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网 > 都市小说 > 荒唐传说 > 第六章 荒野奇情
    炎荒羽感觉到她的不对劲,忙要起身看她,怎奈两人此时已经是紧紧地纠缠在一起了,自己更是被她压在了身上,一下子还难以起身。他忙向刘诺文看去,却不料正迎上她红霞满面,雪白的贝齿紧咬着下唇,一双水汪汪的黑眸正幽幽地直视着自己……

    他一愣,随即便感觉双手传来异样的感觉——原来两人打闹时,为了摆脱刘诺文,他本能地伸手去推她,却不料正结结实实地按在了她少女宝贵娇嫩的酥胸上……

    更要命的是,他那灵敏的触觉竟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她那柔软的小nǎi子正在慢慢地膨胀起来……

    这一发现非同小可,炎荒羽登时惊得急一把缩回了双手,猛地一个翻身摆脱了刘诺文,一边跌跌撞撞地爬起来,一面口中连连语无伦次地申辩道:“对对……对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的……”说着便远远地站往一边。

    要知道,炎荒羽于男女情事一途向来不是主动的,无论是蓝星瑶、阿玉、玉版,抑或是和他不清不楚的柳若兰,在这方面,他无一不是处于被动的位置。虽然他也很喜欢刘诺文,但毕竟还未同她上升到相交的程度。因此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无意中侵犯了她的禁区的时候,便感到十分的惶恐不安。

    刘诺文从炎荒羽身上滚落下来后,便半趴着身子,从表面上看去一动不动。

    其实此刻她的内心正掀起从未有过的滔天巨澜!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过,自己的身体会在这种情况下被一个男孩子摸了去。更没有想到,这重下流的触摸,竟让自己产生了前所未有的酥麻快感,这是一种她自己抚摸时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她现在不是不想起来,而是浑身软得实在没有办法起来,她的心儿跳得是那么的剧烈,在那少女敏感的乳峰被挤压的那一刻,那心跳的剧烈程度甚至令她怀疑是否就要从胸腔中跳了出来!

    她当然听到了炎荒羽惶惶不安的解释。但她的心里却对他一点的恨意都没有,甚至还有些期待,期待他过来将自己扶起来……

    “文文……文文……你没事吧……”见刘诺文一动不动地就这么趴着身子,炎荒羽不禁心里有些害怕起来,不知道自己刚才那用力的一推,是否将她哪儿碰伤了。

    他小心翼翼地走近刘诺文,俯下身子,轻轻将她翻转身子,抱了起来。

    “文文……你不要紧吧……”看着她满脸的绯红,炎荒羽不禁心中一阵猛跳——他太熟悉这种动人的胭脂红了,在阿瑶和阿玉那儿,他经常可以看到这种令人心醉的红晕,但那往往都意味着甜蜜时刻的到来……

    他不敢联想下去,忙紧摇刘诺文几下,继续呼唤她。

    好一会儿,刘诺文终于睁开了双眸,那射出的幽怨目光险些令他不克自制地亲吻上去……

    “我……我没事的……”刘诺文终于轻轻地说道,同时那看着炎荒羽的双眸也再次闭了起来。一会儿后,她重新睁开双眼时,眼中已经恢复了一汪清泉。

    炎荒羽松了一口气,不觉紧紧地将她拥在胸前,嘴里不叠地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还真怕刚才一不小心弄伤了你哩!”

    刘诺文被炎荒羽这一紧紧的搂抱,枕着他炎热的胸膛,感受着他那沉稳的心跳,鼻里灌入浓重的男人气息,竟不禁心儿又一阵荡漾起来……

    “文文……我刚才真的不是有意要摸你那儿的……”炎荒羽仍心有余悸地向刘诺文解释着。

    刘诺文一笑,轻轻从他怀里挣起,一根纤细的玉指放在他嘴边,制止他继续说下去,柔声道:“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啦——不用老是解释的,我不生你气的……”

