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网 > 都市小说 > 荒唐传说 > 第七章 山鬼妖风
    面前的情形真是令炎荒羽大开眼界。

    原来,在他眼前已经升起了袅袅的炊烟!由三块卵石支着的简易灶上,正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一口折叠锅。那三石灶底已经生好了火,正熊熊地烧着。那折叠锅上正不停地冒着白白的热汽。

    看着刘诺文熟练麻利地就着山泉,在一只搪瓷浅盆里洗淘着米粒的模样,炎荒羽不禁对这个看上去十分柔弱的小女孩子刮目相看,没想到她这个从城市里来的女孩子在这方面居然一点都不输阿瑶等山里的女孩子。

    “文文!”炎荒羽不想吓着刘诺文,便在离她还有十几步的时候招呼她一声。

    “嗳!阿羽哥哥你回来啦!”听到炎荒羽的喊声,刘诺文忙抬起头来循着他的方向望去,一边开心地回应他。

    “嗯!”炎荒羽笑着几步来到她的身边,放下了手里的猎物以及他在回来途中顺便采摘的几只肥美山菌。

    “呀!是野兔子吔——还有蛇肉和蘑菇吃呀!”刘诺文一见炎荒羽带回来的野味,忙不叠将米倒入锅里,然后便雀跃了起来,一下扑进炎荒羽的怀里,撒娇地道:“来!阿羽哥哥,来一下啦!”一面抬起脸来,闭上眼睛,圆圆地撅起了她那红嘟嘟的小嘴以示索吻。

    炎荒羽因拎过野物,怕手上脏,便不好抱她,赶紧在她送上的樱唇上重重的吮吻了两下,然后笑道:“快些放开我,我手上可脏呢!来,让我先洗一下……”

    刘诺文一听,却嘻嘻一笑道:“那你是不敢碰我啦?那太好啦——我要骼吱你!”说著作势将双手伸向炎荒羽的腋下。

    炎荒羽本欲趁她不在意的时候一下跃开,但刘诺文却紧紧地挨着自己,若是他突然一下跃开的话,怕会跌倒她,便放弃了这个念头,只好苦着脸,一咬牙、一闭眼,作出一副任她宰割的样子来。

    岂料那腋下并没有手伸过来,倒是他的脖子上圈上了两只柔软的手臂,他还未及睁开眼睛看看是怎么回事时,两片柔软灼热湿润的嘴唇已经紧紧地贴上了自己的双唇上,紧跟着一条纤巧灵活的丁香小舌便越过他的牙关探了进来。

    炎荒羽身子一震,不再睁开眼睛,大舌一弹,就这么一下子便将刘诺文献上的香舌卷了起来,细意吮咂品味,一时只觉她那香津甜唾源源不绝地流到自己的嘴里,自己的口液也顺着两人缠绵交接的舌头水乳交融地回到她的嘴中……

    好一会儿后,灶火上发出的“哧哧”声惊动了正沉浸在热吻中的少男少女。两人急分开察看,却原来是那米饭水开了溢出来,浇到了火头上。

    两人相视一笑,刘诺文脸儿虽红红的,却是笑意盈盈,显得十分的开心和满足。

    “来,文文,我们把野味收拾一下吧!”炎荒羽笑着蹲下身子,一边说着一边就着水流冲了冲手。

    “嗳!”刘诺文连连点头应道,也蹲了下来,问道:“那阿羽哥哥,你准备怎么烧啊?”

    “兔子我把皮剥了后用火烤了吃,那蛇肉和山菇一起炖汤!”炎荒羽一面说着一面站起身来,四下张望了一下,挑中了不远处一棵树,便走过去把野兔和蛇分别倒着勾挂在树干刺出的枝叉上,抽出腰间的柴刀先在野兔身上划了一刀,然后双手捏住开口处,运力一拉,“嘶啦”一下,便将整张皮毛褪至头颈部,然后随手一挥,便将那兔子头削了下来。之后他又在那兔子的腹腔处剖了开来,把里面的零碎一股脑儿地掏腾出来,便算是弄干净了;接着他又如法炮制将那雪白肥嫩的蛇肉也剥了出来——一切做完之后,除了手上,他身上竟然没有沾上一点的血迹!

