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网 > 都市小说 > 荒唐传说 > 第三章 山外来客
    看炎荒羽这么小小年纪居然就为这种多少大男人想都不敢想的“好事”烦恼,九公不禁莞尔。

    “你自己弄出来的事情,当然要你自己解决的啦!”他笑眯眯地看着炎荒羽,有意逗他。

    “我我……可我就是解决不了才……才什么都跟你说的呀……”炎荒羽不禁情急了起来,手也不自觉地舞了起来——要知道,这可是他的秘密啊,本来谁都不准备告诉别人的!

    见他真的急了起来,九公不觉好笑,却也不忍心再捉弄他,便开口道:“那好,我就告诉你吧!”

    炎荒羽一听大喜,连忙竖起了两只耳朵,认真地听着,生怕漏掉了其中关键的一句。

    “阿羽,你知道不知道在我们这个山里家家户户的情况?”岂知九公话头一转,又转到了另外一个话题上去了,炎荒羽不禁心中发急,忍不住叫道:“这每家人家的事情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九公见他猴急的样子,咧嘴一乐,笑道:“其实你的问题就是在这里面有答案哩!”

    炎荒羽一呆,脱口道:“什么答案——这跟别人家有什么关系?”

    九公又是不急不慢地摇头一笑,直看得炎荒羽眼中冒火,恨不得立刻按着这个老头子的脑袋,扒开他的嘴,从里面把那总留着半截子的话给掏出来!

    像是没有察觉到炎荒羽的“愤怒”似的,九公依然是慢条斯理地道:“你连别人家的情况都不了解,就想把自己的问题解决,这种想法不就是很有问题吗?”见炎荒羽瞪着眼睛、张嘴作势要开口说话,知道不能再捉弄他了(不过说实话老头子心里也确实为炎荒羽这小子的好运嫉妒)。

    “哪,你要是仔细想想,就会发现,这些人家里存在一种情况,就是有的人家男少女多,有的人家女多男少——”说到这儿,九公停了下来,让炎荒羽好好消化消化他这番话的意思。

    炎荒羽果真开始回忆他所知道的山里的人家是否有这种情况出现。不过想来想去,也仅仅有模糊的印象,好象并不是很汪汪清楚。

    想了好一会儿,他才老老实实地道:“对不起,九公,我实在是想不起来有没有这种情况……”

    九公一愕,但看看炎荒羽一脸的诚实,心时念头一转,便明白过来。他怜爱地看着炎荒羽,温和地道:“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是……阿羽,我想起来了,这么多年来,你除了在我这儿学习、练功,就是进山里打柴采野菜,根本就没有多的时间去关注别的事情——是我不对,不该这么问你的……”

    炎荒羽一听,反而扭呢起来,嘴里呐呐地道:“九公……你不要这么说么……”

    九公一笑,不再和他绕弯子,说道:“还是我来告诉你吧!在我们这座罕有人进出的大山里,男女成家总要和实际条件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在山里,有的人家娶不起媳妇,就几个兄弟共一个女人,也有男人有本事的,会打猎下套子的,家里富裕一些的,就有几个女人共嫁一个男人——这都是因为生活穷苦所致。”说到这里,九公停了下来,眼睛看着炎荒羽。

    听他说了这么多,炎荒羽这才隐隐地有些明白他要问自己知不知道山里人家情况的用意。

    只听九公又道:“现在,我们先不说阿瑶,就说说玉版、明秀和阿玉这几个女人。虽说她们也都喜欢你——这当然是起码重要的条件了——但是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你会对她们负起责任,而且完全有这个能力承担起这个责任来!”见炎荒羽听得似懂非懂的样子,他轻叹一口气道:“当然,这些都是成年人的事情,你现在还不是很明白——不过,你只要记着一定要对她们好就行了!”

    “是啊,我都答应对她们好的呀!我还答应阿玉要好好待她好好儿阿屏哩!”炎荒羽介面自豪地应道。

    “这就对啦!还有,阿羽你既然答应要对她们好,就一定要做到。因为山里的女人是很痴情的,除非自己的男人死了,否则她们可是会顺从地服侍你一辈子的哟!”九公进一步提醒炎荒羽要承担起责任,只是换了种说法来教导他。

    “山里?怎么,山外的女人不是这样吗?”炎荒羽敏锐地抓住了九公话中的关键一点问了出来。

    九公目光注视了他片刻,才开口道:“是的,山外边的女人远没有山里的女人纯朴忠贞——所以,要是你到山外去以后,千万要记住,山外的人很坏,女人尤其狡猾!”