    炎荒羽看她眼波流动,轻声细语的样子,不觉一呆,怔了下后才知道答应:“那就好……你不生气就好——那……我们就起身吧,我想我们要早点赶到‘鬼见愁’才能看到那条深深的大河啦!晚了来不及赶回家,就不能去了。”

    “嗯……”刘诺文轻轻地点了点头,待要从炎荒羽的怀里起身时,才发觉自己心里竟十分留恋那温暖有力的胸怀……

    再次动身的时候,炎荒羽将刘诺文的背包背在了自己的肩上,这次刘诺文没有再坚持自己来背,而是跟在炎荒羽的身边,紧紧地抓着他的大手。

    炎荒羽感觉体内的“混沌真气”运行依然不是很通畅,知道自己仍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虽然对目前的行动没有什么妨碍,但是那种感觉却着实令他不太舒服。

    一路上穿行的时候,他不再和刘诺文说话,而是将全部的注意力收摄到了体内,只余少部分的感知力用于行路。

    由于自从他实现了胎息,真气转为自动运行后,就没有再将心神内敛过。此番心守神意之下,竟感觉如同在火上浇了一桶油一般,那体内的“混沌真气”似乎由于他意念的关注而勃然蓬发起来,那运行速度及真气的厚实度立时较之先前增大了几倍!

    感受着体内澎湃涤荡的真气,炎荒羽不禁心中一动,在这一刻,他突然真正领悟到了意到气到的真正意义,明白了后天意念之于真气修习方面起到的真正作用——推波助澜。

    在意念的照拂下,他清楚地探知了令他感到没爽的原因。那就是他的带脉在内阴肾部位有也些许的阴滞,而从外阳肾至带脉的这一段精气传导更是有着隐隐的后继不足的迹象。

    炎荒羽的心中一片雪亮,这番探知的结果使他知道,这完全是自己没有能注意巩固精窦的,致使真阳流失过多的原因。

    既然找到了原因,便好办了许多。

    “阿……阿羽……我……我跟不……上了……”身后传来刘诺文气喘吁吁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起她已经脱离了炎荒羽的手,落在后面好大一截了。

    炎荒羽心中一凛,暗自责备道,怎么光顾了练“混沌诀”了呢,把那个柔弱单薄的女孩子给忽视了……

    他连忙停下了脚步。回头看时,却发现刘诺文已经半哈着腰,脸上满是汗水,正满面胀红地不停喘着粗气——看样子已经是一步也走不动了。

    炎荒羽忙三两步跃到刘诺文的跟前,关切地将她扶到一旁大树下坐下,轻轻地在她背上抚着,替她顺顺气。

    “文文,你不要紧吧——都怪我,走得太快了……”炎荒羽不禁自责道。

    经炎荒羽好一阵的抚弄后,刘诺文总算缓过劲来。她指指身边,示意炎荒羽坐下。

    炎荒羽迟疑了下,便坐在了她的身边。他一坐下,刘诺文便偎进了他的怀里,弄得他好一阵愣神。

    “文文……你这是……”他没有想到刘诺文居然会做出这样异常的举动,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

    “阿羽哥哥……我可不可以象阿瑶那样叫你呀?——阿羽哥哥……”刘诺文突然轻柔柔地在他怀里说道。

    炎荒羽不禁心跳加速。

    他怎也想象不到刘诺文会这样待自己,犹疑了一下,便索性大起胆子,将她整个儿娇躯给拥住了。

    刘诺文“嘤咛”地呻吟了一声,便任由他抱住了自己。

    “文文……你怎么……我是个山里娃啊……配不上你的……”虽然伊人在怀,但是炎荒羽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两人之间无论是出身还是从小生长的环境,都相差太大的悬殊。

    “阿羽哥哥……你不要说话……就这样抱着我……”刘诺文在炎荒羽的怀时在轻轻地道。

    炎荒羽立刻收声,如她所说的紧紧地抱着她,一动不敢动,暗地里却继续开始运行他的“混沌诀”……

    好一会儿后,就在炎荒羽的“混沌真气”将精囊里的髓精元阳修补得七七八八的时候,刘诺文轻轻地从紧偎着的怀里抬起了头,一张清秀的小脸仰起对着炎荒羽,水灵灵的双眸忽闪忽闪的,那红润的小嘴轻启道:“阿羽哥哥,你知道吗?从来就没有一个男孩子象你这样对我的……”

