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网 > 都市小说 > 荒唐传说 > 第四章 秋猎在即
    一连几天,地质队的人都白天出门进山进行地质勘探,晚上则回到坳子基地。刘诺文一开始几天还跟着父亲一行人进山,但后来便渐渐地不乐意了,因为他们大人们都在忙碌地工作着,而且有很多地地形都十分的危险,带着她去非常的不方便。如此这样一来二去的,她便想到了炎荒羽,因为她听炎荒羽说过,他上午没有课的。

    炎荒羽对于陪刘诺文去山里游玩,自然是十二分的愿意,这不单单是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喜欢和这个气质文弱清秀的女孩子在一起,更重要的是,阿妈炎女已经吩咐过他,要他好好陪刘诺文玩。这是因为地质队队长刘江勇为了让女儿有个好的照应,把刘诺文在托付给炎荒羽的同时,还作为酬劳,私底下悄悄给了炎女一些钱——其实他是知道炎女不会要这个钱的,但是他支固执要给,这个中的缘由,恐怕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了……

    炎女在十分难为情的情况下终于收下了刘江勇的“酬劳”,理由是炎荒羽今后无论是娶媳妇还是到山外去闯荡,都需要一笔钱——这还是刘江勇绞尽脑汁后才想出的借口,至于是否是因为这些,真正的原因他自然不会告诉一个山村里的妇人……

    “阿羽!明天我们还要到哪里去呀?”走在回家的路上,刘诺文紧紧地拉着炎荒羽的手抬着脸轻声细气问他。

    “明天?这个……明天你想到哪里去呀——附近好玩的地方都玩过了呀!”炎荒羽挠了挠头,想了想后摇头回答道。

    两天的爬山钻树林下来,炎荒羽和刘诺文已经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了。在这种直面大自然的环境里,人与人之间,特别是少年人之间,很容易便达至深入的交流沟通。现在,即使是长时间地手拉着手,刘诺文也不感到害羞了。而炎荒羽就向来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在山里,他对女孩子都是这么亲密的,倒是一开始刘诺文不让他拉手,他反倒感觉不自在。

    “当然啦!你每天就陪我那么点时间,就急着要赶回来上柳老师的课——这么短的时间,当然不能跑很远啦!”刘诺文抱怨起来,不过手还是紧紧拉着炎荒羽——虽然是在抱怨,但她的声音仍是那么的轻柔秀气。

    “可是,柳老师每天要给我上电脑课的哩!我很喜欢这个的。”炎荒羽认真地向她解释道,他心里着实喜欢听她细声细气说话的声音。

    “嗨,那算什么呀!我们学校里面多的是!你以后到我们学校里来,我给你玩,保证比她给你玩的好玩——我们那些男生玩的游戏可有意思了!”刘诺文摆一摆手,不屑一顾地描述着自己学校里的条件。

    炎荒羽听得一呆,站在那里,好半天出神,直至刘诺文不耐烦地拉着他连声轻叫他,他才转过头来,轻轻地对刘诺文道:“你说的是真的?”

    刘诺文见炎荒羽又象第一次见到自己时那副憨憨的样子,不觉芳心一跳,眼睛竟不敢直视他灼灼的目光,小脸儿偏向一边,嘴里含混不清地道:“嗯……是啊……我说的是真的啊……”说着,竟不知不觉中红晕泛上了白皙的脸颊……

    “哦……那我先谢谢你啦——对啦,这样,明天我跟柳老师讲一下,就说要陪你进山,好不好?”炎荒羽仍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好呀好呀!这可是你说的啊,可不许赖皮的喔!”刘诺文未察觉炎荒羽的神情,高兴地拉着他的手轻晃起来。

    “那好,这样吧,你先到我家去,我去上完课就回来——今天下午你就跟我们一起把村里的架垛子重新修整一下!”炎荒羽在不经意间,轻轻地挣脱了刘诺文的牵扯。

    “真的?什么架垛子啊?那我可得回去拿本子来把下午的活动记下来!”刘诺文听了忙应道,她有每天写日记的习惯。

    “什么架垛子?这样吧,到时候你看了就知道啦——好了今天就玩到这里吧!看,时间已经到啦——你自己先回去吧!”炎荒羽看着路的前面,已经有不少性子急的孩子飞奔出来的——他知道,晒谷场上已经下课了。