    看着炎荒羽熟练稳健的手法,刘诺文都看呆了。待他将收拾干净的兔肉和蛇肉展示给她看时,情不自禁地喃喃道:“真是太了不起啦……阿羽哥哥,真是想不到你这么能干……”

    炎荒羽一笑,拎着兔肉和蛇肉重新回到泉水下流处,一边冲洗一边道:“其实我觉得文文你才能干哩!你看,你都会在野外自己做饭呢!”

    听他这么夸奖自己,刘诺文不禁骄傲地撇起小嘴道:“当然啦,人家在家里面从小可都是自己动手的——不瞒你说,我从四岁的时候就开始自己洗衣服,五岁的时候就会给自己煎鸡蛋啦!”原来刘诺文自小以来就被父母着意培养她独立动手的能力,平常在家的时候,都是自己动手洗衣服、做饭,因此在个人自理方面着实要比一般的孩子强许多,其实这也是她学习成绩能够在同学当中姣姣不群的原因之一。

    “还有,我们学校里教过我们一些在野外怎么生存的课程的——我爸爸也教过的!”刘诺文进一步向炎荒羽解释道。

    “学校?”炎荒羽一呆,想起了柳若兰曾经惋惜地对自己说过,如果他要是能够有个在学校进行正规教育的机会就好了,可惜偏僻穷困的深山生活使他根本不可能有这个条件。他也曾想过要柳若兰帮忙的,可是每每话到了嘴边却又缩了回去。因为他想到,如果柳若兰想帮他,或者说有能力帮助他的话,也许她早就提出这个想法了,但她却从来没有在话语中透露过这一层的意思,由此他便更打消了这方面的奢望——还是九公说得对,他只能靠自己。

    脑中快速晃过这些杂七杂八的念头后,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学校?恐怕自己这辈子都不要想进啦!想及此,他不禁沮丧地垂下了头,只闷声不响地清洗手里的兔蛇肉和蘑菇……

    刘诺文一颗心儿都放在了这个她爱恋着的男孩子身上,炎荒羽的神情变化立刻落在了她的眼里,心里不觉奇怪起来,忍不住道:“阿羽哥哥,怎么啦?你好象有点不太高兴呀?”说着轻轻抱住了炎荒羽的一只骼膊。

    炎荒羽的心一动,想起了自己也曾经用过类似的话问过盘哥,而当时盘哥也正是为了不能上学而苦闷着……

    “我没事的……”炎荒羽轻轻说着,转过脸来,刘诺文立即在他嘴上飞快地亲了一下,柔声道:“阿羽哥哥,不管你有什么心事,都要告诉我呀!可不要自己一个人放在心里憋着,会把身体憋坏的!”

    炎荒羽只觉心头一暖,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哪个女孩子这么对自己说过这种关心的话——即便是最亲密的阿瑶也没有说过。

    “文文,我真的没事的……”停了一下,他还是鼓足勇气说了出来:“文文,你看我真的能进学校上学吗?”说完这句话,他便期待的目光紧紧地盯住刘诺文看。

    “当然能啦!”刘诺文脱口而出道,随即脑中一想,便觉得好象这里面有点问题,便补充道:“只要你们这儿办学校了,你不就能上学了吗?”

    炎荒羽听刘诺文先前的话时,心着实猛跳了一下,及至她后半句话说出来后,便泄了气,知道还是没有什么指望。不过他知道这件事情对刘诺文这么一个女孩子来说,实在也是复杂了些,便点了点头,不再奢望她能给出更好的答案。

    “我想应该很快的吧!”像是看出了炎荒羽心不在焉的情绪,刘诺文忙又道:“我爸爸这一次来这里,其实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找出一条比较好的地质环境,好为以后公路进山打下地质基础。”

    “是吗?那就好啦——来,饭香了,我们把饭移下来,炖蛇菌汤吧!”炎荒羽心知“公路进山”纯属不可能的未来,便岔开了话题。

    刘诺文立即情绪高涨地应了一声,然后便勤快麻利地进行收拾。而炎荒羽则另外架起了一个火堆,支起了两根杈子,将清净的兔肉穿过一根枝条架在上面熏烤。烤了一会儿,便见那油开始滴落下来,滴在火里“滋滋”地直响,使那上窜的火苗不时爆出“劈啪劈啪”的火花来。只见刘诺文又像是变戏法似的从她那背包里摸出一小瓶盐递给炎荒羽,炎荒羽会心地笑着接过来,拧开瓶盖,在那冒着浓郁肉香的兔肉上均匀地洒上散末。