    炎荒羽脸一红,以为她指的是自己先前的无意轻薄之举,忙歉意道:“对不起……文文我……我刚才真的不是有意的……”

    “谁说刚才的事啦,瞧你,又提……”刘诺文的脸儿立即又晕红起来,想起适才胸前那种奇异酥麻的感觉,不觉心中又是一下飘忽……

    “对……对不起,我……是我不好,我以后不说了……”看到刘诺文脸又红了,炎荒羽赶忙声明道。

    “没什么,我不会生气的……再说摸都摸过了……”刘诺文柔声安慰着他,脸儿越发的红透了,不知是羞的还是什么,头又垂了下来,埋进了炎荒羽的胸膛……

    “我……我……”真是越描越黑,炎荒羽索性不再说了,免得说得多错得多——说句老实话,他实在是缺乏和刘诺文这样城市里来的女孩子打交道的信心,因为她虽然和自己是同龄人,也玩得很好,但毕竟和山里的女孩子不一样,有些小心思令他实在无法猜透。

    “我是说,从来没有一个男孩子象你这样关心我、爱护我的……”刘诺文在炎荒羽的怀里细柔柔地诉说道。

    炎荒羽一笑,原来是说的这个呀!他的心立刻踏实起来,轻轻地抚弄着刘诺文的齐耳短发,嗅着从她秀美白皙的脖颈里飘散出来的少女体香,随口道:“哪里呀,你阿妈和阿爸一定对你就很好的。”

    “是呀,他们对我是很好。可是……”刘诺文轻轻地扭动了下身子,继续道:“可是他们只是关心我的学习,让我吃好穿好,从来就不问我心里想的什么,也不问我玩得好不好……”

    “可是我也没有问你心里想的什么呀?”炎荒羽说着,同时心里觉得城里的女孩子的想法真的是很奇怪,能吃好穿好,又有学上,就已经好得不得了了,为什么还要其他的呢?他实在是不理解。

    “是啊,你是没有问我,但是你总是很关心地陪我跑来跑去的……还不停地要替我背背包——要是我爸爸,他就会要我一直背下去,也不问我是否背得动……”刘诺文从炎荒羽的怀抬起脸来,将头靠在他的肩上。那细细的发梢轻轻地在他的鼻前不停地拂动,弄得他心里一阵乱跳,搂着刘诺文纤腰的手也不自觉紧了紧。

    “文文,你好瘦呀……”搂着刘诺文不盈一握的纤腰,炎荒羽忍不住开口道。

    “……是吗……那……阿羽哥哥是不是不喜欢我太瘦……”刘诺文有些紧张起来,忍不住抓住了炎荒羽放在她腰间的大手。

    “哪里,我喜欢得很呢……”炎荒羽忙说道,他实在怕再惹刘诺文生气。为表示自己是真的喜欢,他还有意将手在她柔软的腰腹部上下抚摸了一遍,一边证明似的道:“你看,你虽然瘦,但还是很柔软的……唔……唔……”他还想再说下去,但却不可能了,因为刘诺文已经将自己的樱唇吻在了他的嘴上……

    炎荒羽怎么也没有想到两人会这么快便发展到这个地步,更没有想到刘诺文看来纤弱的身子居然会蕴藏着如此火热的激情!

    他甚至是有些被动地接受了刘诺文的少女初吻……

    “阿羽哥哥……你象刚才那样……爱我……”刘诺文轻轻地移开嘴,说出了这句话后,又重新吻住了炎荒羽,只是她的小手却抓起炎荒羽放在她腰间的大手,往自己的酥胸上放去……

    ……

    ……

    “不……不,文文我们不能这样子的……”在这关键时刻,炎荒羽的脑中敲响了警钟——他知道,自己不能害了刘诺文,因为他无法给她一个承诺,一个永远爱她、照顾她的承诺!