    “那好吧!我先到你家去啦!”刘诺文一心想着下午的事情,只点了下头,算是同他打了个招呼,便向炎荒羽的家里走去。由于不过意刘江勇给的“酬劳”,炎女便决定当地质队进山考察的时候,刘诺文就到自己家来吃饭。一来女儿身体太单薄,二来有个女人照顾女儿总要放心一些,因此,刘江勇便没有拒绝炎女的这个提议,答应了由她来安排刘诺文这几天的生活。

    “阿瑶!放学了啊!”炎荒羽快步迎上正和玉版、灵秀有说有笑的蓝星瑶,同时笑着向玉版和灵秀打招呼道:“玉版姐,灵秀,你们好啊!”

    “哎!阿羽哥哥!你也回来啦——怎么样,那个城里的女伢子没给你添麻烦吧?”蓝星瑶一见炎荒羽,便眼中射出浓浓的情火,甩脱了玉版和灵秀,疾步走至炎荒羽的身边,紧紧地挽起他的一只骼膊,一面和他嘻笑——她已经看到刘诺文远去的身影了。

    “哪里,还好吧,就是她体力不行,老是走不多远就要休息一会儿——哪象你,只要我背着就行啦!”炎荒羽轻轻捏捏蓝星瑶秀气的鼻头,笑着打趣她道。

    蓝星瑶见她的情哥哥在好友面前丝毫不避忌地和自己亲热,心中大为受用,以满足的口气道:“那当然啦,谁都没有我的阿羽哥哥对我好啦!”说着抱着炎荒羽的膀子娇嗲地腻在他的身上磨蹭起来。

    玉版和灵秀看他二人的亲热样子,不禁好笑,忍不住打趣蓝星瑶道:“看看,就知道阿瑶整个上午都想她的阿羽哥哥哩!一见面就这么亲热!”

    蓝星瑶却没有丝毫的羞怯,反往炎荒羽身上贴得更紧,骄傲地仰首道:“那当然啦!阿羽哥哥对我最好啦,人家当然就要想着他啦!”这一番公然火热的表白,自然又引起玉版和灵秀的一阵取笑。

    “阿羽哥,今天下午整架垛子的时候,我给你打下手,好不好?”蓝星瑶亲昵地摇着炎荒羽的骼膊,将自己日益膨大丰满的酥胸在上面紧紧地蹭压着,令炎荒羽大感吃不消,身体的某部分似乎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心中不禁暗暗着急——要是就这么下去,自己不出丑才怪!心里想着,额上也微微沁出了些许的汗珠……

    “好啦!阿瑶,你阿羽哥现在大概是要去柳老师那儿上小课了吧?”玉版的目光明着在看蓝星瑶,实际却一直在注意炎荒羽这个令她芳心暗许的男孩子。看他的躯体似乎有些异样,兼之面色有异,便知道炎荒羽正在陷入窘迫之境,忙笑着提醒蓝星瑶,眼光却似有意似无意地瞄了一眼炎荒羽的下部,又和他眼睛对视了一眼。炎荒羽哪还不知道她在帮自己的忙,忙向玉版投以感激的眼神。

    蓝星瑶经玉版这么一说,这才想起是有这么回事。心想无论怎么说,自己总不能打搅阿羽哥哥的学习吧?因此只好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情哥哥的臂膀,嘴里却仍恋恋不舍地对炎荒羽轻柔柔地道:“那……你先去柳老师那儿吧——我下午在架垛子那里等着你,啊?”

    炎荒羽笑笑,心中暗处庆幸她及时松手。但毕竟自己十分喜爱蓝星瑶,便又反回过身来,轻轻地托起她圆俏的下巴,以拇指在她鲜红微翘的樱唇上来回轻轻地摩挲,目光注视着她水灵灵的眼睛,柔声道:“知道啦,阿瑶妹妹——这样好了,下午我让你一直在我旁边——这下总可以了吧……”

    “嗯……”蓝星瑶经他这一抚弄,立刻变得象小猫一样温顺乖巧起来,听话地答应了炎荒羽的吩咐。

    两个人温情脉脉,一副小俩口儿郎情妾意的样子,直看得一旁的玉版和灵秀脸都红了,玉版更是既羡又妒,恨不能将阿瑶换作自己来让阿羽爱抚才好,一时间心里不觉竟有些恍忽起来……