    “好啦!”看着一旁瞪大了眼睛不停咽口水的刘诺文,炎荒羽终于宣布“大餐”开始。

    “累不累呀,阿羽哥哥……”感受着耳边呼呼的山风,刘诺文紧紧伏在炎荒羽背上,附耳大声问炎荒羽道。

    “不累!”炎荒羽头也不回地答道。他说的倒是实情,因为体内“混沌真气”运转得流畅无比,加之他算好了时间,奔行之时未尽出全力,故此虽背负一人,但仍然感到颇为轻松。

    “哇!你真厉害呀!要是你去参加竞技比赛,一定得第一的!”刘诺文大声夸赞自己心爱的男友。

    “是吗?那以后有机会我就试一试啦!”炎荒羽一边回答她,一边看着天,心中渐渐有些不安起来。

    他发现,山里的风已经有些不对劲了,刮在脖子里已经有些凉嗖嗖的——而依照现在的季节,这山风是不应该这样的。

    头顶的天色也开始变得有些黯淡,那是一种不为人察觉的黯淡。但是炎荒羽却知道,这种变化实际上是预示着天气将会有剧变……

    他不再和刘诺文说话,并且提醒刘诺文也不要和他说话,他要加快速度,赶在天气变坏之前找到一个避身的地方。

    刘诺文感觉到炎荒羽情绪的紧张,虽不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她却知道,此刻乖乖地听她阿羽哥哥的话是最明智的选择,便紧圈着炎荒羽的脖颈,闭上了双眸,以防山风刺眼,同时更用力地贴着他的身子。

    果然,在二人继续奔行了一段路之后,几乎就是骤然之间,那天色便“呼”地黑了下来!紧接着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便“劈里啪啦”的砸了下来!

    这一下狂风暴雨简直就是天翻地覆,前方的道路立刻变得模糊不清,整个森林间到处是“呜呜”的风声,里面零星夹杂着野兽的哀鸣……

    天哪!是“山鬼妖风”!炎荒羽忍不住在心里呻吟起来。因为他分明在那暴戾的狂风中听到了象女人哭泣一般的“呜呜”声!他记得,老辈人曾经说过,有这种哭声的山风就是“山鬼妖风”!

    炎荒羽此刻已经无法再保持原先的那种高速奔行了!因为那狂风、那暴雨,以及那令人心栗的风中哭声,已经令他无法睁开眼睛,他只能依靠“混沌诀”来平定他慌乱的心神,以他那敏锐异常的“混沌六知”里其余的感知力去探查他所经过的路——他现在是完全凭感觉,向着那在大雨刚刚落下时一霎眼瞥到的前方的一个山洞里摸去……

    身边不时传来树枝断裂的“喀嚓”声,以及那因狂风飞起的砂石击打的声音。他提起全部的灵觉,小心翼翼地避开那可能波及己身的伤害。速度,更慢了……

    刘诺文早吓得在炎荒羽的背上不住地“哇哇”大叫,她从小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经过这种天地巨变的阵仗!随着那狂风撕扯着她的衣衫,大雨沉重地击打着她的肌肤,她越来越害怕。终于,在她身后的背包因她的肩臂无法承受那狂风的撕扯之力而受不了脱手任它飞离时,她哭了起来……

    炎荒羽听着背上刘诺文的哭声,心都要裂了,他怎也想不到,今天自己带她出来,会碰上这种山里人极少遇到的“山鬼妖风”!他一面不停地咒骂自己,一面拼力稳住身形,托着刘诺文双股的手更是如磐石般牢牢地抓着不放,唯恐自己一个不小心脱了手,使她受到更大的伤害……

    终于,炎荒羽停下了脚步——凭着他开始的目测,现在的这个距离,应该就是那个山洞洞口了!

    他深吸一口气,猛地睁开了眼睛——

    一个被滂沱水帘遮蔽的山洞赫然在目!

    炎荒羽忍不住狂啸一声,双足运足力量,“倏”地一下,如出弦之箭般穿过那水帘,钻进了山洞……

    坐在山洞冰湿的地上,他将刘诺文从背后抱转过来,紧紧地拥在怀里,不停地安抚着惊惶哭泣的女孩子,心痛不已。

    这个时候,炎荒羽忽然从心底生出对九公无限的感激,那感激令得他甚至都有想哭的感觉……

    因为,他终于知道,他和刘诺文现在终于安全了!他知道,如果没有九公长期以来对他悉心的磨练,没有他无私相授“混沌诀”,自己恐怕现在已经和刘诺文一道被那可怕的“山鬼妖风”给吞噬了!