    九公对他的话他牢牢记着,如果不能对一件事情承担责任,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不要去做它。

    现在的刘诺文,便是他不能够做出承诺的女孩子。

    既然不能做出承诺,那就必须放弃。

    所以他在关键的时刻,选择了退缩。

    他及时抽手,并迅速将刘诺文的衣衫整理好,在她尚未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重新将她好好地拥在怀里了……

    “阿羽哥哥……”刘诺文终于明白过来,自己还是被炎荒羽这个拨动了她心弦的男孩子放弃了。一种没由来的酸涩从心底涌出,她忍不住哽咽地唤了炎荒羽一声,便带着重重的失落感低泣了起来。

    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刘诺文虽然在学校里是个受到老师喜爱、同学羡慕,在家里是个父母疼爱、邻居夸奖的好孩子,但是,花信少女对异性天然的怀春心理,使她在紧张繁重的学习生涯里,仍然十分艳羡她的同学一对一对地出入。看着她们和男友搂抱亲热的情景,心底便偷偷地渴望着也会有那么一个梦中的白马王子将自己拥在怀里好好地宠爱一番。由于现代社会媒体的高度开放,以及对身边同学间男女情爱的耳濡目染,虽说她从未同一个男生有过亲密的交往,但在心理上,却已经对这些男女肉体接触的一招一式十分的熟悉了,只是缺少实践而已。

    同父亲到山里来,溶入大自然的怀抱中后,刘诺文被压抑的所有情感开始释放出来。在这里,她摆脱了学校繁重的功课,摆脱了父母的教条束缚,完全恢复了一个花季少女活泼开朗的天性。在同炎荒羽这个第一次同她进行亲密接触的少年相处的快乐时光里,她那少女的情愫终于找到了渲泄的途径,炎荒羽同她之间纯洁的友谊,在她朦胧的少女芳心里很快便转变为青涩酸甜的初恋情结,几天来炎荒羽对她无微不至的关心,更促使她对炎荒羽产生了浓浓的依恋……

    “阿羽哥哥……是不是……嫌我……不喜欢我……”感情落空的少女首先便会怀疑是否自己哪里出现了问题,才导致自己喜爱的人却冷淡自己。刘诺文现在就是这样。只因她听最要好的同学虹虹在私底偷偷对自己说过,只要对自己喜欢的男孩子主动一点,那他一定会控制不住的——除非他讨厌这个女孩子,而这种情况一般只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个女孩子长得很难看,不足以打动他的心。而刘诺文从很多媒体上看到的,也都是这么说的,因此她自然便会认定问题一定出在自己身上了。

    感觉刘诺文苗条纤弱的身子在怀里不住地微微抽动低泣,炎荒羽当真是心乱如麻,竟不知该怎么和她说才好,因为无论他怎么解释,都会伤害她。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解决办法便是行动了!

    他猛地一把将怀里的刘诺文抱起,扳起她的小脸,对准她那胭红小巧的樱唇便重重吻了下去,同时一双大手也开始在她的娇躯上肆虐起来……

    刘诺文被炎荒羽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身子一僵,随之立刻热烈回吻起来,冰凉的小舌任由他贪婪地吮吸品咂,柔弱的娇躯软绵绵地倒在他怀里,不停地颤抖……

    好一番肢体的激烈纠缠后,炎荒羽才且吻且退地松开了刘诺文——他知道,再这么玩火下去,自己铁定会控制不了体内越烧越烈的欲火的,万一突破了那最后一关,那可真是大错难返了。

    看着刘诺文红若喷火的小脸和那两汪水浸浸的炽热双眸,炎荒羽强压下阵阵占有的冲动,声音也颤抖着有些变形道:“文文……现在你还那样说吗?……现在你知道了吧……我是很喜欢你的呀……”说着,他将手从不该放地地方悄悄抽出来,改为在刘诺文的脸上轻轻抚摸。