    从柳若兰处出来后,炎荒羽便赶着回了家。一路上他的脑子里尽是若兰姐姐那婉转呻吟的诱人声音以及那春光无限的惹火酥胸——妈的!每次都弄得老子难过得要命……他一边走一边心中恨恨道,总有一天要把你……哼哼……

    离家老远,他便闻到家中飘出一阵阵浓郁的香味,那味道和阿妈烧过的菜都不一样。他不禁加快了脚步。

    一进门,炎荒羽便看到阿妈炎女和刘诺文围坐着桌子有说有笑的,桌上的碗筷摆放得好好的,没有一点动过的迹象,不禁纳闷起来:“阿妈——文文,你们怎么还坐着说话——没先吃啊?”

    “呀!是阿羽回来啦!”刘诺文一见炎荒羽,立即开心地站了起来,端起桌上的一摞空碗去盛饭。

    “是啊,都是文文,她非说一定要等你回来一起吃哩,说一家人应该在一起吃饭才好的!”炎女也笑着起身来帮刘诺文递饭。

    一家人?

    听到这句话,炎荒羽不禁心里一跳,向刘诺文纤细苗条的身影看了一眼,便忙使劲摇摇头,甩掉脑子里泛起的可笑而又荒唐的念头。

    “这是什么呀?——好香的!”炎荒羽在桌边坐下,使劲闻着桌上一盘色泽金黄多汁的不知名的菜肴——他已经闻出来,那浓郁的香味就是这盘菜散发出来的。一边闻着,他一边忍不住叫了起来,同时一大筷子便搛了上去。

    “呵呵,这是我们地质队携带的罐头肉呀——是不是很香啊?”刘诺文也坐了下来,笑盈盈地看着炎荒羽大口大口地吃饭的样子,以她一贯轻柔的语气说道。

    “你呀,慢着点吃——看人家文文还没动筷子,你就大半碗饭去掉了……”炎女虽乐意儿子吃饭香,但毕竟有刘诺文在场,因此忍不住批评提醒炎荒羽。

    “没关系的阿妈,我喜欢看阿羽这样子吃东西——他吃得好香哦!我爸爸就老是说我吃饭不行,说这样体质会弱的,所以这一次才要把我一起带出来,说要让我锻练锻练呢!”刘诺文满眼都是笑意地看着炎荒羽的吃相,只觉看着他这样吃,好象比自己吃都要开心似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们什么时候回去呢……”炎荒羽满嘴包着饭,口齿含混不清地问道。

    “你这孩子!人家大老远的跑到我们这个地方来,是客人!你怎么就要问人家回家的时间呢——真是不懂事的孩子!”炎女忍不住责备炎荒羽不该问出这种话来。

    “对……对不起……”炎荒羽听了阿妈的责备后,忙使劲咽下嘴里的饭,手里比划道向刘诺文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这样我好安排这几天陪文文怎么玩的事情……”

    “我知道阿羽不是那个意思的,”刘诺文见炎荒羽着急的样子,不禁抿嘴一笑:“阿羽对我可好了,这几天多亏有他呢,不然我爸爸他都不会带我去的……”环顾了四周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忍不住问道:“对了阿羽,你爸爸呢?是不是和阿虎他爸爸一样,也到山外去了?”

    她这句话一说出口,便立时感觉炎女的脸色一变,炎荒羽正在吃饭的动作也是一僵。

    “怎么啦……对不起,我……我随便问问的……阿妈你不要生气……阿羽……”毕竟是城市里来的孩子,擅长察言观色。看到这母子二人的情形,刘诺文便意识到自己可能说了不该说的话,急忙放下手里的筷子补救。

    “没……没什么的……阿羽他……没有阿爸的……”炎女苦笑着看看炎荒羽说道——她实在很在意儿子的反应。

    “嘻嘻,阿妈,你看九公不对我也很好吗?”炎荒羽像是感觉到阿妈的担忧,故作轻松地笑道。

    “九公?”刘诺文一愣,好奇心又生了起来,不过学校里受到的教育却使她知道,不该问的不能随便乱问,否则很不礼貌的——刚才她就差点犯了这个错误。

    “是的,九公。他对我可好啦!不但教我识字,还教我怎么做人哩!”炎荒羽看来心情很好,似乎一点也没有在意刘诺文刚才的唐突。

    只听他继续道:“这样,过两天我带你去看看他,好不好?”