    炎荒羽听了不禁吓了一跳,脑中几乎是本能地立刻蹦出了柳若兰的笑脸,嘴里脱口叫道:“那么柳老师也是这种人吗?”说出口以后,便有些后悔,不该这么把柳若兰给说漏出来。

    九公用奇怪的目光看了炎荒羽一眼,炎荒羽只好硬着头皮和他对视。

    “虽然我同你说的那个柳老师见面次数不多,但是就从她甘愿抛弃城市里的繁华生活,千辛万苦地到我们这种鬼不下蛋的地方来教书育人,就说明她起码还没有完全泯灭做人的良心——从这方面来说,她尚且可以说得上是个好人吧!”九公将柳若兰分析给炎荒羽听。

    “喔……我知道了……”炎荒羽轻轻地点着头。

    “好了,我们的话题扯远啦!回来继续说你的问题吧!”九公及时将逐渐跑开的话题收了回来。

    “对对对!您还是说我的事情吧!”炎荒羽来了精神,他感觉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跟九公说过那么多“有趣”的事情。

    “其实你的问题主要在两个方面。一个是阿瑶,一个是你阿妈。”九公一开始便说出问题的症结,而这也正是炎荒羽所顾虑的。

    “那怎么办呢?”他急追问一句。

    “首先从玉版和明秀方面来讲,最大的障碍就数阿瑶了!你首先得让阿瑶接受她们两个——当然,只要接受一个,另外一个也就不成问题了。至于阿玉,麻烦就大了……”九公说到这里沉吟了下来。

    “怎么就麻烦大了?”炎荒羽急忙问道,说心里话,自那晚尝到过阿玉的极度温柔顺从之后,他便对她一直念念不忘,只恨没有机会和她再欢好一次。

    “还不是因为你阿妈!”九公叹道。

    “我阿妈?”炎荒羽一愣,随即若有所悟。

    “是啊,是你阿妈呀!你想想看,你找几个大姑娘回家,依着你阿妈那么疼你,还不都由你说了算,只要阿瑶没反对,她就绝对不会有意见的!——可是阿玉不一样啊!阿玉是嫁过人的啊,而且还有了阿屏!更重要的是,虽然她能确定阿根已经不在人世了,可是坳子里的人不知道呀,这就更麻烦了……”

    炎荒羽听他这么透彻地一番分析,想想情况确实如他所说的。一时间心乱如麻,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九公看他一副呆呆痴痴的样子,心里着实心疼。要知道,虽然炎荒羽和他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这十几年的日日夜夜下来,两人之间早已建立起了深厚的祖孙情谊。在炎荒羽,固然一直都把他当作祖父来孝敬,而他自己,也早已将阿羽视为自己的孙子了。

    “……不过……事情也没有那么的麻烦……”九公忙安慰炎荒羽道。

    “怎么?——还有办法?”炎荒羽顿时眼睛一亮,象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一把紧紧地拉住了九公的的衣袖。

    九公怜爱地看着他笑笑点了点头。炎荒羽立刻重新精神了起来!

    “那……那九公快告诉我吧!”他急切地恳求九公道,这回子老头子在他眼里的形象陡然间高大了许多。

    “好吧,我就给你出个点子……”说着九公示意炎荒羽把耳朵凑近了。炎荒羽虽不知道明明没有第三人在场,老头子为何要搞得如此这般的神秘,但那强烈的诱惑还是令他乖乖地凑上了耳朵……

    “什么?”炎荒羽浑身一震,象触电似的一下离开了九公,一脸的惊惧,连连摇头摆手道:“不行的不行的!这样阿妈铁定会打死我的!——我我我……我不干!”

    “站住!”九公突地喝道,炎荒羽被他这一喝,吓了一跳,立刻象钉子一样牢牢地立定了。

    九公不满地走到他跟前,突然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训斥道:“现在你的胆子倒小啦!你做的时候怎么胆子倒挺大的,啊?”

    炎荒羽耳朵吃痛,却又不敢还手,只得不停地哀求道:“九公……我求求你……我真的不能这样做的呀……阿妈真的会打死我的……啊呀你轻点儿啊——好痛的……”

    九公猛地抬起一脚将炎荒羽踹倒在地上,恨恨地道:“真是没想到,我梁九竟然教出来这么个有胆做没胆认的孬种!”