    “嗯……我相信啦……”刘诺文小脸上满是甜蜜和幸福,目光痴痴地盯着面前充满男子阳刚气概,却又不失体贴温柔的炎荒羽。心里只是灌满了欢喜……

    “那就好啦……”炎荒羽笑着凑上去,轻轻地在她被吮咂得有些肿胀的红唇上吻了吻。岂料刘诺文立即将双臂环住了他的脖颈,在他耳边娇喘着轻声道:“难道阿羽哥哥就不想……不想要了文文吗——阿羽哥哥,你……你占有了我吧……”由于现代社会讯息的开放与充斥,以及女友的言传身教,使得刘诺文知道,男女之间不单单仅限于亲吻抚摸,还有着更为亲密、深入的接触,就是。在炽热情感的催动下,她本能地向炎荒羽发出了这个令人怦然心动的求爱信号……

    炎荒羽的欲火立刻被这一声无比诱人火热的娇语呢喃再次激起,身体也立时起了强烈反应,刘诺文立即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顿时整个娇躯象泥一样瘫软了下来,胸口更是急剧起伏,眼眸半闭,小脸儿红得简直象要滴血似的……

    炎荒羽急猛吸一口气,心中默念“混沌诀”,将“混沌真气”强行快速在体内行功一遍,登时将那腾腾升起的欲火生生地消散于无形之中,整个头脑也随即冷静了下来。他继续保持着这种平稳下来的心境,一边轻轻拍着刘诺文柔弱肩背,一边道:“文文……文文……来,我们坐好说话……”

    刘诺文轻轻扭动着身子,从偎着的怀里抬起脸来,迷惑不解地看着炎荒羽。

    “文文……我们不要现在就……好不好?再说了,这是林子外面……不太好……”他的本意是想缓解说服刘诺文,以避免两人间进一步走向那危险的边缘。

    刘诺文一愣,随即柔嗲地一笑,点头道:“嗯!我明白阿羽哥哥的意思……这儿环境不好……还脏得很……我知道了。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回去以后,你再要了我……是不是呀,阿羽哥哥?”她一面继续坐在炎荒羽的腿上扭动圆翘的小臀股,一面轻轻地在她脸上啄米似的吻个不停——现在她的芳心里是爱死这个阿羽哥哥了。

    炎荒羽被她这个解释弄得哭笑不得,同时下面又被她扭动得有些吃不消,忙双手微用力箍住她的臀胯,不使她再动。想再进一步解释。想一想,便泄了气,知道一个解释不好,又令怀里这个小可人儿哭哭啼啼的就麻烦了,便只在嘴里哼哼哈哈地模糊应了几声。

    刘诺文以为他答应了,心里更是又害羞又喜欢,一时间缠在炎荒羽的怀里不知怎么处才好了。

    “那……那以后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你就是我的男朋友啦!”刘诺文娇嗲地搂着炎荒羽的脖颈说道。

    炎荒羽呆了一呆,忍不住问道:“什么男朋友女朋友的?”

    经过一番肌肤相亲后,刘诺文已然把炎荒羽看作了自己最亲密的人。她偎在炎荒羽的身上娇笑道:“难道阿羽哥哥不知道吗?只要两个人相爱,那么我们的关系就是最最亲密的朋友关系啦!”刘诺文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把她所知道的男女关系说给炎荒羽听。

    “哦……”炎荒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想想还是不怎么明白,便又问道:“那……那我也有其他的男女朋友呀——再说你也一定有的,对吧!那么这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刘诺文看着他憨憨傻傻的样子,忍不住“咯咯”一阵娇笑,接着将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隆起的胸部,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下,柔声道:“可是只有你这样的男朋友才可以这样子对我呀……”

    炎荒羽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这样子啊!他“嘿嘿”笑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阿羽哥哥,我们还要不要去你说的那个‘鬼见愁’了呢?”刘诺文十分享受偎在炎荒羽怀里的感觉,只觉得其他的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便细声细气地征询男友的意见。