    “嗯!那太谢谢你啦!”听他这一提议正合心意,刘诺文忙高兴地答应。

    三个人继续有说有笑地吃饭。见刘诺文身体太单薄,炎荒羽便自作主张地不停往她碗里挟菜,弄得刘诺文哭笑不得,只好硬着头皮往下咽,怎奈她的胃口实在太小,虽然已经是大大超出了平时的饭量,但终于还是没能将碗里的饭菜全部吃完。见刘诺文还剩小半碗饭菜实在吃不下,炎荒羽便一把端过她的碗,几口将碗里一扫而光,嘴里还兀自说道:“九公说了,吃饭要吃干净,不能浪费的……”

    不知怎么的,看到炎荒羽毫不嫌弃地将自己的剩饭剩菜大口大口地吃下,刘诺文的心竟有股说不出的感动……

    吃完饭后,刘诺文便抢着要洗碗筷,炎女哪里答应,二人竟争执了好一会儿,才决定炎女洗,刘诺文帮她放好。只炎荒羽在一旁呲着嘴看着二人傻笑。

    炎女一边洗着碗筷,一边和刘诺文继续拉家常。两人说着说着便说到了山里的生活来。在感叹了一番山里日常生活条件的困难后,刘诺文道:“阿妈,不要急的,我爸爸他们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要打通一条山里到山外的公路,以便开发这条山脉!”

    “是吗?”炎女不置可否地随口应了一声。一直站在旁边的炎荒羽却忍不住插话道:“真的假的?以前这里也来过好几拨人的,都说要开发,可是每次回去以后就没了一点消息,多少年了——这回不会又是骗人的吧!”

    刘诺文忙辩解道:“不会的不会的!关于这里的情况我看爸爸查过有关这方面的资料,确实是有人来过这里。只不过后来因为投资代价太大,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看她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炎荒羽不禁一笑,介面道:“那这一回有什么不一样呢?难道就因为你爸爸来了,就行了吗?”

    刘诺文露出骄傲的神情道:“当然啦!我爸爸这一次本来也不行的。不过后来听说他答应一个很有权的领导,承诺帮他在这里办点事情,所以那个有权的大官儿才愿意调拨一大笔资金投入这次的工程的!”

    “办点什么事情呢?”不知怎的,炎女的心突然猛跳了一下,忍不住脱口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爸爸一般工作上的事情都不告诉我的。不过我也能猜出来为了什么。一般来讲,那些当官的如果不是为了利益,又有哪个愿意随便乱投钱呢?象这个地方,我看不是为了什么矿藏资源,就是为了搞形象——不过就我看来,为了矿藏资源的可能性恐怕要更大一些!等真的找到了什么金矿啊稀有金属啊的,他们就会抢着捞钱了!”刘诺文用她那略带稚气的口气故作成熟高深地进行分析。在她周围的同学中,这种话她听得多了,也自然就联系到这方面来了。

    炎女心中不觉暗暗松了口气。

    “哦……是这样啊……”她动作轻快地使劲甩干了筷子上的水,递给刘诺文,站了起来。

    炎荒羽敏感地觉察到了阿妈的情绪变化,心中不禁纳闷,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想想她的身体不怎么好,出现这样的情况也不奇怪,便释然了。

    “对了,你们为什么不用沼气啊?”看着炎女收拾着灶台,刘诺文忍不住悄悄地问炎荒羽道。

    “沼气?什么沼气?”炎荒羽听了一愣,不明白道。

    见他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说的东西,刘诺文便不再说下去,知道自己三言两语讲不清这个问题。

    炎荒羽见刘诺文说了一半又不说了,不知她什么意思,心里虽觉奇怪,却也不好再追问下去。

    “好啦,时间差不多啦。阿羽,你们今天不是安排好要去整理架垛子的吗?赶快去吧!”炎女收拾完毕后,感觉腹部又是一阵隐隐的疼痛,忙吩咐儿子道。

    炎荒羽正注意力放在刘诺文身上,未注意到阿妈的脸色有些难看,就随口应了一声,然后便拉着刘诺文出门了。二人一出门,脸色已经变得苍白的炎女便马上坐倒在地上,手握着拳头,紧紧地抵在肝部,呻吟起来,豆大的汗珠顷刻间从额上沁了出来……