    在他的记忆中,在山里遇上“山鬼妖风”的人,还没有一个人生还的!因为传说中那是山鬼的化身,是吃人的恶魔!

    “文文,文文?没事了,我们没事了!”炎荒羽轻轻地摇动着刘诺文,柔声安慰她。

    刘诺文终于渐渐停止了抽泣,慢慢抬起头来,看着炎荒羽正温和关切地看着自己,忍不住又哭了起来:“阿羽哥哥……呜呜……我好害怕……怎么会是这样的……呜……”

    “好啦!现在好啦!我们已经在一个山洞里啦,风雨再大也拿我们没办法啦!”炎荒羽说着安慰刘诺文,但心里却总隐隐地有些不安,偏又说不出原因……

    “这样吧,你就在我怀里休息一会儿,等风雨停了我们再出去,啊?”炎荒羽轻轻爱抚着刘诺文。

    “嗯。”刘诺文听话地伏在炎荒羽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

    炎荒羽的不安感觉越来越强,可是他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洞里除了他们两人外,更没有一个其他的生物了,可是为什么自己就会这么紧张不安呢?

    “啊——不要啊!鬼——有鬼啊!”突然间,怀里已经进入梦乡的刘诺文尖叫了起来!那凄厉的叫声将本来就心里十分不安的炎荒羽骇得险些暴跳起来!

    “文文、文文!你怎么啦?”炎荒羽连忙抱紧刘诺文安慰她——他以为她醒了,却不料她仍然是睡着的。

    “文文……文文!不要怕!不要怕!没有的,没有鬼的!”他心疼地不停轻拍刘诺文的小脸,嘴里连声安抚她:“你看,这里除了你和我,什么都没有的!你看,洞里没有什么,洞口也没有什么——”说着他的目光投向洞口——

    陡地,他猛地震住了!

    他的视线尤如僵了一般,再无法离开目光所及之处——

    一张脸!一张苍白异常的脸!一张苍白异常的凄楚的女人的脸!

    就在洞口,就在那水淋淋的洞口,有着一张无比诡异苍白的女人脸!它有着一双黑洞的眼睛,偏又是透露着阴森和凄楚……

    炎荒羽只觉自己的心陡然被揪作了一团!呼吸也在那一瞬间停止了!

    他呆呆地看着那张苍白的女人脸,似乎整个魂魄都要被那张脸上阴森凄楚的眼睛给勾去……

    “不要——不要啊!阿羽哥哥!不要啊!”突然间,怀里的刘诺文惊声惨叫起来,同时一双纤弱的手臂不知哪里来的力量,死死地抱住了炎荒羽,象要挽回他似的!

    刘诺文这一声凄厉的惨叫犹如一个惊雷般在炎荒羽已经变得有些迷糊的心头炸响!他猛地惊醒了过来!看着那洞口依然清晰无比的白脸,他陡地一提丹田真气,那浩然混沌的“混沌真气”在顷刻间九转轮回,前所未有的跨级数方式大幅度跳跃增长,那陡然间得到数倍提高的“混沌六知”在刹那间照得他灵台一片通明!

    “呔!”他突然间暴喝一声,以充满着天地正气的丹田真力怒喝道:“你是哪里来的妖怪!我不管你是不是传说中的‘山鬼’,但若是你再不离开的话,休怪我拼着元神暴体也要和你同归于尽!”

    那诡异的白脸似乎被炎荒羽的决然震慑,竟忽然缩小涨大地变化了一下!炎荒羽仍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直视着它——他原本就明亮异于常人眼睛此刻更是如同黑暗中的一盏星灯一般熠熠生辉!

    几乎就在顷刻间,那白脸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正如它出现时一样的神秘。

    说来也怪,随着那诡异白脸的消失,外面的风声雨势竟也渐渐地弱了下来……

    看着怀里的刘诺文也渐渐地安静下来,炎荒羽悬在心上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下来。

    然而好景不长,看看外面风停雨住,阳光也开始重新出现,他想唤醒刘诺文的时候,他发现,刘诺文的额头一片滚烫——她发烧了!