    炎荒羽被他这一骂,反而清醒了过来,心里也好似给震荡了一下似的,不再逃避了。

    “九公……您不要生气……我们再商量商量……看还有没有别的法子……”他苦着脸,抬起头看着正一脸怒容的九公。

    “哼!还有什么办法?——哼哼,倒还真有一个哩!”说着,九公似笑非笑地看着炎荒羽,看得他心里直发毛,直觉他在说反话。

    果然——

    “要是你阿妈早点死了,就不会有人管这件事了!”九公硬梆梆地扔出了这句话。

    炎荒羽这下是真的死了心了,他知道,除了九公说的那个办法,他实在是无计可施了。

    “那……那好吧……我就听您的……”他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地承认了自己抗争的失败。

    见炎荒羽同意了自己的意见,九公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敢情老家伙一直都在装样子的!)。

    “那还差不多——不过阿羽我告诉你,”九公说着停了一下,看炎荒羽认真地看着自己,才继续说道:“你要记住,今后无论做什么事,你都必需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负责,绝对不要指望有人替你擦屁股——记住了没有?”

    炎荒羽早已是输得彻彻底底,只有不停点头的份了。

    “至于玉版和明秀两个丫头,只要玉版能过阿瑶这一关,那么明秀当然也不会有太大的困难了——玉版从小就和阿瑶情同姐妹,因此我想阿瑶一定会接受玉版的……”九公轻描淡写地把其余几个女孩子的关系道了出来。

    “九公你真厉害——一下子就帮我解决了这个大麻烦……”炎荒羽心悦诚服地对九公道。

    九公“呵呵”地笑了起来——其实能为炎荒羽这个他疼爱的孩子做点事情,他是非常高兴的。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明秀她在南坡寨的呀……”炎荒羽又扔出了一个烫手山竽。

    “你呀你,凡事不会自己多动动脑筋,我想一想吗……”九公又气又好笑地摇头骂炎荒羽的懒惰心理,却也没有法子,只好又给他出起主意来……

    祖孙两人就这样一来一往地越聊越投机,竟然没有发觉夜色已深,整个坳子里已是沉寂一片了……

    ……

    ……

    “……羽……阿羽……”

    “……姐……若……兰姐姐……”

    “……啊……你……阿羽轻……点……”

    “……若……兰姐姐……你好……美……”

    一阵阵淫猥的呻吟声从竹楼上隐隐地传出,但却随即便消失在林叶的簌簌声中……

    吊脚竹楼里,炎荒羽正在同柳若兰进行着师生间刺激的不伦游戏。

    虽然没有进入最后实质性的肉体终极接触,但是炎荒羽和柳若兰却已经尝到了这种若即若离的游戏所带来的那种肉体直接相交所无法产生的快感。

    又是一阵“啧啧”的亲吻之后,柳若兰终于推开了炎荒羽,但那熟透了的胴体仍然坐在他的怀里,任他爱抚。

    “若兰姐姐……你什么时候让我来一次真的呀……”炎荒羽停止了对柳若兰身体的抚摸——她的衣衫已经敞开了一大片的胸口,露出了那令他垂涎的盈白胸肌。

    虽然柳若兰允许他抚摸她的身子,但总是这样隔着衣衫的抚摸,未免太让他有总隔靴搔痒的感觉,十分的不过瘾。

    柳若兰微闭着双眸,两扇长长的睫毛兀自在微微地颤动,柔滑晕红的俏脸上透着高氵朝后的余韵……

    好一会儿,她才坐起身来,将桌子上的一只小盒子取在手里,在上面一个小纽上拨了一下,然后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将紧紧挟着的双股悄悄松开,像是终于得到了满足似的,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眸。

    “阿羽……你不要这么性急呀……”柳若兰感受着身下那坚耸异常的异物紧紧地顶着自己的臀缝,柔软纤滑的玉手轻轻地在炎荒羽的脸上抚摸,温柔地道:“象这样,我们不也是挺好的吗?”