    “阿妈!炎阿妈……”门外传来阿玉嫂的声音。

    整理架垛子的时候,刘诺文真是大开了眼界。

    炎荒羽等十几名半大孩子在几个叔伯的带领下,将坳子里那座高近十米,用竹木搭就的架垛子重新进行了加固和定型。

    那架垛子除了十分高大之外,底座面积也非常的宽阔。经过炎荒羽的指点,刘诺文明白了架垛子的作用:底下平座的架子是用来堆柴的,中间的高座垛子是用来排着晾野物和干果的。

    “为什么要这样呢?”刘诺文不解地问道。

    “不这样,那冬天的柴和过冬的东西怎么晒放!”蓝星瑶在一旁不屑地道。她本来想紧紧挨着她的阿羽哥哥的,可是这个看上去娇滴滴的刘诺文却老是在炎荒羽的身边转来转去的,令她好生不快。

    刘诺文被蓝星瑶这带着火药味儿的话给冲得愣了一下,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我们这是用作储备的,”炎荒羽直起身子来,轻轻地握住蓝星瑶的手,蓝星瑶登时便安静了下来。只听炎荒羽继续说道:“马上就是进入秋猎了,所以要赶紧把架垛子整好,不然的话,打秋围子时的野物就没地方晾了。”

    “你们都打些什么野生动物啊?”刘诺文好奇地问道。

    炎荒羽一笑,紧了紧蓝星瑶的小手,看了看她道:“可多啦!大的有虎、豹、野猪、獐子什么的,小的也有野兔、山鸡、旱獭等等啦!”

    “咯咯”蓝星瑶忽然笑了出来,刘诺文不解地看着她,她忙忍住不笑,但还是将脸儿转了开来。原来炎荒羽握着她的小手时,在她的手心里悄悄地挠了挠,她忍不住怕痒,便笑了出来。只是花枝颤动时,那耸动的双峰令得炎荒羽暗暗咽了一口口水……

    “可是……你们打的这些动物里面,有好多都是受到国家保护的啊?”刘诺文惊讶地说道。

    “什么?国家保护的?”炎荒羽一愕,随即笑道:“这我们可就不知道了,不过以前好象山外有人来也这么说过——可是在山里,不打些野物,山里人怎么生活呢?光靠自己养的那些鸡鸭是怎么也不够的呀!就是养猪,也要提防有豺来偷哩!”

    刘诺文听炎荒羽这么一说,又联想到到这个村子里来这几天所见到的情景,知道他说是实情,便也就不再说了。继续东转转,西晃晃地作她的笔记。

    “阿瑶,你真好看——今天晚上等我……”见刘诺文走开,炎荒羽色迷迷地盯住蓝星瑶两只耸跳的乳峰,悄悄在她身边道。

    蓝星瑶不禁心儿一跳,一抬头,正发现他的视线所在,不由脸儿又是一红,但心里却象喝了蜜糖一样,美滋滋的,嘴里也轻轻回应道:“嗯……好哥哥,阿瑶等你……”

    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炎荒羽忙向感应到的方向望去,只见玉版正含笑看他二人哩!蓝星瑶也发现了他的异样,本能地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也看到了玉版神秘的笑容,心里发虚下,禁不住小脸更红了……

    架垛子整完后,村长老龙叔将所有人召集在一起,自己登上高垛,大声宣布道:“今年的秋围子三天后开始,这两天大家伙儿都回去好好养养精神——大孩子们也都不要出去了,等着三天后一起跟大人进山!”

    众人听后,立即轰然爆发出一阵欢笑,因为这是所有人一年中最期盼等待的季节行动了。

    过仔虎、郎根旺等一组少年人开始向他们的首领炎荒羽会合。

    看看伙伴们都聚集到自己的身边,炎荒羽心中不禁生起一股豪气。要知道,以前可都是由盘哥带着他们的,今年可要由他炎荒羽带领这些兄弟姐妹们进山秋猎了。

    “阿羽,今年我们可要分配个好位置!”过仔虎兴奋地大声道。

    “是啊!不要再象往处那样,只等在最后抬扛子啦!”郎根旺也兴冲冲地道。

    “我也去!我也要去!”小石头急急忙忙地钻了进来。

    炎荒羽环视一圈后笑道:“那可不是我说了算的,我还得问问老龙叔,看他怎么安排——不过我会尽量向他提出大伙儿的要求的。”

    “那好呀!阿羽人一定要为我们争取到一个前面一点的位置,好看看他们大人是怎么打猎的!”过仔虎磨拳擦掌地道。

    炎荒羽看他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不觉好笑,便有意唬他道:“可是要是你们不听老龙叔的话,在这三天里不好好地休息的话,到时候挑不到好位置可不要怪我喽!”

