目光中透着无限温柔,紧紧注视着炎荒羽,柔声道:“玉版姐知道阿羽是个好男人——不过,你要知道,玉版姐这所以喜欢你,绝不是因为知道你会养她的阿妈,而是因为喜欢你这个人!”

    炎荒羽听得心儿一跳,忍不住心思竟又活泛了起来。

    玉版姐象是看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一样,“噗哧”一笑,将手里拢着的他的手重新按在了自己的左乳峰上,柔声道:“怎么,玉版姐这儿软吗?”

    炎荒羽忙不迭地点头,一边手里贪婪地揉捏着那极富弹性的,更时不时地摸索到那顶端的硬物捏捏掐掐。

    玉版姐被他揉得心里一阵一阵的发飘,本来还要说出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一时间眼里尽是迷涩……

    “可是……玉版姐,你知道……我和阿瑶……”炎荒羽想起了还在前面忙碌着的蓝星瑶,忍不住便问了出来。

    玉版姐飘忽的心被他的这个提问迅速收了回来。

    “你呀——不要说阿瑶了,你还和那个明秀好上了,是不是啊?”玉版姐一副洞若观火的神情,笑眯眯地看着炎荒羽。

    “玉版姐你……”炎荒羽万万没有想到,他和韦明秀这般隐秘的事情居然会被玉版姐看出来,这如何不让他惊跳起来!

    “看你,慌成这个样子……”玉版姐抿嘴一笑,将他按住,一边柔声安慰他道:“不要害怕,玉版姐不会说出去的——不过,你总也得想个办法呀,不然你和明秀的事情迟早会被阿瑶知道的,到那个时候,就不太好办了!”

    “可是……”炎荒羽嘟着嘴,正想解释时,却又被玉版姐打断道:“还有,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喜欢玉版姐吗?……”玉版姐说着眼睛里射出渴望的目光。

    炎荒羽心中又是一动,要说不喜欢玉版姐,那绝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说老实话,玉版姐那无论是成熟的身体,还是娟美柔顺的容貌,此刻都对他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但是,现在他连一个明秀都摆不平,更何况还有一个不为人所知的阿玉嫂,甚至于可能还会有柳若兰……

    “可是,阿瑶那里我怎么去说呢?……”他苦笑道摊开手道。

    “这个你放心,只要你答应以后好好照顾姐姐我,还有我阿妈,阿瑶那里由姐姐去替你说,好不好?”玉版姐说着将整张脸儿凑上前来,一双美眸水汪汪的,那呼出的鼻息不停地拂在炎荒羽的脸上……

    见她摆明了要将自己的一生交给自己,炎荒羽一个血气未稳,情窦初开的少年人如何把持得住!登时便一股欲火直透顶门!

    他就着玉版姐凑上来的势子,便一把将她扑倒,紧紧地吻在了她饱满小巧的嘴上,同时一双手便上下其手地对她成熟的胴体展开了全面侵袭!

    玉版姐却是破天荒头一遭被男人亲吻,而且还是这般贪婪的狼吻!一时间适应不过来,只觉得呼吸也紧张了起来,虽然胸部仍然被炎荒羽抚摸,但却丝毫没有了刚才的酥麻感觉。

    “……阿……阿羽……你……你不要…….我…….我……当心……阿瑶他们……”她实在无法摆脱炎荒羽的狼吻,又觉得呼吸困难,只好说出了这句大煞风景的话来。

    炎荒羽果然身子一顿,停了下来。

    “玉版姐,你……你真会……”话说到一半,他无可奈何地摇头叹息,因为玉版姐的这句话确实将他的“雅兴”给破坏了。

    玉版姐忙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然后笑吟吟地坐起了身子,轻轻的扳过炎荒羽的身子,柔声道:“好啦,不要生气么……”

    见他仍是扭头不理的样子,忙陪笑道:“姐姐既然答应给你了,这身子就迟早就是你的——今天就算了,好不好?要是真的给阿瑶现在发现了,我可不敢保证还能帮你说情哟?”她故意吓唬他道。

    炎荒羽当然知道她是在吓唬自己,不过想想她这话也不无道理,要是现在就给阿瑶发现自己居然和玉版姐如此这般,那还真不是一般的麻烦哩!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转身将玉版姐搂进怀里,抚摸着她的脸庞,轻轻道:“那玉版姐说话可要算话喔,不要到时候赖皮……”

    玉版姐笑笑道:“那是当然啦,你看我的身子都被你摸过了,难道还能嫁给别人吗?你真傻了呀……”说着柔柔地亲了炎荒羽一下。

    “玉版姐……”炎荒羽忍不住又心思思地起来。

    “……不要叫我玉版姐……以后一个人的时候,叫人家玉版就可以了……这样子叫人家会觉得比你老好多……”玉版姐在他怀里轻轻地扭动的娇躯昵声道。

    “嗯,玉版……”炎荒羽从善如流,立即改了口——他只觉得奇怪,为什么从阿玉嫂到柳若兰,又到现在的玉版姐,每个比他年岁大的女人都要让他改掉平常叫顺口的称呼呢?不过反正他性子随和,要他改就改呗,只要她们能让他开心就行了……

    “好啦……我们赶紧起来吧,不然阿瑶他们真要找我们就不好了……”玉版毕竟年长,考虑事情周密些。

    “哎!那我们就出去吧。”炎荒羽点点头,重又将她搂进怀里恣意轻薄了一番后才放开她,玉版此时心事已经得到落实,自然是任由他所为,竟不作丝毫的矫饰,摆出一副春情荡漾的娇态任君大啖。

    二人走出来的时候,正好阿虎等人的工作到了扫尾阶段。地上已经满满地装了三只大口袋。只见那原本密密麻麻地长满了木耳的树身上已经被摘割得斑斑点点,只余下些许小小的茸芽留在上面让它继续生长。

    “真是没想到,今天的收获竟会这么丰富!”蓝星瑶开心地抖落着手中一朵大木耳上面的木屑,冲着炎荒羽笑道。

    炎荒羽看着她明媚的笑靥,似乎心中也升起了阳光,忙笑着迎上去,一手接过那朵木耳,一手揽住了她的纤腰,笑道:“只要阿瑶高兴,以后还会有这么多的。”

    灵秀从树后转过来,看着二人亲热的样子,不禁取笑道:“是啊,有阿羽哥哥在,阿瑶妹妹总会高兴的,对不对呀?!”