    炎荒羽听了心中有气,忍不住负气道:“你每次都这样,真不懂你是怎么想的!”说着便作势要站起来。

    柳若兰慌忙搂住他,送上一个湿润柔腻的香吻,安抚他道:“那姐姐答应你,等你把姐姐教你的东西都学完以后,姐姐就给你——这样好不好呢?”说着连连在炎荒羽的脸上亲吻献媚。

    炎荒羽还是头一回见她这般的主动,心里顿时平和了下来。同时眼珠一转,便将一只手向她内衣插进去。

    柳若兰娇躯一颤,竟没有阻止他的试探,任由他将手直接握住了自己的豪乳,并从敞开的衣领口掏了出来……

    ……

    好半晌——

    “……阿羽……够了吗……”柳若兰娇喘吁吁地看着炎荒羽,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满是水汪汪的春意……

    炎荒羽长吸了口气,定了定神,终于强迫自己将手移开。柳若兰立即飞快地扣好了衣扣。

    柳若兰对炎荒羽的惊讶已经变为惊叹了。

    她已经完全认定,炎荒羽是她发现的一个天才,一个真正的天才。

    因为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象炎荒羽这样的人——居然在短短的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将她带来的整本双语辞典一字不差地背下来!

    而且炎荒羽和那些文献上记载的“白痴天才”还不同,他是个完全健康,甚至是强壮的正常人。

    现在她和炎荒羽之间的交流已经极其随意,炎荒羽可以和她以两种不同的语言任意交流,有时甚至说出的辞汇她都有些意思模糊,不甚明了。

    因此,她除了更加喜爱炎荒羽外,一种占有的也逐渐地从她的心底滋生出来……

    然而也正因为这种占有的产生,也令她生平头一回,为自己引诱这个纯朴的山里孩子的行为有了愧疚,她感觉自己的轻浮放荡亵渎了这个孩子的纯真。

    不过毕竟长期以来对男女关系的认识和观念使然,这种占有也好,愧疚也罢,反而最终促使她走向了情感发展的另一个端点,她转而认为,自己应该更加地爱护炎荒羽,用自己丰富的经验来引导他一步一步走向成熟。她甚至觉得,也许炎荒羽就是她一直渴望的真正的爱情……

    炎荒羽终于真正触及了她的肉体,但他的抚摸和以前她所经历过的男人带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同。在炎荒羽的抚摸里,她感受到了那种不掺杂任何虚伪矫饰的,那种真正发自内心深处的、原始的真挚的渴望,而正因为这种真诚,才使得她虽然一次次地对炎荒羽的侵犯进行阻止,却仍然得到了他一次次甘心忍受折磨的承诺……

    “若兰姐姐……以后……以后就让我抱着你学好不好……”炎荒羽贪婪地涎着脸试探柳若兰道。

    柳若兰笑吟吟地看着他却不答话,炎荒羽气为之馁,只好举手收回这句话:“好啦好啦——这个要求太过分啦,我不提了,不提了!”

    柳若兰笑着摇摇头,在他脸上亲亲热热“叭”地吻了一口,然后从他身上跳下来,温柔地道:“也不是不可以啊?只要你好好学,甚么也是可以的——你等我一下,我进去拿点东西给你!”说着又在他嘴上啄了一口,才摇曳婀娜地进自己的卧室去了。

    炎荒羽趁她进去,闲着无聊,又见她放在桌上的那只粉红色小盒子,便好奇地拿过来——这只粉红色的小盒子十分的小巧精致,上面写着几排弯弯曲曲的文字——却不是他识得的英文,中间上面有一个透明突起的玻璃小灯——刚才他看到它发光的,略下面的地方嵌着两颗小小的按钮。他记得刚才他是按了下面一个按钮后,那小灯就不亮了。他想了一下,便在上面那个按钮上轻轻地按下,果然,那上面的小灯又一闪,发出了绿莹莹的光。

    “啊~~”突然从里面的卧室里传出柳若兰一声颤栗的呻吟,炎荒羽一愣,不明白为什么若兰姐姐在里面好好的叫什么,便开口问道:“若兰姐姐,你怎么啦?”

    柳若兰在卧室里正在打开一只银白色的金属箱子,突然觉得一股异感传来,娇躯一激凌,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噤,两腿顿时酸软,再无法站稳,“扑”地软在了床上……

    炎荒羽听得里面柳若兰娇喘连连,心中纳闷,但没经过她的允许,又不好得进去,手上这只小玩艺儿看看也没什么好玩的,便随手将它关了,站起身来,踱到一旁的书架前,浏览柳若兰的藏书。

    好一会儿后,才见柳若兰捧着一只薄薄的、呈淡蓝色的匣子从卧室里出来,只是她一副晕红未褪的慵懒令人感到分外费解。

    柳若兰一出来,水汪汪的眸子便幽幽地瞪了炎荒羽一眼,然后快步走到桌前——似乎那两条玉腿看上还有些微微颤抖——把那只淡蓝色的匣子轻轻地平放在桌面上——一只手迅速地顺手把桌上那只粉红色的小东西收在了手里……

    炎荒羽眼尖,看到她的动作,忍不住好奇问道:“若兰姐姐,那个小巧玲珑的东西是什么呀?会发光的!”