    炎荒羽呆住了。他没有想到刘诺文竟然会生病!及至刘诺文轻轻地呻吟了一声,他才醒觉过来。

    摸着刘诺文身上冰凉湿透的衣服,他知道,自己必须赶紧将这个柔弱的女孩子带离阴湿的山洞,在太阳下晒一会儿,驱除湿气,以免寒气入骨。

    炎荒羽想到做到,他不再迟疑,抱着刘诺文便窜出了山洞——外面已经是一片阳光大好了!

    他想了下,将刘诺文上半身湿透的衣衫全部脱下,然后打成一个包袱系在腰间,然后将她搂抱在自己胸前——他还是要去“鬼见愁”,因为那里是一座孤峰峭壁,四周没有任何的遮蔽,完全开敞在阳光下。

    炎荒羽顾不上看怀里少女美妙的胴体,只紧紧的抱着刘诺文,一心向“鬼见愁”的孤崖奔去……

    丽日当空。炎荒羽终于抱着刘诺文来到了他们今天的目的地——“鬼见愁”。

    在艳阳普照下,炎荒羽轻轻地放下了刘诺文,使她半坐着偎在自己的怀里。

    “阿羽哥哥……这里……真暖和……”刘诺文偎在炎荒羽的怀里,轻轻地发出了声音。

    炎荒羽欣喜地将她抱起,看着她的脸,激动地道:“文文!你终于醒啦!”他惊喜地发现,刘诺文的烧已经退了!

    “嗯……”刘诺文轻轻地应了一声,便又软软地依偎在了炎荒羽的怀里,又柔弱地道:“阿羽哥哥……我……帮我把裤子也脱了……又湿冷……我好难受……”

    炎荒羽听了忙手忙脚乱地替她除去了牛仔裤。

    “阿羽哥哥,这里不会有人来吧?”刘诺文轻声道,因为胴体的袒露,她的脸上泛起了一抹羞涩的红晕……

    “没有,这里不会有人来的。”炎荒羽的手从刘诺文光滑圆润的大腿肌肤上抚过,心不不禁一阵悸动。

    “那……你把眼睛闭上……”刘诺文忽然轻轻一笑,带着命令的口吻道。

    炎荒羽一愣,不知她想做什么,但不忍拂了她的心意,便依言闭上了眼睛。

    一阵窸窸窣窣的轻响后,他感觉刘诺文重新偎进了自己的怀里,只是——天哪!她的屁股怎么是光溜溜的?

    他吓了一跳,忙不叠睁开眼睛,惊愕地看着刘诺文。却见小妮子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还轻笑道:“既然没有人来,我就干脆脱光啦——反正阿羽哥哥又不是外人!”

    炎荒羽对她真是无计可施、无话可说。他真不知道这个看似娇弱纤秀的女孩子脑子里都装着些什么——怎么她想的、做的都和她的柔弱外表看来大相径庭呢?

    想归想,炎荒羽还是老老实实地搂着的刘诺文,坐在崖顶观看景色。

    温暖的阳光慷慨地抚爱着它的子民,两人就这么相依相偎,静静地看着……

    “鬼见愁”是个陡峭的悬崖,它悬空的顶部是一个平台,炎荒羽和刘诺文现在就坐在这个平台上;悬崖的下方则是万丈深渊,一条白色的带子在深渊里隐隐穿过。

    “那底下是一条大河——不过我们都不曾下去看过它是什么样,只知道从这儿跌下去,连鬼都会发愁能不能再活着上来。”炎荒羽轻轻地在刘诺文耳畔说着。

    “所以这个地方叫做‘鬼见愁’,是不是呀?”刘诺文细声细气地应道。

    “嗯,是的——你再看那边!就是那在山腰间的细细长条……”指着远处一条隐隐绰绰的羊肠小道,炎荒羽又说道:“这就是这山里的小路啦。听说沿着这条小路,过了那座山,就可以到一个生活很好的地方,每年我们这里都有人家把女儿嫁出去的,说是那里的日子好过……”

    “哦……我明白了,这就是这里女孩子的梦想了,是吗?”刘诺文有些怜惜地道。

    “是呀,有谁家不想过好日子呢?阿爸阿妈自己过不上好日子,自己的女儿能过上,那也就很满足了呀!”炎荒羽苦笑着说道。

    半晌不语后,刘诺文忽然一下转了过来,将自己正对着炎荒羽,双腿盘在炎荒羽的腰上重新坐下。炎荒羽一怔,不明白她想做什么,不过她那雪白娇嫩的胴体突然一下子色色可人地落入他的眼底,着实令他吃不消。

    “阿羽哥哥……我好想……好想在这里把自己给了你……”刘诺文满怀期待地看着炎荒羽,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大手,突然提出了这个请求——那语气中甚至近乎了乞求。

    炎荒羽顿时惊呆了!他简直被这个满脑子奇怪念头的城市小女孩搞懵了!