    蓝星瑶听了小脸儿一红,但却是喜不自胜地骄傲道:“那当然啦,我只要和阿羽哥哥在一起的!”

    说着脸儿转过来,含情脉脉地注视着炎荒羽,那情意绵绵的样子,直看得炎荒羽恨不得一把将她按倒亲热一番……

    “阿羽哥哥,你看,这是什么?”蓝星瑶说着抬起攥成拳头的右手,一边俏皮地向他眨眨眼,要他猜。

    炎荒羽一怔,这怎么能猜出来呢?

    他老老实实地承认道:“我猜不出来。”

    “哎呀,你真是的,人家要你猜你就猜嘛!还没猜怎么就知道猜不出来呢?!”蓝星瑶撒着娇不依道。

    炎荒羽看到过仔虎、玉版和灵秀都笑吟吟地看着他和蓝星瑶两个人,小石头更是在一旁绕着圈子不停地起哄,只好硬着头皮道:“那……要是猜错了,可不要打我哦……”

    这句说得几个伙伴立刻哄然大笑起来,蓝星瑶更是哭笑不得,一把掐住他的骼膊,恨恨地道:“你瞎说些什么呀!我什么时候打过你呀?你……”

    炎荒羽忙作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连连告饶道:“好好好……我的阿瑶妹妹最最好了……从来都不打人的……这样总行了吧……”

    蓝星瑶“噗哧”一笑,娇声道:“这还差不多,就放你一马——快猜!”

    看着那只放在眼前的洁白纤秀的小手,炎荒羽心里突然一动,想到了一个法子。

    他笑着将自己的右手握住了蓝星瑶的小拳头,轻轻一用力——

    “哎哟——你干什么呀,好痛……”蓝星瑶被他这一捏,忍不住吃痛娇呼了起来。

    炎荒羽立刻松开了手,笑眯眯地看着她,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蓝星瑶见他弄痛了自己,还摆出这副可恶的模样,忍不住气道:“好啦,你家的手都被你弄痛啦!还不快说!”

    “我猜出来,阿瑶有什么奖励呢?”炎荒羽不怀好意地看着她笑道。

    “你……”蓝星瑶自然知道他在动什么坏脑筋,只是在这么多伙伴面前,自己怎么好答应他那种羞人的事情呢?

    “好啦,以后想好了再说,好不好?”炎荒羽不忍见心爱的人儿受窘,忙主动替她开解。

    “好的好的,我以后一定补你就是了!”蓝星瑶知道情哥哥是在帮自己,心里顿时美滋滋的,声音也温柔了许多。

    “你手里拿的是我那天打野兔的小石子,是不是啊?”炎荒羽慢条斯理地说出了答案。

    蓝星瑶顿时张大了嘴合不拢!一双美眸更是睁得大无可大!

    这在不可思议了!

    “你……你是怎么猜到是那颗小石子的?”她惊诧不已地脱口问道。

    这下连玉版等也来了兴趣,一起围了过来。想知道炎荒羽是怎么猜到的。

    炎荒羽当然不能告诉他们自己是通过对阿瑶手上极细微的变化感应出来的——因为这已经涉及到“混沌六知”里的东西了,根据他和九公的约定,这是不能说出来的。

    “呵呵,这很容易呀!因为首先,阿瑶不会拿一些无聊的东西来让我猜,二来她要我猜的东西一定是对我有用的东西,或者是和我有关的东西,再就是,这件东西一定很小,不然阿瑶这么小巧可爱的小拳头是抓不住的。”说到这里,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说得都有些道理了,见伙伴们都聚精会神地听他讲,便又胡诌道:“而我曾经丢失过一颗小石子,就是在打豹子的那天,我还用这颗小石子打到过一只野兔,好象当时就是阿瑶和玉版姐去河边清洗的——而阿瑶向来对我的东西都十分的爱惜,可以说,那天就是我不扔这颗石子,而是随便扔出去的一颗石头,她也会把她当作宝贝收起来来的……”说到这儿,他将蓝星瑶拉进了怀里,轻轻地搂着她,柔声道:“是不是这样呀,阿瑶……”

    蓝星瑶早已被他娓娓的分析听得痴了,见情哥哥又这般情意深长地说到了自己的心坎儿里,更是象喝了蜜一般,深深地醉在了他的拥抱之中……

    旁边的伙伴们也被二人的恋情打动,均自觉地悄悄离开,以给他们单独相处一会儿……

    “你们想到哪里去啊?!”却听得炎荒羽突然出声叫道,反倒将他们给吓了一跳。急回转身来看时,只见蓝星瑶和炎荒羽正嘻嘻笑着看着他们,不禁齐齐气道:“好啊!你们两个竟然戏弄我们!”便一齐拥了上来,要“教训”二人。

    炎荒羽连忙一把抱起蓝星瑶四处奔逃,森林里回荡着一阵阵少年人欢快的笑声……( 荒唐传说 http://www.aishu520.com/3_3469/ 移动版阅读m.aishu520.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