    柳若兰听了脸儿登时“唰”地一红,随即狠狠瞪了他一眼,娇斥道:“刚才是不是你乱动乱按来着?”

    炎荒羽一愣,不知她为何要生气,便老实点头道:“嗯!是啊,我觉得挺好玩的,就玩了一会儿——怎么?这个东西不能碰的吗?”心里却不服气道,为何你要碰呢?

    柳若兰又狠狠瞪了他一眼,却不说什么话,握着那个小玩艺儿,快步走回卧室。炎荒羽正一头雾水,柳若兰又出来了,见他仍呆呆傻傻地看着自己,不禁脸儿又是一红,心里却越发喜欢他的纯朴憨厚了……

    “老是呆站在那里傻看干什么!——我的脸上难道有花呀!——还不快让开,别挡着椅子啊!”她故作没好气地冲炎荒羽道。

    “呃——哦……”炎荒羽醒了过来,连忙呐呐地讪笑着让开,让她坐下。

    “那,你看到了没有,这就是姐姐要给你看的新东西——你又在看什么呀——你要死啦……”原来柳若兰在讲解的时候,发觉炎荒羽心不在焉的,一抬头,竟见他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正紧紧盯着自己的胸前看,一低头,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胸前第一颗纽扣松了开来,令那饱满的胸肌和深深的乳沟一览无遗地落在了炎荒羽的眼里,登时心中又喜、又羞、又气,忍不住呵斥了出来。

    炎荒羽被她这一骂,急收摄心神,毕恭毕敬地移开了视线,讪笑着:“若兰姐姐……你——这个匣子是什么呀?看上去很好看的哩!”

    柳若兰白了他一眼,懒得再跟他歪缠,便轻轻一拨那匣子前面边缘上的一个小开关,“咯嗒”一声轻响,那个匣子的上半部份弹开了一条缝。接着她将它轻轻推上去打开,现出了里面一个闪着柔和荧光的画面。接着柳若兰柳若兰纤纤玉指不停地上下翻飞,那荧光画面上便不停地变幻着各种色彩逼真艳丽的图形,还发出一阵阵悠扬悦耳的声音……

    炎荒羽一下子便被眼前这个神奇的东西给吸引住了。

    “呀——若兰姐姐,这是什么呀,真好玩哪!”他惊叹道。

    “这个呢,就是我另一样要教你的东西——电脑!”柳若兰转过脸来,看着炎荒羽骄傲地说道。

    山里人的生活是那样的简单,由于山路极度崎岖难行,导致几乎与山外的人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每隔一段时间,也就是每年的农忙过后,坳子里就会组织一帮青壮男人,把各家在一年里贮备的一些干货、皮毛等统一拿到十数座山头的山外镇上去换一些盐、布、火柴等生活必备品,一趟便换回足够坳子人里一年所需的数量。附近山里的山民们也都象他们一样,就这么周而复始地生活下去……

    炎荒羽本来也准备同老辈人一样,象这样过完自己的一生,因为他从来就没想到过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同的。

    可是现在他的内心却充满了对外面世界的渴望。

    柳若兰到山里来的这大半年,在他的生活里注入了大量鲜活另类的东西。

    从柳若兰那里,他第一次得知,人可以象鸟儿一样在天上飞翔,可以同千里以外的人说话,另外,还有电脑和网路……

    由于怕电池用完没地方可以充电,柳若兰只让炎荒羽在她从家里带来的笔记本电脑上摸索了半个小时,并告诉他,以后再玩,每次就只能玩十分钟,为的是让她带来的几块电池可以维持尽量长的使用时间。最后她给了炎荒羽一摞子的书本,要他先记熟了。