    “这儿是这么的奇特……我真的好想……”刘诺文不理会炎荒羽的反应,依旧继续喃喃地说着自己的心愿。在这一刻,在经历了那狂风暴雨后又身处明媚阳光的现在一刻,她似乎感觉自己长大了,她感到自己心底不停激荡着的渴望,那成为女人,成为一个完整女人的强烈渴望……

    听着刘诺文发自肺腑的表白,炎荒羽只觉得眼前一片眩晕,他的心被深深地悸动了!他深吸一口气,将怀中的女孩子轻轻地推开——

    在明艳的阳光照射下,这个女孩子的胴体是如此的娇弱圣洁。她整个白皙的胴体沐浴在阳光下,似乎变得透明了一般……

    她是如此的柔弱,胸前一对坟起的虽然没有阿瑶的丰满坚挺,却是那么的娇小玲珑,惹人怜爱;那莹白肌肤上隐隐透出的蓝色脉络,那尖尖突起的娇红rǔ头,以及那一圈淡得几乎看不见的乳晕……

    炎荒羽看着眼前这具柔弱纤细却又散发着娇艳妩媚的雪白胴体,喉咙里不觉一阵干涩,竟鬼使神差般地点了点头,表示愿意接受刘诺文的表白——此刻他的脑子里除了眼前的娇美少女,已经没有了其他的任何东西。无论是他的责任,还是他的誓言……

    刘诺文的目光痴痴地看着炎荒羽,纤纤小手却在下面轻轻解开了阿羽哥哥的裤子,掏出了他那已经怒张的……

    她微微抬起了身子,扶正对准了部位,轻轻地坐了下去……

    在屏障突破的一刹那,她的眼里泛起了晶莹的泪光……

    ……

    ……

    “文文……我该怎么对你负责呢……”炎荒羽惭愧地低头道。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昏了头,做出了违背他良心的龌龊事来——他感到实在没脸见刘诺文……

    “阿羽哥哥,你不想对我负责吗?”刘诺文不停地吻着炎荒羽的脸颊,小脸上满是肉体痛苦带来的泪水——她根本没有感觉到一点的愉悦,有的只是撕裂的刺痛和过后的酸胀——但是这一切,却是她心甘情愿付出的……

    “不,文文……我当然想对你负责,可是……”炎荒羽的嘴被刘诺文因吮吻而肿胀的樱唇紧紧地堵住了。

    “只要你想过对我负责就行啦!”刘诺文轻轻松开炎荒羽,温柔地看着他道。

    “可是……”炎荒羽不禁嗫嚅起来。

    “可是我们两个人一个在山里,一个在城里,是不是呢?”刘诺文笑着拿起炎荒羽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小奶上,像是猜出他心里所想的一般。

    炎荒羽登时一呆。他突然发现,其实对于身边的每一个女孩子来说,自己都是最笨的一个——特别是面对文文这个城市来的女孩子的时候,他更是笨猪一个。

    “可是我不这么想啊?”刘诺文轻轻推了一下炎荒羽的手,炎荒羽忙握着她柔软的椒乳轻轻揉捏起来。刘诺文舒服地呻吟了一声后才道:“我觉得只要阿羽哥哥是真心爱我的,而我也是真心爱阿羽哥哥的,那就足够啦——至于以后能否在一起,那就看我们俩的缘份啦!”

    炎荒羽听得心中好不感动!忍不住又将她拥住吻了起来……

    “文文,对不起……刚才一定很痛吧……”炎荒羽轻柔地抚摸着刘诺文柔软的小腹,心疼地问道。

    “嗯,不过我愿意——我很喜欢呀……”刘诺文欢喜地看到自己的阿羽哥哥一脸的内疚,知道他是真心心疼自己,心中一阵甜蜜,似乎原本还有的隐隐胀痛也好了许多。

    一阵山风袭来,的刘诺文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炎荒羽忙将她拥得更紧:“怎么?冷了吗?”他抬头看看日头,感觉太阳已经开始渐渐西斜,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便在刘诺文耳边轻轻道:“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家去,好不好?”