    “我也要去……”蓝星瑶突然插话道。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坳子里每次进山都没有她们女孩子的份,可是这回她实在想和阿羽哥哥一起去,便提出了这个请求。

    “是啊,我们也想去的……”玉版和灵秀见蓝星瑶这么说,便也提出要去的想法。

    炎荒羽皱了皱眉,心知这件事情不好办,不但因为她们是女孩子,胆子小、力气小,更因为她们的岁数太小,这是老龙叔绝对不允许的,象小石头,就是绝不可能让他进山的。

    “这个……”炎荒羽迟疑着说出了他的想法,几个女孩子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可是……我的岁数够大了呀……那你能不能给老龙叔说说,让我去呢……”停了半晌,玉版终于还是忍不住继续向炎荒羽提出她的情况特殊。

    炎荒羽一愣,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这时蓝星瑶和灵秀二人因不服气一下子让她们三个女孩子都不能去,便赌气道:“是呀,我们不能去,难道玉版姐也不行么?她可比你都大啊!”

    炎荒羽不禁头痛赶来,知道今天要是不把她们几个女孩子摆平,这次进山恐怕就会有后患,便只好举手投降道:“好好好……行啦……我答应就是啦——这次把玉版姐带去打围子,这总行了吧!”

    见他终于服软,三个女孩子一齐开心得意地笑了起来。

    “就是嘛,玉版姐,你一定要给我们女的争口气哦!”蓝星瑶和灵秀一左一右地傍着玉版给她打气。

    “还有,明天阿妈要我带文文去山里玩一下——”炎荒羽及时用目光阻止了阿瑶欲发的议论,道:“就一天!你们在家里好好地听柳老师上课,上完课以后就好好休整,准备好三天后的工作!”说着他招手唤一脸不高兴的蓝星瑶过来,将嘴附在她的耳朵边上轻轻地道:“不要生气啦,今天晚上哥哥好好去陪陪你,好不好?”却不料蓝星瑶立刻回转过脸来,反对着他耳朵低声道:“不行,要天天晚上都来陪我……”炎荒羽一呆,想不到她会提出这个过份的要求,待要拒绝,看看伙伴们还在等他发话,便只好暂时先答应了她,准备晚上再和她谈谈。

    见阿羽哥哥答应了自己的条件,蓝星瑶这才重新脸露欢颜。

    “好,咱们就这么定了,大家都回家去吧!我们三天后再见!”炎荒羽又吩咐了一些应该注意的事项后,便将众人解散了。

    蓝星瑶和玉版临走时,瞅空档向炎荒羽眨了两下眼睛。炎荒羽知道她的暗号,便也对她点了点头。

    “阿羽,我也想去……”一直在旁边静静地听他安排的刘诺文待所有人都走了后,趁着炎荒羽送她回地质队的驻地的间歇,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那可不行!”炎荒羽吓了一跳,立即断然否定了她的请求。

    “我知道我也不符合进山的条件的……”刘诺文老老实实地承认道:“不过,我还是想去……”说话的当儿,二人已经到了门口。她也不推门进去,就此在门口站住,抬起清秀的小脸看着炎荒羽。

    炎荒羽看着她那双清澈的双眸,修长白皙的脖颈,不禁心中一动,不自觉地便伸出双手,捧住了刘诺文的脸儿,轻轻地抚摸。

    刘诺文白皙秀美的脸上渐渐地泛起羞涩的红晕,眼帘也颤栗着垂了下来……

    看她并未躲开自己,炎荒羽的心又是一阵剧跳。怕自己会克制不住做出更加出格的举动,他忙温柔地对刘诺文道:“到时候再看吧——反正明天我要先带你进山的……”接着便赶紧放下了双手,微微后退一步。