    炎荒羽抬起头,看了看天色,估计了一下时间,然后低头对刘诺文道:“天色还早,我们现在下劲赶路还来得及——我们这就动身吧!”说着便抱着她站了起来。

    “来,你背着背包,我来背你!”炎荒羽决定象背蓝星瑶那样背着刘诺文赶路,这样好加快速度。

    “嗳!”刘诺文立刻高高兴兴地应道。

    一路上,炎荒羽吩咐刘诺文好好地趴在自己的背上,不要说话,而自己则继续行功补足尚有缺损的髓精元阳。在正午的阳光照在两人身上的时候,他终于重新恢复了混沌浩然的状态。

    “文文,我们赶到前面的一处山泉那儿吃午饭好不好?”他放缓了脚步,看着前面远处一点隐隐绰绰的光亮点对背上的刘诺文道。凭经验,他知道那处一定是一处活水,而且最可能的就是山泉了。

    “嗳!好的,我听阿羽哥哥的!”刘诺文在背上清脆地应了一声。这一路以来炎荒羽那如狸猫一般敏捷迅速的疾奔令她倍感刺激,情绪也不自觉地高涨起来,声音便也拔高了几度。

    炎荒羽略顿了顿,将背上的刘诺文托了托——她实在比阿瑶要轻多了,甚至比之明秀都要轻几分。

    随着一声清越的长啸在山林间如波涛般滚滚传开,炎荒羽将周身的混沌真气鼓荡至每个毛孔,感受着那真气在腠理如珠流转带来的快感,陡地加速窜了出去,直把背上的刘诺文惊起了一声声的尖叫……

    果然不出炎荒羽所料,他们目标的所在正是一眼汩汩鼓涌的清泉。那清冽的泉流已经形成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蜿蜒着没入了山林乱石之中。

    从炎荒羽的背上一爬下来,刘诺文便欢呼着直奔那翻滚着银珠的泉眼而去,任由身上的背包掉落在地上。

    炎荒羽笑着摇摇头,只好俯身替她拎了起来,轻轻拍了几下,尾随她来到泉眼边。

    “哇!阿羽哥哥,这泉水好清、好凉啊!”刘诺文将一双纤手浸在那泛着珍珠般水花的泉水里,开心地叫道。

    “是呀,山里的泉水沾了地气,很凉的——来,喝一口吧,很甜的!”炎荒羽笑着放下背包蹲了下去,双手合拢掬起了一汪清泉,将嘴凑上去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哎……你……你这样喝水不卫生的……”刘诺文见炎荒羽就这么喝生水,下意识急忙阻止他道。

    炎荒羽一愣,不解道:“什么不卫生?”

    “你要把水烧开了才可以喝的,不然会有细菌和寄生虫的!”刘诺文一面忙着掏出手帕给炎荒羽擦嘴,一面给他上“卫生课”。

    炎荒羽不觉好笑起来。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喝这山里的泉水,也没见自己得什么病——山里人都喝这水,也都是好好儿啊?怎么这回子便就有了什么“细菌”和“寄生虫”了呢?

    “来,我来把水滤一下!”说着刘诺文从炎荒羽脚旁的背包里翻弄了一会后,取出了一个看起来好似杯子,但却又不是杯的东西,轻轻拧开了盖子。

    一股刺鼻的气味立刻直冲炎荒羽的鼻腔,他忍不住浑身一激凌,打了个喷嚏,皱眉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啊?怎么这样难闻的!”

    刘诺文得意地一笑道:“这阿羽哥哥就不知道了吧!我这个宝贝东西可以不需要把生水烧开即可起到消毒的作用呢!”说着将鼻子凑上去使劲闻了几下,奇怪道:“还好呀?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嘛……”

    炎荒羽此时渐渐有些适应了那股怪味道,便凑上前去一看,却见里面分明有两格夹层,中间的一层是一只细密的网罩,下面的格层里似乎放着了个白色的小袋子——那股刺鼻的怪味道便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两人此时正是头挨着头,炎荒羽看罢里面的东西后将目光略略上移一点,正好看见刘诺文那红嘟嘟的小嘴,不禁心中一荡,忍不住便顺势吻了上去。