    对炎荒羽来说,所谓的学习,无非就是把所有柳若兰给自己的书本全都牢牢记住,然后在后面的学习中随时从脑子里调出来使用。

    在柳若兰处学习是一种享受。可是,有一点令他不解的是,每当他在柳若兰处知道一些东西,并去说给九公的时候,九公的脸色就会不安一些,说起话来也是吞吞吐吐的。虽然他不说,但是炎荒羽还是感觉得出,若兰姐姐所告诉他的东西,那些关于外面世界的东西,九公都知道,但是他似乎总不愿意正面面对柳若兰所讲述的这一切。倒是柳若兰多次跟他肯定地说:“这种贫穷的情况是不会永远下去的。这个地方迟早会被开发。”

    不过他的内心总在躁动。而且随着同柳若兰更加深入的交往,这种躁动就更加地强烈……

    这天,坳子里终于来了一批山外的人

    这群打扮奇怪,背着大包小包的人的到来,立刻在炎荒羽他们这个不大的坳子里引起了轰动。

    在一番好奇和盘问之后,坳子里的人们才知道,原来他们是一群地质勘探者,专门来这山里来进行地质考察的。这群人清一色的都是男人,只有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些人里面。他们当中领头的一个戴扁担蛇的中年人姓刘,叫刘江勇,是这支地质队的队长。

    当天晚上,在安顿下刘江勇一行人后,坳子里在村长老龙叔的召集下,破天荒地没有在年节的时候开了一个会。

    依照坳子里的惯例,开一个会,要所有成年人都参加——这一来是因为坳子里的人实在太少,没有必要专门挑几个人出来,二来是长期以来对于外人的到来,坳子里都采取集体商询的办法,以定下如何招待的“规格”。柳若兰作为一名特殊身份的成员,也被邀请参加——只是九公却一如往年一样,以身体为由谢绝村长老龙叔的邀请。

    本来是没有炎荒羽参加会议的份儿的,但由于此次来的地质勘探队里面有个小孩子,因此,便破例要他和另两个同是孩子头的男孩子也参加这次村民会议。

    其实这些会历来都开得极简单,往往只是一个形式,对于老龙叔的提议,村民们同往常一样进行了附和。

    会议完了以后,柳若兰向炎荒羽使了个眼色,炎荒羽立即会意地故意磨蹭着留在后面和她一块儿走。

    “阿羽,走,我们先去刘江勇他们那里看看!”柳若兰的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语气里也带着激动——毕竟好长时间没有见到自己的“同类”了,她当然要迫切地想和他们进行一番交流。

    炎荒羽其实心里也有这个念头,只是想想人家从山外边老远赶来,总要先休息一下才好。但是柳若兰既然都说出来了,自己又有什么好多想的呢?当下便点头同意了。

    地质勘探队住在村里专门为他们安排的一座竹木结构的屋子,炎荒羽和柳若兰来到门外的时候,屋里正亮着灯,传出说话的声音,显然里面的人还没有睡下。

    柳若兰轻轻地叩了几下门,里面传出一声“请进!”随之门便“吱丫”地打开了。

    “呀!是柳老师呀!快!快请进!”开门的是一位一脸大胡子的壮汉。

    由于下午地质队来的时候,柳若兰和他们见过面,并且做过相互介绍,再加上柳若兰与当地村民决然不同的美貌风姿,因此地质队里的每个人都牢牢地记住了她。

    “呵呵,这个是我的学生,炎荒羽——阿羽,这位是地质队的钟叔叔——”柳若兰友好地向给她开门的姓钟的大胡子点头微笑,同时赶紧将一边的炎荒羽推向前,让他打招呼。

    “钟叔叔。”炎荒羽礼貌地向大胡子微躬了躬身子,喊了他一声。

    “好,好,阿羽好——来来,快请进来吧!”大胡子忙不叠地侧开了身子,将二人让进屋内。

    屋内的地质队员忙一一上前来和柳若兰握手打招呼,同时十分友好地拿出糖果招待炎荒羽。

    炎荒羽微笑着向他们还礼,却并未急着剥开他们给他的糖果吃。

    “你好呀,阿羽!”从刘江勇掩着的身旁轻盈地闪出一个苗条纤秀的少女,她甜甜地笑着,主动上前将一只手伸向炎荒羽。

    炎荒羽倒也不见外,便顺势将少女纤细的小手握在了自己的手里——只是一握住,便久久没有放开,直至她脸上泛起红霞,使劲娇嗔地抽出来后才发觉有些不对劲儿——只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阿羽,哪里有你这样死抓住人家女孩子的手不放的?”柳若兰发现了炎荒羽的窘态,忙回头点醒他,同时自己的脸不禁有些发烧——毕竟炎荒羽是她带来的,却想不到因不懂有关礼节面给自己丢了脸。