    见阿羽哥哥以商量的口吻和自己说话,刘诺文更觉满足,忙不住地点头,表示同意他的安排。

    “那好,我们把衣服穿好吧。都晒了这么长的时间,应该干啦!”炎荒羽说着扫开压着平摊在岩石上衣物的石块,收起衣裤替刘诺文穿上。

    “咦?怎么少了件?”炎荒羽在替刘诺文穿的时候,发现居然少了条她的内裤,不禁奇怪叫道。

    “没有少呀!”刘诺文羞涩地笑着从身下取出一卷东西——正是她的内裤,只是上面多了些猩红的血渍……

    炎荒羽立刻明白了过来,脸却“腾”地红了起来,不再做声,只闷着头帮刘诺文收拾停当。

    刘诺文抿嘴一笑,双臂挂在炎荒羽的颈上,献上一个深深的香吻后温柔地道:“阿羽哥哥,这是我的第一次……我要好好保存它的……”

    炎荒羽也回吻着她,内疚地道:“都是我不好,把你弄疼了……”说着在她酥胸上轻柔地抚揉着——他发现刘诺文特别喜欢他作这样的爱抚。

    “我都说过了,不要紧的,我现在……不怎么疼了——不过回去的时候可还要你背着我哦!”刘诺文一脸顽皮地看着炎荒羽道。

    此时炎荒羽的心情已经不一样了,自己已经破坏了一向为人处事的宗旨。虽说文文表示今后的事情要看缘分,但是自己还是应当在能力所及的范围之内,尽量待她好一点,不能让她受到委屈。而对刘诺文来说,同炎荒羽初次的合体,使得两人的亲密关系更进了一步,她自然更加珍惜这个占有了自己少女初恋情怀的男朋友……

    “可惜你的背包都丢了……”两人收拾好后,炎荒羽将刘诺文背上后背,惋惜地对她道。

    “不要紧的,反正已经丢了嘛!”刘诺文满不在意地在炎荒羽的背上说道。此刻她的心里一腔的甜蜜,哪里会把个小小的背包放在心上!

    “可是我怕刘伯伯会训你的。”炎荒羽开始发力奔行起来。

    “没事的!只要我和你在一起,就是丢了再重要的东西,爸爸也不会骂我的!”刘诺文满有把握地道。

    “真的?那是为什么呢?”炎荒羽不解问道,一边略略用力越过一块岩石。

    “不为什么呀?不过爸爸很喜欢我跟你在一起玩倒是真的!”刘诺文说话间还不忘记亲吻炎荒羽的耳根。她接着又道:“不过阿羽哥哥,我和你在一起,感觉就要比和过仔虎他们在一起开心——和你说什么话你都能明白过来,可是同他们一说,就会傻瓜似的的看着我,好象我是外星人一样!”

    炎荒羽一笑,却没有接话。因为他知道这是为什么。过仔虎和郎根旺等伙伴从小就过着纯粹的山里生活,脑子里满山里面的一套东西,对刘诺文说的一些外面的东西当然不知道了!可是自己由于从小说在九公的教育下读书识字,本就懂得了不少东西,再加上柳若兰几个月下来的熏陶,就更加知道得多了,又岂是过仔虎等伙伴能够比较的呢!

    “还有啊,阿羽哥哥,这几天你可要一有空就陪着我!”刘诺文在炎荒羽的背上发起嗲来。

    “为什么?”炎荒羽宽厚地笑问道。

    “很简单,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呀!”刘诺文毫不掩饰地表明自己的想法——反正都已经和阿羽哥哥“亲热”过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呢?

    炎荒羽险些一脚踩空。他本能地便想起了阿瑶和阿玉。因为阿瑶也是这么对他要求的——阿玉倒还好说,因为毕竟自己每天晚上已经经过阿妈的允许和她在一起的。可是要是再加上个文文,他就未必吃得消了!昨晚和阿瑶、隔离阿玉连场大战的后遗症令他现在还心有余悸哩!

    可是他也知道,目前刘诺文正沉浸在两个甜蜜的感情之中,正在兴头上,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在这个当口扫她的兴。他此时唯一的选择就是暂时“嗯嗯啊啊”地答应她,至于以后的情况,以后再说吧!( 荒唐传说 http://www.aishu520.com/3_3469/ 移动版阅读m.aishu520.com )