    只见刘诺文似乎变得更加文弱秀气了,说话的声音低不可闻:“我知道啦……明天我等你……”说出这句几近男女情话的言语后,她马上一步迈进门里,将门“啪”地轻轻关上了。

    “那我先走啦!”炎荒羽在门外对她说道。

    从门缝里看着炎荒羽迈着矫健而极富张力的步调离去的背影,这一刹那,刘诺文只时觉得一股重重的失落感从心底产生,她忍不住便想喊住炎荒羽,却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喊出来……

    炎荒羽……阿羽……炎荒羽……阿羽……

    她在心里轻轻地来回反复地念着这个奇怪的名字,眼前总浮现出炎荒羽那憨憨的笑容和明亮的眼睛,甚至他那健美修长的躯体……

    刘诺文心中既有些喜悦,又有些惶恐。她喜悦的是自己很喜欢看到炎荒羽,跟炎荒羽在一起的日子恐怕要算她长这么大以来最开心的时间了;说有些惶恐,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正逐步陷入同学女友所说的初恋,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小就恋爱上一个人应不应该……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她发现自己越来越想炎荒羽了,她甚至觉得只要有炎荒羽陪着,就算是回到城里,她也一样会这么快乐的……

    她静静地趴在床上,脑海里不停地想着这几天来炎荒羽给自己带来的一切……

    深夜,炎荒羽从九公那里出来后,便悄悄地来到了蓝星瑶的窗下,依照事先的约定,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了蓝星瑶的卧室。

    一见面,两个情侣之间没有更多的言语,便滚在了一起……

    ……

    ……

    “阿瑶,这两天你可要乖乖地听话,不要乱跑,知道吗?”黑暗里,响起了炎荒羽低低的声音。

    “嗯。我听阿羽哥哥的……”蓝星瑶的声音里仍带着喘息。

    炎荒羽轻轻地啜着蓝星瑶柔软冰凉的小嘴——每次激情过后,她的小嘴总是会变得凉浸浸的。

    “阿羽哥哥,你什么时候向我阿爸阿妈提亲呀……”蓝星瑶回吻着炎荒羽,柔腻丰润的双股仍紧紧地攀着他的腰,感受着那依然深埋在体内的灼热和坚硬……

    “等开了年,我就托九公去上门,好不好?”炎荒羽不假思索地回答她道,同时上身微侧,腾出手和空间来,缓慢而有力地揉搓拉扯蓝星瑶圆耸的乳团

    “阿羽哥哥,你真好……你一定要开过年就来提亲哦——我阿爸和阿妈最近好象在商量把我嫁人的事情呢……”蓝星瑶轻轻握住炎荒羽轻薄的手,提醒他道。

    “嗯?有这种事情?那你知不知道你们要把你嫁给哪一家吗?”炎荒羽停止了活动,收摄心神注意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们没有告诉我……不过我从他们的话里好象听到过,说是要嫁到山外边去,说那里的人有钱……”

    炎荒羽不禁恼怒起来!山外,又是山外!难道山外就真的这么好么?一个个都想着到山外去!——此刻他却忘了,自己也是十分想到山外去的一个。

    “那你是怎么想的呢?”这个时候炎荒羽最关心的是他的阿瑶的想法。

    “我?我当然是一定要和阿羽哥哥在一起的了……阿羽哥哥,我已经把身子给了你……已经不能再给别人啦……”蓝星瑶紧紧地抱着炎荒羽,在他耳边轻轻地叫道。

    “……你放心……阿瑶,我开过年一定要把你娶回家的,一定!”炎荒羽的眼睛在黑暗里射出灼灼的光芒。

    “嗯!我相信阿羽哥哥!”蓝星瑶摸索着主动献上了情浓无比的香吻。一下子又在两人之间掀起了一场的风暴……

    炎荒羽回家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自己家里还亮着微弱的油灯亮光。

    咦?这是怎么回事?都这么晚了——怎么?难道阿妈还没睡吗?他不禁诧异起来。忙加快了脚步。

    在距离门口不远的地方,炎荒羽便听到了有轻微的说话声音,不觉更加奇怪了,这么晚了,还有谁在家里陪阿妈说话呢?

    他无心去以自己灵敏的耳力去探听这是怎么回事,而是紧赶几步,进了家门。

    在阿妈的卧室里,他看到了阿玉嫂。( 荒唐传说 http://www.aishu520.com/3_3469/ 移动版阅读m.aishu520.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