    刘诺文经他这一吻,娇躯一个麻栗,顿时身子便软了下来,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整个人向炎荒羽怀里倒去。

    轻怜蜜爱了好一阵,就在两人间的温度越来越高,运作幅度也越来越大的时候,一连串“咕噜咕噜”的声音从刘诺文肚子里传了出来,登时破坏了美好的气氛。“噗哧”一声,几乎是同时,炎荒羽和刘诺文笑了出来,炎荒羽趁势及时停了下来,将手从刘诺文的臀股上移开,改为双手环住她的纤腰,嘴里笑道:“怎么?肚子饿了?”

    刘诺文抬着仍然热哄哄红晕未褪的小脸,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道:“人家早上没有吃多少东西么——就想着要和你出来了……”

    炎荒羽听了止不住一阵心疼,忙亲了亲她的小脸,柔声道:“那好,我来去弄点吃的给你垫垫肚子。”

    刘诺文点点头,轻轻道:“嗯!好的——那我……”

    “你就在这里等着我,我一会儿就回来的。”炎荒羽笑着又吻了她一下,然后将她小心地放在地上,自己转身向林子里钻去。

    痴痴地一直看着炎荒羽的背影消失在树林中后,刘诺文才站了起来,打开背包,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地取出来。

    炎荒羽一窜入林中,便开始将“混沌六知”施展开来,探寻周围可能的猎物。

    不消一刻,他便察出在他的右边有一只野兔,而在前方五十米处有尾山鸡。他嘴角浮现出一丝满意的笑纹,轻轻俯身从地上拾起两颗小石子,然后突地向那野兔的方向窜去,那身形直如鬼魅一般,充分显示了九公对他苦训的成果。

    对危险天生的敏感使得那只野兔在炎荒羽发动身形的同时,也“倏”地窜离了原地,朝着炎荒羽相反的方向逃逸。

    炎荒羽看着那一线灰影从眼前掠过,再不迟疑,身子尤在半空中便手腕一振,一粒石子如闪电般激射了出去!

    只听得“吱吱”两声惨嘶,接着草丛里响起一阵“扑蔌蔌”翻滚压草的声响后,便恢复了寂静。

    炎荒羽哂然一笑,知道那只兔子已被他劲射的石子击毙,便保持着速度,脚尖轻轻点着地疾纵过去……

    变故陡生——

    炎荒羽在刹那间感觉危险从脚下袭来!他本能地身形向上一拔,纵跃起三尺来高,同时左手一抖,一粒石子向下弹了出去!

    随着窸窸窣窣的几下轻响,身下赫然现出一条阴毒的铁线蛇来!那丑陋的蛇身兀自还在不停地扭动缠绕,但一只蛇头却已经现出一个血洞——正是炎荒羽那粒石子的杰作。

    炎荒羽松开了攀着横在头顶树枝的右手,轻巧地落了下来,看着地上已经停止扭动的毒蛇,不禁冷笑自语道:“就凭这种伎俩,也想偷袭老子?哼,真是自己找死!”一面将那蛇尾拎了起来,略发力一抖,那原本蜷曲紧张的蛇身立刻软软地耷拉了下来,周身骨节早被他贯注了内力的一抖震散了。原来,这条铁线蛇本来就在他感知的范围之内,只是他想借着自己身形的速度来避开它而已,想不到它却蓄势以待地想袭击自己,这岂不是自寻死路么!

    几步跨过去捡起那只野兔后,炎荒羽审视了一下,满意地点点头——那野兔的后脑正中凝结着一团血污,正是他石子击中的部位。他掂一掂那沉甸甸的份量,便决定放弃那尾山鸡了——毕竟一兔一蛇已经足够他和刘诺文的食量了。

    携着两只猎物循原路回到那眼山泉的时候,眼前的景象令他不禁瞪大了双眼!( 荒唐传说 http://www.aishu520.com/3_3469/ 移动版阅读m.aishu520.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