    “哦……”炎荒羽不禁讪笑着低下了头,一脸的不自然,心下颇有些后悔跟柳若兰来这里。

    那个女孩子倒好象不怎么在意,反而脸色很快便恢复了常态,大大方方地轻轻拉起炎荒羽的一只手,笑道:“不要紧的——来,我们到这边玩,不要打扰他们大人说话!”一头说一头把炎荒羽拉到了房间的一角,避开了刘江勇等地质队员。

    “我叫刘诺文,那边的那个是我爸爸。”女孩子细声细气地向炎荒羽自我介绍起来。

    炎荒羽抬起头来,迎上她那对黑葡萄一般水灵的眸子——他现在才定下心神来,认真地打量眼前的少女。

    刘诺文身高仅及他的嘴唇,看上去十分的柔弱清秀——她这个样子怎么能适应山里面的环境呢?炎荒羽的脑中情不自禁地跳出了这个念头。这个念头一出来,他便紧跟着暗暗骂了自己一句:她能不能适应这山里的环境,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真是瞎操心!

    见炎荒羽不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刘诺文当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东西——一时间不禁脸儿又红了起来,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她忍不住嗔道:“喂!你这个人怎么搞的?又发呆了?”

    炎荒羽被她这一讲,一下清醒了过来,忙移开了视线,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我……我在想你……”话一出口,便知道自己又说错了话,因为他看到,刘诺文的眼睛里已经有了微微的怒意。

    “不不不你不要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却不料越描越黑,嘴皮子因为急窘,反更说不清楚了。一时间脸也胀红了,脑门子上也沁出了汗……

    “噗哧”,只听刘诺文娇笑一声,语气柔和地道:“好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啦——我和你逗着玩儿的——看把你急的……”

    炎荒羽这才心神稍定,心中已经不知把自己骂了多少回了:亏自己还练了这么多年的“混沌诀”,一碰到这种场面,就手忙脚乱了……

    就在炎荒羽和刘诺文渐渐地打成一片的时候,炎荒羽的眼睛余光却发现,那个刘江勇在和柳若兰说话的时候,眼光老是时不时地往自己的身上瞟,那目光好象是在查测证实什么似的……

    在交谈中,炎荒羽得知,刘诺文的父亲是一名地质科学家,母亲是一名大学教授,而她自己则是趁着暑假,随同父亲一块儿出来增长见识的。炎荒羽所述说的山里的一切奇花异草、珍禽异兽,甚至是那原始的生活,都令她十分的好奇,同时,她也把自己的生活说给了炎荒羽听,并拿出了自己的文具、课本等给炎荒羽看。

    “呀!你真了不起吔!竟然这些单词你都认识呀!”刘诺文在给炎荒羽展示自己的课本的时候,不禁被他熟练的外文惊呆了。

    她这一叫,立即将那些本来正在平和气氛中谈话的大人们给惊动了。

    “文文!你乱叫什么呀!这么大声,真是不懂礼貌!”刘江勇不悦地呵斥起女儿来。

    一个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的念头从炎荒羽的脑际突然掠过,他及时一把拉住了刘诺文,阻止了她进一步地向刘江勇等人说出自己的事情。

    好在那些大人显然正谈得投机,没有更进一步地在意追问下去——当然了,能在这个深山老林里遇到柳若兰这么一个风情万种的美女,那些个整天和石头打交道的老爷们怎么能不“用心投入”哩!

    “不要和他们说——我们玩我们的!”炎荒羽双手握着刘诺文一只柔软的小手低低地对她道。

    刘诺文的小脸又红了起来——毕竟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对异性的接触十分地敏感。虽然在学校里,她有很多好友都有了男朋友,听说有的还偷偷去医院打过胎。但是她却由于一心只对学习感兴趣,加之父母的管教极严,生活轨迹除了学校,就是家里,两点一线的,十分简单,故而竟从未有过和男同学交往的念头。而也正基于此,她的成绩在全校同年级里一直处于拔尖的位置,每年那品学兼优的奖状在为她,为父母家人带来荣誉的同时,也在无形中阻止了那些对她心动的男孩子的追求的脚步……

    但是,在这里,面对炎荒羽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睛的大胆注视,她这么多年来,竟然头一次在芳心里有了异样的悸动……( 荒唐传说 http://www.aishu520.com/3_3469/ 移动版阅读m.aishu520.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